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1-29 18:43:15   字数:2057字

看着他们太监的背影,小四灵机一动,也许跟着他们后面走,也能碰巧遇到主人?

小四跟着他们左看右看,也不知拐了多少个弯,也不知走了多少条走廊,只知道跟着这帮太监来到一处像是贵宾殿的地方。

里外灯火通明,太监们也一个一个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等着被使唤。

小四圆碌碌的大眼转了转,奇怪,这是什么地方,她可从来没到过,这又兜到哪儿去了?

这下好了,回王府又得绝望了!小四绝望的嘟着小嘴,可怜兮兮的如像一个迷路的小白兔。

这雨下的没完没了,也不知主人是否已经平安回府,毕竟他身体不好,淋雨不得。尽管知道容芷然辰可能真的要致自己于死地,但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去关心他。

气馁的看着这下的没完没了的细雨,小四将近绝望,若不是自己一时赌气,也不至于落到如此个下场。

“既然来了,干嘛不进来坐一坐?”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温柔的问声,她承认,这是她听过最温柔的一道声音。

可当小四转过身时,却一脸失望,竟然是白绎那个下流胚子!

小四气鼓鼓的坐在走廊上,双眸看着外面,没有回答他的话。

白绎看着小四一身的狼狈,便猜出了大概!笑着在她身边坐下,双眸看着她的脸,打量着她脸上的那块面纱,眉笑着好奇的问:“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因为长的吓人!”直接了当的回答,口气还有些不耐烦,甚至可以说是透露着反感。

今天自己真是够倒霉,找不着回王府的路不说,还接二连三的遇到这个下流胚子。

“姑娘,我们之间是否有误会?”白绎笑着问,他能感觉出,这位姑娘对他的态度好像一直不太好。

对于白绎这个问题,小四竟然不知如何回答,毕竟这白绎好像没有得罪自己,而从他说话的口气中,隐隐透露着一些文雅,并不像容芷羽寒那般让人感到虚伪,恶心。

小四偷偷的打量了白绎一眼,正好看到他正微笑的看着自己,小四连忙别过眼,没有理他。

或者文雅,温柔,只是他的表面,实际上一定跟那个恶心的太子一个德性,小四心里犯着嘀咕。

对于小四对他的无理,白绎并没有放在心上,应该说白绎从来就没有拿出过太子架子。

“听子涵说你的名字叫小四?”白绎依然笑着问。他的笑很暖,声音很温柔。

“子涵?”子涵又是谁?小四的记忆中,好像不认识这个人。

白绎看着小四一脸的茫然,笑着解释:“是我身边的贴身丫鬟,也是护我安全的侍卫,我让她调查过你,得知你是辰王府得人,名为小四,只是我很好奇,一个姑娘家为何取名为小四?”

小四用着很不能理解得眼神看着白绎,眨眼迷惑问:“你干嘛调查我?”

突然站起身,对着白绎立刻做出防范的动作,半眯着眼逼问道:“你是想劫色还是想从我这套路出点我家主人的信息?这般费心思的来调查我这位无名小辈绝对不简单,老实交代,你到底想干嘛?”

刚开始还对这白绎有点好感,听到白绎调查自己。立马又变了一个态度,怀疑得眼神看着白绎。

白绎被她这个快速转变的动作逗乐,笑着摆手道:“你放心,我白绎绝对不是什么歹徒之辈,只是那日在市场见你这人真实,给我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所以我白绎想跟你做朋友,不知姑娘可否愿意?如果你不相信白绎,那我们之间完全可以不用去讨论王府皇宫什么的,只讨论人生,或者只讨论生活的吃喝玩乐,如何?”

听他这么一说,小四半信半疑的看着白绎,而白绎却笑着摇摇头?难道自己长得就这么像个坏人?

白绎抬头看着外面的细雨,淡淡笑着说:“放心,我白绎绝对不会对你做什么,更不会对你主人做什么,对于那些阴谋算计,我白绎真的没有什么兴趣。”

听到白绎这么一说,小四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依然带着怀疑和防范的眼神看着白绎!交朋友可以,但想要套路主人的事,没门!

白绎看出了小四心里的小九九和担忧,云淡清风的笑着说:“放心,莫说我对你家王爷不感兴趣,就是将你们天壹国赠送于我,我白绎也不会有兴趣。”

“我白绎只是喜欢你这个人的真实,一种世间难得的真实。”这种真实,是他白绎所求之不来的。

小四怀疑得看着白绎,不过看他眼神,好像确实对这些都不在乎,从他的眼中,似乎能看出他所有的简单和清澈。

这是一双与世无争的眼睛,是她从来见到过的眼睛。

小四撇撇嘴,依旧很不好的口气问:“你说我真实,意思就是说我够接地气咯?”

白绎没有说话,只是笑看着小四,他喜欢看她的眼,哪怕那块面纱底下是一张可怕的麻子脸,他也依旧喜欢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也许,这就是感觉。

“咕噜噜~”突然一道奇怪的声音从小四腹中响起。

小四连忙尴尬地低下头,白绎则轻松地松松肩膀,笑着问:“我觉得这雨应该还能下一段时间,你先进来喝一壶热茶,吃点点心,暖暖身体,晚点我差任送你回府。”

“这样…好吗?”小四尴尬地笑着问,“咕噜噜~”肚子再次发出声音,小四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那可一个叫尴尬。

白绎笑着吩咐旁边地太监安排甜点,笑着邀请笑四:“进来坐,暖和一点。”

“可以…吗?”小四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对人家的态度一直都不好,这回饭觉得有些尴尬。

白绎嘴角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认真的点点头,给她一个“有何不可”的眼神。

有些人不用说,他便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些人,不用猜,他便能给自己主动温暖。

若这种温暖她能够长期拥有,是否就能幸福到永久,但似乎这种想法太过于自私。

也许在以后得某一天,再次回过头来,会发现,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