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2 19:52:47   字数:2089字

“哎呀~”

路太滑,夜太黑,不小心踩到自己那长长的裙子,差点摔跤,还好容芷然辰及时扶住她的腰。

“走路要看路!”容芷然辰嘴里发出责怪声,眼神却充满宠溺,仔细检查着小四全身,关心的问着:“有没有弄伤哪里?”

小四摇摇头,嘟着小嘴天气的说着讨好她主人的话:“有你在,我怎么会伤?”

某人额头一条黑线流下,这丫头的嘴巴何时变得如糖一般甜蜜?

“快回去吧,雨越下越大了。”容芷然辰手撑着雨伞,淡淡的说着。

人生的道路上,若有一个愿意为你撑伞并愿意陪着你走夜路的人,也不枉走这一生,尽管风风雨雨,只管有你同在。

“王爷?”

容芷然辰和小四两人刚回到琉璃院,楚清正好从里头出来,看到两人同时进院,并撑同一把伞,眼神闪过一丝异样。

王爷何时为别人撑过伞,哪怕是当年的琉璃,也不曾有过。

容芷然辰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把雨伞交给小四,此时外面雨水已经停了。

楚清心里琢磨半天,难怪刚刚整个琉璃院找不着王爷,原来王爷是亲自进宫找小四,之前不还说小四没有资格陪在他身边?王爷的心思楚清是越来越猜不透了。

眼尖的楚清发现,王爷的衣服和鞋子都是湿的,可以看的出来王爷是走路进宫走路回府的,深夜就算皇宫没马车,王府总该有,还是说是王爷害怕坐在马车上与小四插肩而过。

想到王爷的用心良苦,楚清很不理解,明明王爷说好了只利用小四,看来之前自己对小四的担忧都白费了。

楚清想到这,心里偷偷笑了笑,看来他家的王爷这次下够了成本。

“跟本王来枫林。”容芷然辰对着小四淡淡的说道。

“哦,可是…”小四看了看地面湿漉漉一片,再看向容芷然辰,投给他还有必要去吗的眼神,毕竟夜已这么晚,又刚刚下过一场大雨。而且他们两人全身上下都湿漉漉一片。

但容芷然辰却不理会她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直接往树林方向走去。

小四看向楚清,楚清却耸耸肩,给她一个他也没办法的眼神,因为主人现在在想什么,他是越来越猜不透了。

冒着雨水一路寻找小四回府,难道就单纯的因为要接她回府接受他的训练?显然这个理由说不通,楚清是不可能去相信这个荒唐的理由。

小四一路跟着容芷然辰,一路上,两人谁也没说话。枫树林一片安静,站在枫树底下,还能滴答滴答一滴滴雨水往下掉,由于已经入冬,整片枫树林的叶子基本被雨水冲刷到了地上。

雨水滴在身上,那可一个叫冷,冷到直让小四全身起鸡皮疙瘩。

“今晚继续扎马步!”说着容芷然辰便从石桌上拿起那碗用过的水袋,让小四摆好姿势,便把两水袋放在她左右手上。

并在她头上添加了五个碗!

比起第一次,这一次显然没这么辛苦。小四圆溜溜的大眼转了转,看着背对着自己而站的容芷然辰,嘟着小嘴,笑嘻嘻的问:“主人,你为何要特意进宫寻我,是否怕把我弄丢?”

“本王只是不想浪费之前的训练,训练缺一天都将前功尽弃。”他解释的很合理,容不得小四去怀疑。

“果然够冷血!!!”听到容芷然辰的回答,小四不满的嘟着小嘴。

但只能看到他背影的小四又怎么会知道,此时容芷然辰脸上复杂的表情。

“今日你能杀死一名刺客,这份勇气,倒让本王觉得有些意外。”容芷然辰转过身,一脸满意的瞅着她。

从他的双眸中,小四看到了一种莫名的可怕感,似乎他的城府犹如他这双眼,深不见底。

毕竟那名刺客是冲着自己而来,主人到底是想要自己的命,还是想试探自己?

想到白天那一幕,小四莫名的打了一个冷颤!

“其实,你早就知道容芷羽寒的计划?”小四认真的问。

容芷然辰一脸淡然,挑挑眉,淡笑着回答:“那又如何?”

他越是这种表情,看的小四越是生气,气鼓鼓的问:“所以说我告诉你容芷羽寒的计划时,其实你早就对他的事了如指掌?”

“那又如何?”依旧一脸的淡然,从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只是一副无所谓。

他是无所谓,但她很当回事,气鼓鼓问!:“那你便把我放猴耍?”

他可知道,为了这个消息,她是多么煞费苦心的编,多煞费苦心的演?每次面对容芷羽寒,她又有多么的恶心!

“那又如何?”依旧一脸的淡然,他果然是对任何事都无所谓,包括对她,也是这般的无所谓。

是的,他就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可以逗乐摇尾巴的哈巴狗,主人心情好,高兴了便逗一逗,主人不高兴心情不好,便踢的远远的。

对于他这种无情的回答,她很不满意,直接站起来,把头上的碗甩开,再是把手上的说袋扔掉,她不知自己为何要如此在乎,为何要如此生气。

“今晚我累了!”她第一次主动凑近他的脸,第一次瞪着他,第一次给他冷语相待。

刚刚才还好好的,小四的脸色说变就变,连容芷然辰也有些意外。

冷冷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她刚踏出几步,身后却传来容芷然辰依旧淡淡的声音:“累了就早点回去休息。”

小四自嘲的笑了笑,她能不能理解成他的这句话是属于关心自己?还是可怜自己?

刚刚不还一直说他只是为了不浪费自己的培训,所以才进宫寻她?如今又让她好好休息?

她是哈巴狗吗?

转过身,愤怒的问:“你到底想干嘛?”

对于她的愤怒,容芷然辰仍然有些意外,不过只是一闪而过,美丽的桃花眼看着愤怒的小四,淡淡的说道:“明晚在这等你!”

她承认,他的眼睛很美,此时的眼神也很温柔,甚至让她沦陷到难以自拔。

但是对于她的生气,她的愤怒,为何他要视而不见?或者说他真的不在乎。

她赶紧别过脸,转过身,垮着大步离开枫林。她不想自己沦陷,不想被他温柔眼神所蛊惑,她不想再当一只哈巴狗。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