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1-20 19:55:47   字数:2400字

今晚注定是个混乱极致,让人无法安心的夜晚。

太壹国接待晓月国太子当天皇宫遇刺,天壹国太子为了护驾,断失一条手臂。

对于皇家而言,这都是一些有失颜面的事情,所以容芷江为了护在面子,早已经将这件事封锁起来,不得让任何人提及,甚至容芷江将昨晚在宴会大殿服侍的宫女和太监,全部仗毙。

不过对于容芷羽寒护驾一事,容芷江倒也给他算上了大功一件。

杖毙今晚的一干人等,对于天壹皇宫而言,这是正常之事,而对于白绎或者小四而言,却太过于残忍。

毕竟对方是天子,是帝皇,他们没有资格管,帝皇相当于阎罗王,要她三更死,便活不到五更天。

太子宫,御医一排排站着!全都尽心尽力治俞太子,但终究只能止血,不能将那截失去的手臂接上。

简单来说,容芷羽寒彻底失去了一条手臂。

“寒儿,苦了你了。”容芷江老脸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容芷羽寒,脸上带着一丝愧疚,也不知他的这一份愧疚,是真还是假。不过对于容芷羽寒而言,他倒觉得是一件好事。

“父皇,这是儿臣应该做的,为了你的安全,就算让儿臣去死,儿臣也愿意。”

容芷羽寒的话说的很虚伪,实际上他失去一条手臂,他的内心深处很愤怒,但仔细想想,既然这件事已经成了事实,那就只能接受。

容芷江摆摆手,深深叹了一口气!安慰着:“你好好休息,朕先回去。”

“恭送父皇~”

容芷江一走,容芷羽寒脸暴青筋,吩咐着身边的人道:“去把宁依儿那个贱人给本太子弄来。”

“是!”

贱人,若不是你这么“好心”将本太子的计划告诉容芷然辰,本太子也不至于失去一条手臂。

这次的账,必定要拿那个贱女人双倍奉还。

断臂之恨,他不找那个贱人发泄,找谁?

容芷羽寒双眸冰冷的看着前方,可怕,仇恨,阴狠,算计。

刚刚大殿一片混乱,小四也趁着混乱离开所有人群,此时的她没有任何心情去讨好她的那个冷面主人。

没有人能懂此时的她,心情有多复杂,明明是他安排的人,但却又对她起了杀心。

“站住!”小四身后突然出现一道女声。

回过头去,发现一名穿着豪华,年纪跟自己差不多的女子正在自己身后。

这女人她认得,便是天壹国的公主容芷柔,刚刚在宴会上,好像也不冷不热的教训了自己一番。

容芷柔认真的打量了一番,最后将眼神停在小四的胸前,命令道:“拿出来!”

小四不知什么情况,笑着反问:“请问公主要我把什么拿出来?”

容芷柔柔冷冷一笑,走近小四,嫌弃的撇了她一眼,高傲的反问着:“你是装傻还是假傻?在宴会上,看你身手不凡,本公主便知道你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不然然辰哥哥怎么会把他最心爱的匕首赠送于你?”

容芷柔话中透露着讽刺和怀疑!

“最心爱的匕首?”小四反问着,难道她指的是主人送给她那把镶金的匕首。

“你可知,那把匕首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容芷柔反问。不过小四没有回答,只是楞楞的看着容芷柔,她也从来不知主人送给她的那把匕首还有名字。

“那把匕首名为非倾,它本是一把情侣匕首,另外一把名为非君,既然这把非倾在你手上,那另外一把自然还在然辰哥哥身上,你还不承认自己到底给然辰哥哥下了什么迷魂药?”容芷柔说着,口气变得暴躁,话中带着浓浓的讽刺。野蛮粗鲁的推了小四一把,差点没把小四弄摔在地上。

不过小四没有去跟她计较这些,因为此时她大脑不够消化容芷柔跟她说的那番话。什么情侣匕首,什么非君,非倾?越听越糊涂!

容芷柔冷冷的撇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左看右看都隐隐约约给她一种像当年的那个贱婢!

“三年前,一个贱婢勾引然辰哥哥,最终葬身火海,这是老天有眼,怎么,你也想复蹈前辙吗?”容芷柔呵呵冷笑一声,继续讽刺道:“好歹琉璃也有倾城容貌,而你,本公主可是听说你只有一张麻子脸。”

丑成这样,还想当王妃?

小四收回内心情绪,看着眼前这个刁蛮无理,上来就怼自己的公主,她不解的眨眼反问:“就算我勾引了我家王爷,那么请问公主,这也是我跟我家主人之间的事情,你有什么不满意?”

小四笑着眨眨眼,一副无辜模样,气的容芷柔直跺脚,奈何自己也不敢拿她怎么样,毕竟然辰哥哥能把这么他这么心爱的非倾送给这个贱奴,说明这贱奴在然辰哥哥心上,位置非同一般。

但自己实在不喜欢这个贱婢,毕竟白绎哥哥刚刚可一直关注着这个贱婢,虽然自己不能动这个贱婢,不过为难为难这贱奴,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

想到这,容芷柔故意将手中的手绢一扔,扔在身后的湖面上,故作难过的喊道:“呀?本公主的锦帕掉了…”

双眸看向小四,笑着下命令:“本公主的锦帕掉了,本公主命令你把它捡回来。”

小四懒得理会这个无理取闹的公主,摊摊手:“没空!”

“好大狗胆,你居然敢不听本公主的话?”从来没吃过亏的容芷柔被气的脸色紫一块,青一块,正想要出手好好教训这丫头,不远处却传来一道声音:“公主还不回去休息,是在担心你的太子哥哥吗?”

望眼看去,原来是她心仪的白绎,容芷柔立马一改刚刚的刁蛮霸道,变得一副可爱乖巧模样,笑盈盈的上前,嘟着小嘴不满的撒娇道:“柔儿的锦帕掉了,想要让这奴婢捡回来,可这奴婢不听柔儿的话。”

“哦?是吗,怎么会?”白绎看着小四回答着容芷柔的问题。

“可不是嘛,唉,可能这丫头只听然辰哥哥的话,本公主面子太薄。”

白绎撇了一眼还漂浮在湖面上的锦帕,咧嘴笑道:“掉了,换一条便是,天壹国昌鼎盛世,别说一条锦帕,就是再来一打,也拿的出来。”

“那是~”容芷柔得意高傲的说道。

而白绎则是最讨厌看到她这幅高高在上的面孔,儿时如此,如今亦是如此。

“你是辰王府的人?”白绎问向小四,小四懒得回答就只是随便哦了一声。

对于白绎这个人,给她的印象并不怎么好,长的人模狗样,温文尔雅,却没想到是个下流胚子,从宴会开始到刺客,他这双眼一直贼贼的盯着自己看。

“太子,公主,奴婢要回府了,先行告退。”从来没有行过礼的小四突然对他们做出行礼动作,倒的让人觉得有些别扭,让白绎忍住笑出声。

小四无语的撇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一直想着自己出来散心,却忘记了主人是否已经回府,若他已出宫,那自己岂不是要走路回去了?

小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脑袋,嘴里不满意的抱怨着自己:“什么愚蠢想法,居然去怀疑主人,现在好了,找不到主人了。”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