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1-29 18:26:19   字数:2015字

白绎身边的女子看了看楼下,心里想着:“不就一个买菜的丫鬟,有什么好值得公子查的?”

不过子涵却依然恭敬的回答着:“属下这就去办。”

其实刚刚真正吸引白芷的并不单单是觉得面纱下的她很神秘,而是听到她买菜时砍价的那些朴实真实的一面,向来向往那些粗茶淡饭的他,看到活的这般真实的小四,岂能不引起他的注意?

都说天壹国的人各个有意思,看来果然不错。

“公子,是否通知天壹国太子容芷羽寒我们已经抵达天壹京城?”

子涵问道,毕竟他们昨晚便已经抵达京城,但公子除了到处吃吃看看,好像并没有想去跟容芷羽寒谈正事。

白绎摇摇头,喝了一口茶,笑看着子涵问:“什么时候我们晓月国太子变得如此低三下四?需要去禀报天壹国太子?”

白绎的这一番话,虽然没有责怪的口气,却让子涵很打脸。

“属下的意思是…毕竟公子是堂堂晓月太子,他们天壹国理应好好招待才对!”子涵是在为白绎打抱不平,毕竟公子天天住在客栈,很委屈公子。

白绎笑了笑,简单了说了一个字:“俗!”

子涵连忙低下头,尴尬的认错:“属下知错。”

“无妨!如今是他容芷羽寒有求于我,就算他们天壹国财大气粗,但我们晓月国也绝对不会怕他,他跟我借兵是他的事,我借不借可是我的事。”

白绎笑着说完,他向来如此,把一切都看得云淡清风。他不在乎利益,也不在乎得罪,他只在乎做自己想做的事,见自己想见的人。

“但只怕…”子涵想要提醒白绎,却不敢说出来。

白绎也自然是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优雅的站起身,淡然的双眸看着楼下,笑着问:“只怕父皇会不满意我的做法,是吧?”

说到这他自己自嘲的笑了笑:“都说天壹国公主是难得的世间佳人,而我却没有任何兴趣。容芷羽寒利用两国联姻做诱饵,父皇却看中他们的内斗,而我只需要在一旁静静地看戏便好,因为我知道就算我挣扎也无用,身为帝皇家,又何其来自由?”

但借兵一事,需要再另外增加条件!

子涵看着白绎的背影,心里很难受,她从小服侍他,但身为太子的他太过于无奈,可以说公子活的连她都不如。身为侍卫的她,她只能时刻守在他身边,保护他,遇神杀神,佛挡杀佛。

“子涵,天壹国的京城确实比我们晓月国繁荣许多,你说若没有战争,是否六国首都都该如此繁华?百姓是否都能安居乐业?”

“公子,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这是不争的事实。”整天打打杀杀的她,虽是女儿身,却早已经看透了许多,人的生与死,并无区别。

白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子涵的话很有道理,有人的地方就有欲望,有了欲望就一定会有战争。

自嘲的笑了笑,为何自己会有这般愚蠢的想法?

身为晓月国的太子,他不希望看到任何地方有战争,就算天壹国内斗他我不想看到,毕竟受伤的终究是老百姓。

所以兵借不借,都在他的一念之间,若可以选择,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不借。

每个人从踏上战场的那一刻起,任何一个人都是罪恶的,他白绎也不例外。战争本身就是一场场肮脏的游戏,而他白绎,也将会成为一个肮脏的玩家。

所以就算这场战争再肮脏,人类也必须结束战争,否则战争将结束人类。

王府内

“小小四…还是不要…不要去了…”

“没事,我就站在小路上远远的看看。”

“不…不行的…”

“有事我担着,我又不靠近。”

刚刚送完容芷然辰的午饭后,小四闲的无聊,突然想起自己房间对方的小筑,便死活拉着胖子一起去小路瞧瞧。

可惜胖子一听到小筑这两个字,胖子都吓的屁滚尿流,现在一听到说要去那边看看,胖子更不愿意去。

胖子虽然个头很大,但力气却没有小四大,所以就算自己一百个不愿意,还是被小四硬拖着走。

“放放放开我……王府不准不准不准……”

“什么准不准的,赶紧走。别啰嗦,马上就到了,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小四使出了吃奶力气,拼命的拽着胖子往小筑方向走去。

“松开小…小四…松开…”胖子结结巴巴的拒绝着。

“我不,我就不…哎哟~我的脑袋,谁走路不……”

“大胆,大庭广众之下,男女不分,拉拉扯扯算什么,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府的规矩,还有没有辰王妃?”

小四回过头去才发现,原来自己一个不小心撞了宁王妃,差点没把宁依儿撞倒,还好有绿俄及时扶着,不然小四又闯了个大祸。

绿俄一声怒吼,胖子立马被吓的跪在地上赔罪,吓得瑟瑟发抖,心里想着,这下完了,顶撞了王妃,又少不了挨板子,挨板子事小,要是掉脑袋就惨了。

不过小四却没有多大反应,看着一副弱不禁风的宁依儿,心里不解,前几天打自己时不是还威风禀禀,怎么不就被自己撞一下,至于脸色这么差吗?

绿俄看着小四一副没有想要认错的态度,很不舒服,对着小四趾高气扬的骂道:“贱人,顶撞了王妃,还不跪下领罚?”

领罚?

小四第一次听,惩罚还得主动去领,这不是犯贱吗?

小四没有正眼去看绿俄,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故意嘀咕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王妃呢。怎么看怎么觉得绿俄姑娘更像王妃,更有王妃的风范呢!”

小四这么一说,绿俄脸色立马刷的一片白,着急的看向宁依儿,解释着:“王妃,你千万不要听这个小贱人胡说八道,奴婢…奴婢哪有资格做王妃,奴婢…”

“不用你告诉,本王妃也知道你不配。”王妃果然是王妃,这一说话,气场都不一样。

绿俄脸色惊慌的低着头不敢多说,气都不敢大喘。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