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1-29 18:46:52   字数:2047字

容芷然辰找到位置后便坐下,而楚清和小四则在一旁伺候着。排场这般大的宴会,小四第一次接触,看着大殿上的各种达官贵人,她双眸咕噜噜转着转,她发现自己真心不喜欢这种场景,甚至有点后悔跟着主人进宫,因为这种地方让她感到很大的心理压力和莫名的气愤。

“你怎么了?”容芷然辰不傻,从小四走进这皇宫的第一步时,他便发现这个女人脸色的不对劲。

被容芷然辰这么一问,其实小四也很纳闷,摇摇头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因为第一次进宫,内心压力有点大吧。”

“好好呆在本王身边。”容芷然辰命令着。

小四摸了摸头晕的额头,看着容芷然辰,请求道:“主人,我可以出去透透气吗?”

在这里头待着,实在很压抑!

容芷然辰看了一眼小四,这女人的脸色确实有点苍白,允许的点点头,嘱咐她别往远地跑。

皇宫虽然豪华,虽然庄严,却同时充满无情,恐怖的地方。在外人看到,皇宫是一座遥不可及的天堂,在某些人看来,皇宫就是一座深不见底的地狱。

“别碰我,这是皇宫!”

“这是你交换的条件!”

一道男女的争吵声音引起了小四的注意,往声音方向看过去,小四差点没给气吐血。

她不就出来透口气,也能碰巧遇到容芷羽寒那个贱男和宁依儿?

只是,他们两人怎么会在一起?

不对,宁依儿不是在王府吗?

怎么?

“太子殿下,请你自重,这是皇宫。”

宁依儿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奈何容芷羽寒却死皮赖脸的手大胆的搂着她的腰,贼笑着:“本太子就喜欢你的所有。”

两个人的行为好像有点越轨,青天大白日,两个人拉拉扯扯,最无耻的便是容芷羽寒,完全不顾宁依儿是否愿意,便伸出咸猪手随意抚摸着她的脸蛋并还啧啧道:“这么漂亮一张脸别给本太子弄的好像哭丧似的,既然本太子答应带你前来皇宫守在你最爱的容芷然辰身边,那你就应该兑现你的承诺,应该乖乖听话。”

“昨晚你不是才要过…我,为何还不肯放过我?”宁依儿将近祈求的口吻,卑微的看着容芷羽寒。

没想到在王府一向高不可攀的高傲王妃,也有低三下四的一面,也许都只是因为一个“情”字。

“啧啧啧~面对美人,本太子哪里把持的住~昨晚是昨晚,今天是今天的事!”说着,容芷羽寒那恶心的手再次伸向宁依儿。

或者容不得宁依儿反抗,这次她并没有避开容芷羽寒的魔爪。

站在不远处的小四看着他们的行为直起鸡皮疙瘩,容芷羽寒这贱男所谓是主仆通吃?前几日见到他与绿俄勾搭在一起,今天居然还能目睹与宁依儿勾搭一起!

主人,你被人戴绿帽子了,可知?

“太子,依儿求求你,放过王爷,放过依儿吧…依儿求求你了~”宁依儿突然下跪,狼狈的祈求着容容芷羽寒,可怜兮兮的扯着容芷羽寒的衣服。

宁依儿这一下跪的动作,让小四有点不解,难道他们在计划着什么?

为何宁依儿要请求太子放过王爷,难道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容芷羽寒双眸瞬间变得冰冷,狠狠地掐着宁依儿的脖子,瞪着她骂道:“本太子当然知道你进宫为的就是帮他,别有事没事心里就装着那个药罐子,告诉你,别坏了本太子好事,今天本太子安排的好事,为的就是将他送进牢房。”

今日之事,他势在必得。

小四身体微微一怔,看来平时是小看这贱男的心机了,这贱男不但人贱,还城府颇深。

“可是你答应过依儿,不杀他性命,只要拿到他手上的权利和封地就可,你现在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之所以答应过自己不杀王爷,所以她才这些年来随意他践踏自己,甚至告诉他一些王爷的行踪。

躲在暗处的小四脸露惊恐,难道容芷羽寒的秘密是杀主人?

看样子,这个计划是他精心打算了许久的,得想个法子终结他们的计划,小四心里开始盘算着。

容芷羽寒眼中闪过一些妒忌的光芒,他不懂,为何天底下所有人的女人都围着那个药罐子转,宁依儿当年可是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眼线,最后为了容芷然辰,竟敢跟自己作对?

“记住,当我的人一动手,你只需要安静的坐在一边就行,否则我定让他们将你碎尸万段,本太子说到做到。”容芷羽寒向来心狠手辣,他既然能说出口,自然做的出。

“依儿…”

宁依儿想要再祈求,奈何容芷羽寒的双眸冷的让她害怕。“本太子带你进宫已经够仁慈,别得寸进尺!”

“依儿谨听太子教诲。”宁依儿终究还是乖乖点头,心里却早已经做好了为容芷然辰赴死的打算。

容芷羽寒见宁依儿不再吵闹,这才扶起她,奸笑着摸着她的额头:“乖,这才是本太子最初的好依儿~”

“太子殿下,我身体不是很舒服,想先回大殿了。”宁依儿故意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容芷羽寒收了已经伸出去的手,眼睛却yin荡的看着宁依儿的那傲人的双峰,啧啧的直接调戏着:“本太子周围的女人,就数依儿身材最诱人,最能让本太子欲罢不能!”

这种公然的调戏,这种不要脸的词语,这种恶心的面孔,小四第一次见!

宁依儿再次拉开两人的距离,低着头唯唯诺诺的祈求着:“这是皇宫,人多眼杂,请太子…请太子…”

“自重嘛~”容芷羽寒恶心的笑着打断她的话,再次伸出手恶心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脸。

宁依儿立马惊恐的万分,毕竟这里是皇宫,毕竟这里到处都是眼睛,立马说了一个谎:“依儿身体确实有些不适,请太子放依儿回去休息!”

容芷羽寒撇了撇周围,正好看到几名宫女往他们这边走来,倒也没有再强迫,而是允许的点点头,看了看天色道:“也好,宴会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