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7 17:00:42   字数:2085字

“王爷真的不用等她?”

楚清和容芷然辰两人一人骑着一匹马,楚清小心翼翼的问道。毕竟天色已晚,小四也从没来过皇宫,怕是认不得回王府的路。

但容芷然辰却没有这么想,从他眼中看不出一丝担忧,反而有些生气楚清这种对小四多余的关心,那个女人只有他容芷然辰才有资格去过问她的事。

“你何时变的这般关心一个下人?”

“楚清也只是一个下人。”楚清小心翼翼的回答,他知道这样回答有些不妥,但他却想告诉容芷然辰,在他楚清眼里,楚清跟小四的身份并无多大区别。

对于楚清的直接回答,容芷然辰倒也没多大生气,只是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已经把马车安排妥当,让那女人坐马车回王府,若她连马车的位置都找不到,那就只能说明她太笨,不适合待在他身边,更没有资格得到自己的专心调教,当然这些事,这些想法,楚清是不知道的。

“王爷,这次容芷羽寒吃了大亏,估计日后他会更处心积虑的正对我们。”楚清提醒道。虽然这次表面上容芷羽寒是立了功,但却白白失去一条手臂。

“无妨!”容芷然辰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对于他而言,莫说一个容芷羽寒跟他对立,就算是整个天下与他对立,他都必报三年大火之仇。

小小一个容芷羽寒,在他容芷然辰眼里,算不得什么。

太子宫!

一声凄惨的尖叫声响彻云霄,一次又一次的求饶声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撕心裂肺的折磨。

“贱人,本太子早就跟你说过,若你安分守己,他日皇后之位必定是你的,你却这般不识抬举,将本太子苦心经营的计划告诉了容芷然辰,害得本太子断失一条手臂,你说,本太子不找你算这笔账,找谁算?”

躺在床上的容芷羽寒,俊脸愤怒到将近扭曲。双眼冒着愤怒的火看着跪在地上的宁依儿。手里拿着一条皮鞭,每说一句话便狠狠地抽打她一鞭。

宁依儿的全身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可怜的很。

她背叛了他,他必定要让她受尽侮辱,受尽折磨。

宁依儿狼狈的身子绑跪在地上,全身上下被打的皮开肉绽。太子似乎还没得到满足。

“太子殿下,依儿没有,依儿没有背叛你,你不要听信别人的话…求求太子殿下相信依儿,啊…别打了…”

宁依儿话还没说完,容芷羽寒再次狠狠抽打了她一下,如今的宁依儿就好像一只不听话的小狗,惹到主人不高兴,那就必须接受主人的抽打!

宁依儿只能颤抖着身体求饶。

“贱人,早上你跟容芷然辰说了什么,小四那个贱婢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本太子,我就说嘛,我的计划你知我知,容芷然辰怎么会知晓,还这般轻易的将计就计,原来都是你这个贱人,你不是喜欢倒贴着他?你不是甘心为他死,那今天,本太子就让你尝尝不听话的下场!”他眼中嗜血,无情的鞭打着宁依儿,对于宁依儿卑微的求饶,他并没有看在眼里,更不会对她怜香惜玉。

就算他失去一条手臂,但也丝毫不影响他那抽打宁依儿的力度,毕竟是练武之人。

“太子殿下,奴婢没有,奴婢真的没有出卖太子,啊…不要…不要相信那个贱婢的话…”

“贱婢,找死!死到临头还不肯承认!”

最终宁依儿承受不住,瘫倒在地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地面,她今日所受的苦,全都拜小四所赐,她发誓,日后必定让小四双倍奉还。

“不过本太子可以…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容芷羽寒眼带阴冷。

宁依儿连忙点点头,只要现在能脱离这个恶魔的魔掌,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将这些药想办法给容芷然辰服下,若这次再把事情搞砸,就不是像今天这般简单!”容芷羽寒丢给了宁依儿一包药粉,她知道对容芷然辰而言,这是毒药,但对她而言,这是救命的药。

她赶紧拿着药磕着头:“太子放心…依儿一定做到…”

王爷,莫怪依儿心狠,只怪你太过于无情。你对她的好,哪怕分我一点点,也许我都不会因为自救,而选择背叛你!

刚才还明月高当空,然而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就开始慢慢下起了大雨,这冬雨下的让人心寒,让人发冷,让人觉得孤寂。

站在窗边,听着夜雨滴答滴答下个不停,这声音听的容芷然辰有些烦躁。

其实真正让他烦躁的是,至今似乎那个女人还没回王府,莫非她还真是找不到回府的路?

“该死,不会真蠢到连马车都找不到?白痴!”

双眸中隐隐约约中透露着些担忧,也许他自己都不曾发现。

天壹国的夜晚很冷,尤其是如今转冬时节,更让人觉得寒心。

白天进宫时还有些太阳,如今下起了冬雨,让本身就穿的不多的小四,更感觉刺骨寒心。

小四看着灯火通明的皇宫,她停留在长长的走廊上左看右看,她在这个地方已经转悠了好几个小时了,但就是没有等来主人,难道主人他们真的回去了吗?

皇宫这么大,她一直都是个路痴,她该怎么找到回王府得路?

“难道你计划中本身就想除掉我,然而现在…我人未死,就打算丢弃?”

看着外面滴答下着小雨,又看着路上太监,宫女行走匆匆,但他们似乎都有意无意的看了看自己,就好像看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一般。

“请问怎么回辰王府~”小四逮到一个太监,着急的叔问着。

太监只是随意的打量了小四一番,看她穿着朴素,便没有给她什么好脸色,甩手离开。

“姑娘,姑娘,你可否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我好像…迷路了…你能告诉我如何出宫吗?”小四又逮到一名宫女,笑着讨好的问。

这位宫女先是打量了一番小四,看她全身上下没一件上样的锦布和首饰,心里猜想准是哪位不受宠妃子的下人,要么就是宫外那些阿猫阿狗,鄙视的说了一句:“滚开!”

原来不但是辰王府的人会狗眼看人低,在皇宫亦是如此,或者说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公平。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