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1-29 18:42:21   字数:2065字

宁依儿扑通一声,跪在容芷然辰的马车边,苦苦哀求道:“王爷,求求您了,就让臣妾跟你一同进宫,好让臣妾照顾你,今天风大,宴会必定会喝酒,臣妾怕王爷身体吃不消,就让臣妾在王王爷身边照顾你吧,王爷~”

容芷然辰并没有去理会她,而宁依儿却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苦苦哀求:“王爷,臣妾求求你,就让臣妾照顾你,陪在你身边吧!”

那哭的可一个叫带雨梨花!

看着这样痴情的宁依儿,小四深感为她感到可怜,看了一眼马车内没有表情的容芷然辰,心里想着,女人都这般祈求了,他到底如何的铁石心肠?

“王爷,你看,臣妾为你准备了披风,为你准备了醒酒汤,为你准备了…”

“本王不需要!”宁依儿还没介绍完她为他所做的一切,便被容芷然辰无情的打断。

“丫头,上马车。”容芷然辰一改刚刚冰冷口气,改为淡然。

小四楞了一会,同情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还在哭泣的宁依儿,这才慢慢爬上马车,总感觉爬上容芷然辰马车的不应该是自己,而应该是宁依儿。

“王爷,王爷,就让臣妾陪着你,臣妾求求你了。”宁依儿苦苦祈求。

小四手紧紧拽着手中为容芷然辰准备的披风,其实跟宁依儿为主人所做的一切,自己这一件披风又算得了什么?

“楚清,走吧。”容芷然辰吩咐完楚清,便闭上双眼似乎假寐。

小四想要说点什么,终究还是化成口水吞了进去,怜悯的看了一眼哭的带雨梨花的女人,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马车缓缓向前缓行,坐在马车内的人,谁也不会发现马车后的宁依儿正在苦苦追寻着,尽管绿俄尽力的在一旁劝导,尽管路边的百姓都对这位王妃指指点点,她依旧追着马车跑了好几条街。

“王爷~王爷~”宁依儿苦苦喊着,但马车内的人似乎什么也听不见,无情的继续向前走。

最后因为实在没有力气,才跌倒在地上,就算擦伤了双腿,但可怜的双眼依然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马车。

她的模样有些狼狈,但她却丝毫不在乎。因为她知道,此次进宫,是容芷羽寒设的一个局,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的夫君去送死,她希望能陪在他身边,为他承担下所有的一切。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坐在马车内的小四总是欲言又止,每次想要说些什么,看到主人那张冷面,又硬生生的给吞了进去。

“想要说什么就直接说。”闭着双眼假寐的容芷然辰淡淡的开口道。

小四撇撇嘴,闭着眼睛也能知道我想要干嘛,露出一个甜甜的酒窝,呵呵一笑,否认着:“没没…我哪有什么要说的?”

容芷然辰没有回话,但小四是个心里藏不住话的人,最后还是开口说道:“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对待宁依儿,毕竟那是你的王妃是你的妻子…”

“妻子?”容芷然辰双眸瞬间变冷,半眯着冷眸看着小四。

小四点点头,认真的说:“既然你娶了人家做你的妻子,就应该好好对待人家,为何要霸占着又不疼人家,在我们那的粗话叫…嗯,叫霸着茅坑不拉屎……”

“够了!”容芷然辰冷冷打断她的话,犹如死神一般看着她,口气极度冰冷道:“收起你这幅圣人的模样,别以为你很了解本王。”

“我不是这个意思…”发现某人情绪不对劲,赶紧解释。“我的意思不是骂你,我只是觉得…觉得…”

“下去!”容芷然辰无情的命令着,他不想听她多说一个字。

从他的眼中,小四明显看到了他对她浓浓的嫌弃。

“我…”

“滚”仿佛已经不小心触碰到了他的底线。这个简单的字从他嘴里吐出。

小四不敢多说一个字,点点头,乖乖的出了马车,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心里说不难受,那是骗人的!此时的她才发现,自己就是一只哈巴狗,主人高兴了逗一逗,主人不高兴便随便一踢,随时随地可以让她滚蛋!

楚清撇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是主人的事,他不应该多问。

坐在马车内的容芷然辰闭上双眸继续假寐,身边少了一个人,确实有点不舒服。但那个女人不应该将宁依儿和“妻”这两者沦为一谈,因为宁依儿不配。不,应该说,在他容芷然辰的心里,没有一个人配得这个称呼,除了那个消失在人间的琉璃。

那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的女人不在身边也好,还能安静些。容芷然辰闭上双眸再次假寐。

“什么脾气~”被赶下马车的小四,不满的嘟着小嘴抱怨着。“整得好像全世界都欠了他的钱一样!”

撇了一眼同样冷淡的楚清,再次不满的犯嘀咕:“真是有什么样的王爷就有什么样的侍卫。”

她一个弱女子,不但主人不懂的怜香惜玉无情的将她赶下马车,连楚清也不关心一下她,真心怀疑自己的人生到底是怎么了?

皇宫是个很庄严很豪华的地方,虽然小四第一次来,她承认,她对这个皇宫充满好奇,但刚她踏进这个皇宫时,内心处更多的却是厌恶甚至愤怒。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情绪。

“一会别乱走,皇宫不比王府,不过有辰王爷在,他们是不会把你怎么样。”楚清见小四双眼带着不安,心里猜想她可能第一次进皇宫,过分紧张了。

小四点点头,看着路上宫人行走匆匆,她知道,这次的宴会非同寻常,只是一个皇宫为何感觉压的她有点喘不过气,明明是第一次来。

小四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安的看着四处。

容芷然辰从马车内走了下来,楚清吩咐仆人将马车放好,三人便一同往宴会的太兴殿走去。

一路上容芷然辰没有说话,一脸的淡然,到是看不出他是如何一个心情。

小四看了一眼容芷然辰,从他脸上猜不透他是何情绪!也不知道刚刚马车上的事还有没有跟自己计划。

当他们来到太兴殿时,整个大殿的位置几乎已经坐满了人。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