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7 16:41:04   字数:2043字

“讨厌~对了,太子殿下,小四那个小贱人着实让人讨厌呢!”

“嗯?只要你能满足本太子,本太子自然会帮你除去她,只是现在她还点利用价值,若能为本太子所用,再好不过。”

“太子不知,那丫头的性格可是僵的很,恐怕很难收服。”

“那就只能…杀!”容芷羽寒眼露阴冷。

小四停下脚步,这道熟悉的男女对话完完全全引起了小四的注意,何况还带着自己名字,简直她不想去注意也难!

小四躲在花丛中,借着月亮的亮度,小四发现对面的树底下有着一对正在整理衣裳还不忘调情暧昧的男女。

认真看去,差点让小四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居然是他们两人?

男的正是让她感到恶心得男人容芷羽寒,而女的却更让小四觉得意外,竟然是宁依儿的贴身丫鬟绿俄。

白天看太子与宁依儿两人关系非同寻常,让小四产生怀疑他们两人的关系,但小四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绿俄居然也能参上一脚?

啧啧啧,这太子真是要收了王府的所有女人才甘心?刚刚似乎还听到说什么,还想收服她小四?

“白天睡多了,自然就喜欢做梦!”小四心里鄙视着这个不要脸的太子。

说实话,若不是听到绿俄提到自己的名字,引起自己兴趣,自己还真懒得蹲在这偷看他们干这些肮脏之事。

绿俄,看来你也不简单,一个王妃的贴身丫鬟,却能勾搭上当今太子殿下,这是想要爬上太子的床,想当太子妃的节奏啊?

“太子殿下,对于那个贱人,你可别手软。”

“本太子做事还用不着你这小狐狸精操心,本太子自然有本太子的如意算盘。”

容芷羽寒说到这,又是狠狠地在绿俄全身摸了个便,手感甚是很好,惹得绿俄直往容芷羽寒身上蹭,几乎整个身体都爬上了他身上,撒娇道:“你刚刚说你想收服那个贱人,那…太子的意思是今天中午你是故意给她甜头咯~”

“呸~”容芷羽寒粗鲁的将绿俄推开,提到中午的事,他就嫌弃。生气的骂道:“现在这般好的夜晚,莫在本王面前在提及那个丑女人和白天的事了,真不知你们王爷到底看中她哪一点?”

现在想起那个女人的一脸麻子,就全身起鸡皮疙瘩。

绿俄见容芷羽寒这般嫌弃小四,终于也放下心来,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裳,眼珠子转了转,在容芷羽寒耳边煽风点火的说:“虽然长得丑,还不是照样得王爷疼爱,不像我们王妃,可就惨了,王爷不疼,你又坏整天来缠着奴婢,今天中午因为那丑女的事,你又惹王妃伤心了,你可知?”

容芷羽寒被绿俄那磨人的娇滴声磨的摸不着北,大手肆意的在她后背游走。

“那是她蠢,若她能如你一般乖乖听话,本太子绝对能让她享受尽一生荣华富贵。”

绿俄听后,脸色稍微一变,不过立马恢复原样,笑着附和说:“可不是嘛~”

绿俄嘴上这般说着,心里却生生的妒忌着她的主人,辰王妃宁依儿!为何她这般听话,甚至出卖了自己身体,却都得不来荣华富贵,更别说一个微小的身份。

而宁依儿却稍微听话点,太子就能许她一生荣华富贵,终究是主跟仆的区别。

绿俄心里深深发誓,她定要有早一日成为主,而不是仆!

躲在暗处的小四看着他们卿卿我我,演绎着一场又一场的心理好戏,心里深感佩服绿俄的手段,不但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爬上太子的床,还能让宁依儿对她万般信任。

顿时觉得,世上最可怜的人,莫过于宁依儿,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听着他们一段段恶心的对话,差点没让小四把今天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

她蹑手蹑脚从草丛中钻遛离开,因为她实在不想看到这对恶心狗男女。

王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里头藏着的事却很多。好比今天她必经之路对面的小筑,充满着神秘的故事,却又不准任何人靠近,包括她,一旦靠近,便是死,这是辰王府的禁,辰王府的规矩。

第二天一大早,小四将做好的早饭放在容芷然辰房间的桌上,便帮容芷然辰宽衣。一回生二回熟,这次宽衣似乎顺手了很多。

“若觉得不方便,其实可以不必戴这个面纱。”张开手任凭小四整理衣裳的容芷然辰看着她的脸,淡淡的提醒着。其实说实话,他也还没见过小四的庐山真面目,以前,并不是因为他嫌弃或者害怕她那张传说中的麻子脸,而是他并没有兴趣。

但此时的他,不知为何,心里居然有点小小的期待,或者是心理在作祟。

小四嘟着小嘴摇摇头,一边整理他的扣子,一边说道:“鬼一样的脸,我怕吓坏了王府的人。”

自己这张脸生的如何,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容芷然辰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随你!”

今天是进宫赴宴的日子,所以老早楚清便容芷然辰准备了马车。

当小四和容芷然辰一起走出王府时,他眼露一丝惊讶一闪而过。王爷带小四进宫,而不是王妃,确实有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主人,小心点哦~”小四细心的扶着容芷然辰上马车。由于容芷然辰身体素质差,同时今天风也比较大,小四特意心细的为容芷然辰准备了一件披风。

容芷然辰刚上马车,门帘还未来得及放下,便听到一阵哀求声:“王爷,王爷,臣妾也许未进皇宫,臣妾今天也特意打扮了一番,绝对不会给王爷丢人,臣妾请求王爷让臣妾跟随王爷进宫,好让臣妾照顾你,臣妾对父皇,对公主也思念的紧,请求王爷带上臣妾吧。”

小四看过去,发现宁依儿跌跌撞撞的从王府出来,脸色好像并不好,祈求的看着马车。

她全身上下打扮的很华丽,华丽却不俗气,尤其是外面那件紫色长裙,很适合她的气质,能够把她那独一无二的身段完美的展现出来。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