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1-29 19:29:31   字数:2068字

容芷柔一开始还一脸的不乐意,但当容芷羽寒拿出那块千年明珠,由于那颗千年明珠确实很漂亮,也很耀眼!

容芷柔立马换上一脸的得意的欢笑,接过那颗明亮的夜明珠,放在眼前左右看了看,虽然她在皇宫见过的名贵东西很多,但容芷羽寒这次的千年明珠,皇宫的东西根本就没法比。

得意的看着这颗明珠,看着小四显摆道:“稀奇的东西果然稀奇,和那些下贱东西根本不配比。”

小四怎么会听不懂容芷柔这句话的意思?

她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笑了几声,堂堂一位天壹国公主,却这般俗气。

“白绎哥哥,你为我准备了什么礼物呢!”容芷羽看向白绎,羞涩的问。

奈何白绎一脸的为难,不过则老实交代:“我不知今日是公主的生辰,所以并没有准备礼物,还请公主见谅。”

“可是…今天是柔儿的生辰…”委屈的看着白绎,眼中更多的是失望,一脸委屈的看着白绎,甚是可怜。

“对不起…我…确实不知…”白绎想要道歉,却不知从何说起。

其实就算他知道今日是她的生辰,他也不会准备礼物。

这个从小就让他觉得反感的女人,他怎么会为她做这些无聊得琐事?没错,在他白绎眼里,这些毫不相干的都叫琐事。

但容止柔想要听的不是这句话。摇摇头,勉强的笑着说:“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也不想听到这句话。”

白绎一声对不起,更让她觉得难受。没有准备礼物,难道一句哄人的好话也不懂得说吗?

可以看的出来,容止柔很钟情白译,难怪每当白译跟自己说一句话,这位高傲的公主便大发雷庭,原来是这样,正在仔细观察着容芷柔的小四心里这样想着。

“公主,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宁依儿给绿俄一个眼神,绿俄便会意的从怀里拿出一快金丝锦帕递给容止柔。

容止柔一开始的不屑,但当她打开锦帕时,双眼立马由不屑变成欢喜。

“小小薄礼,希望公主喜欢。”宁依儿很满意容止柔的反应。

锦帕上秀着一对鸳鸯,而且还用金丝线绣着白字与柔字,她怎么会不喜欢?

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品,但里面绣的内容可都代表着容芷柔和白绎,容芷柔笑着说:“王嫂真是有心了。”

宁依儿看了一眼容止羽寒,这还得感谢他的提点,不然也不会这么简单就得到公主的好感,日后公主若能站在她这边,以后办起事来,自然是事半功倍。

“王嫂的礼物,柔儿真的很是喜欢。”这次她用的是我而不是本公主。容止柔将锦帕收好,笑看着所有人,抬高着下巴,高傲的提议着:“白绎哥哥没有给柔儿准备礼物,柔儿可以原谅你,不过,本公主需要某些人做些事来助本公主心情大悦,不然本公主可不乐意。”容芷柔野蛮的讲着条件。

白绎不想破坏气氛,确实是自己没有带礼物失礼在先,以为这位刁蛮任性的公主只是想为难为难自己,便点点头答应。

“本公主想要这位丫鬟当场给大家跳一段舞,白绎哥哥觉得柔儿这个点子如何?只是…不知然辰哥哥是否愿意借人一用?”

小四听后反应极大的抬起头,吞着口水,手指着自己鼻子,怀疑得问:“确定是我?”

她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什么琴棋书画,可无一精通!

容芷柔得意的笑着,眼中略闪一丝小人得志,自满的点头说道:“没错,说的就是你!白绎哥哥不是说你厉害嘛,本公主认为区区跳一段雅舞助兴,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容得她拒绝吗?

小四为难的看了看深表的容芷然辰,给他发出求救的信号,可惜那人好像根本看不见似的,任由她自生自灭。

刚刚不还很明确的站在自己这边的吗?怎么这会该你出场救本姑娘得时候你却视而不见?小四对容芷然辰的冷淡极度的不满。

白绎也自责的看着小四,他能看的出来,这样太过于为难小四,而这件事也怪自己。

“小四在我们辰王府可是出了名的好本事,只是怕跳的不好,惹公主不高兴,所以我认为小四应该不会为了取悦公主高兴而丢弃自己的自尊吧。”

宁依儿故意露出为难之色,表面像是为小四求情,可话中的潜台词却是:“小四无所不能,只是看她愿不愿意给公主面子。”

几日不见,宁依儿似乎变了许多,至少以前,她顶多算个怨妇,今天,却更多像个毒妇。

“既然本事好,跳段舞,自然不在话下!今日是本公主生辰,本公主让你跳,你就跳,就算你跳的难看,本公主也不会怪罪于你。何况你的主人也允许了本公主的做法,然辰哥哥,你说对吗?”

说着,容芷柔看向容芷然辰撒娇道。

小四再次对容芷然辰投上一个求救的眼神,奈何却像个木头似的不理她。主人,你果真不顾小四死活了?

“本太子也正好想看,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容芷羽寒一副贼意的看着小四,不管他的眼还是他的声音,都让小四觉得恶心!!

“小四姑娘,是不是太勉强了?”白绎关心的问。他看小四迟迟未动身,便猜出个大概,整件事都怪自己!

小四深深叹了一口气,对着白绎无奈的笑了笑,她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既然你们都想看本姑娘笑话,那本姑娘就只能当一回小丑了。

小四慢吞吞的来到中间,看着所有人,别扭的行了一个礼,动作生硬,引来全场所有人哄堂大笑。

小四嘟着小嘴尴尬不已,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所以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她实在做不来。

小四清了清喉咙,从她嘴里发出唯一一首她自认为唱的很好,又能记得住歌词的唯一一首代表作【故人歌】!

暮夜合清寒上楼阁,

琴声远谁唱故人歌……

她这边才开始唱两句,在场所有人都笑的已经不成样,个别眼中还带着浓浓的嘲笑,包括在场的其他侍卫和奴婢,都在肆无忌惮的嘲笑着小四。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