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7 16:37:40   字数:2134字

宁依儿淡淡的笑看着小四,小四这招离间计她可是看的真真的。不过她对绿俄爱出等头的行为,确实很满意,不过就算这样,还不足够离间她们主仆两人的关系。

“你叫小四?”越发的对这个贱婢感兴趣,她很好奇,到底这个丑女有什么特别之处,让王爷对她这般与众不同。

小四没有理会她,她承认自己喜欢美女,也承认宁依儿给她的第一印象很好,但这几个月她所对宁依儿的总结,就两个字“善变”!

“王妃真是贵人多忘事,前段时间不还打了自己屁股?不过我这种小小婢女,也不可能让王妃记住名儿。”

宁依儿脸色稍微一变,没想到这个贱人的嘴巴这么让人不舒服。冷笑着回:“虽然你是小小婢女,可惜你这种小小婢女,足够迷的我们王爷神魂颠倒。”

宁依儿虽说口气很淡然,小四却也能听出期中的意思。其实宁依儿若能把那嫉妒心稍微收一收,说不定还是个完美女神,可惜嫉妒是女人的天性,然而嫉妒则能毁掉女人的全部。

“你倒是说来听听,你是如何拿下王爷的心的,也好让本王妃学习学习!”宁依儿嘴角露出讽刺,一脸的妒忌。

小四没有理会他,而一旁的绿俄却手指着小四,趾高气扬的瞪着小四:“贱婢,王妃跟你说话,你竟然不回应?你太不把王妃放在眼里了,看来上次挨的板子还没让你长记性。”

“嗯~绿俄我看你来当王妃最适合不过,要不你跟王妃商量看看,让她借给你当几天玩玩?”小四打趣的说道,继续故意挑拨着宁依儿和绿俄。

绿俄听后,脸色被气的苍白,“你胡说八道什么?”

惊恐的看向宁依儿,解释着:“王妃,奴婢…奴婢绝对没有这种想法,你莫信了这贱婢!”

“闭嘴!”宁依儿狠狠刮了绿俄一眼,她还不蠢,还没蠢到连小四的离间计她都看不破。

“看来是本王妃小看你了。”宁依儿冷冷得说道。

“听王妃的意思,这个小贱人本事倒不小?”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所有人往声音方向看去,立即所有人半蹲着身子行礼,唯有小四似乎把他容芷羽寒当做透明。

胖子扯了扯小四的衣服,小声提醒着:“这是当今太子,今天你…你…第一次见他,赶紧…行礼,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小四听后,故作大声的“哦~”了一声,故作大声的回答胖子:“都说是我第一次见了,鬼知道他是不是太子?”

“大胆!”宁依儿脸色一变,瞪着小四,不满的责骂着:“我辰王府的人何时变得这般没规没矩?见着本王妃不行礼也就算了,见到太子也不行礼?还口出狂言,因为你,弄得我整个辰王府鸡犬不宁,你没来之前,王府的人规规矩矩,自从你来了以后,闹的王府鸡犬不宁。”

在辰王府规矩是她定的,所以不守规矩等同不尊重她辰王妃。

“无妨,本太子不会跟一名乞丐计较,依儿你也莫伤了身子。”说着,容芷羽寒的那双咸猪手便直接搂住了宁依儿的小蛮腰。

宁依儿楞就几秒钟才推开容芷羽寒,而容芷羽寒则一脸无所谓的坏笑着。

他们这一互动,可是全部收入小四眼中。大庭广众之下这般亲昵,看来他们的关系不简单。

小四脑中竟然扫过一丝可怕的念头,莫非宁依儿给主人带了绿帽子?

想到这,小四立马收回怀疑的眼神,继续换上一副天真做事不过脑的模样。她深知容芷羽寒心机太重,所以在他知道自己有所察觉之前,自己必须亲手查一查,给主人一个交代。

“太子有太子的随意,王府有王府的规矩。”宁依儿故意上前两步,拉开容芷羽寒的距离。

高高抬着下巴趾高气扬的看着小四,眼中透露着浓浓的嫌弃,冷冷命令着:“跪下,给太子认错。”

“呵呵~”小四的气场倒也一点斗不输给她,一副市井无赖一般看着她,坚决的说:“不好意思,我小四只有一个主人,那便是辰王爷容芷然辰!所以主人我都没跪过,哪里还轮的到跪太子?”

“你…”好一个口齿伶俐的丫头,居然搬出王爷说事。“若本王妃今天就非要你跪,你又能如何?”

小四眨眨双眼,嘟着小嘴,从怀里拿出容芷然辰送给她的匕首,对着匕首轻轻吹了一口气,奸笑着说:“那就只能得罪王妃了,恕小四不能从命哦~”

“你怎么会有这把匕首?”宁依儿见到匕首的那一刻,脸色刷的一片白,激动的问着。

而一旁的容芷羽寒在看到这把匕首的瞬间,脸色也稍微一变。

“当然是王爷给的咯~”小四总觉得他们两人的反应太过于反常。

宁依儿双眼变得有些呆愣,嘴里发出带点伤感的哀怨声:“他居然把这匕首都送给了你,凭什么,到底是凭什么…”

“辰弟居然能把这名贵的匕首赠送于你,说明你在他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既然你是辰弟这么在意的人,本太子自然不会去计较那些繁文礼节。”容芷羽寒一脸的柔笑,跟刚刚的态度相比,好像好一万倍?

他身边的宁依儿看向容芷羽寒,怨妇一般询问着:“怎么?太子也被这贱人征服了?”

“你说话注意分寸,要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容芷羽寒丝毫不给宁依儿面子,跟之前对宁依儿的柔情相比,差十万八千里。

“呵呵~”宁依儿自嘲的笑了笑,嫉妒的看着小四,为何曾经都是她的两个男人,短短几个月时间,都被这个长相其丑的乞丐所诱惑?

“绿俄,带王妃回去休息。”容芷羽寒对着身后的绿俄命令着。

绿俄看了一眼宁依儿,太子的命令她不得不从。这才为难的扶着宁依儿安慰道:“王妃…咱们先回去吧!”

宁依儿倒也听话,只是最后撇了小四手中的匕首一眼,这才慢慢离开,眼中充满怨恨和妒忌,她发誓,跟这个女人势不两立!

顿时,只剩下容芷羽寒和小四,而之前跪在地上的胖子也被容芷羽寒给打发走了。

小气总觉得对面的容芷羽寒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不管他说话方式,还是做事行为,总能感觉让她起全身鸡皮疙瘩,反正一身的不舒服。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