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2 19:51:24   字数:2062字

她歌不着调,调不着歌,尤其是那舞姿,更是让人觉得可笑,扭扭曲曲,别别扭扭,一点都不优雅。

此时正在跳舞唱歌的小四,在他们眼里,就犹如一只小丑,或者一只猴子在耍戏。

“哈哈哈”容芷羽寒夸张的大笑着,而其他人也都捂着嘴轻轻的笑着,从他们的笑声中,倒可以听的出来,带着几分嘲笑。

“你还是别跳了,也不嫌丢人?”容芷柔极其嫌弃的说着,一脸的讽刺。

小四眨眨眼,尴尬的停下所有动作,她不是不愿意展现最好的一面,而是她真是不擅长这些。

既然这般嫌弃,干嘛还让她来跳?

看向容芷然辰,就连他都在一边喝喝着她的汤,一边捂着嘴角偷笑着,也许,她的一切确实太过于可笑了吧。

小四读者小嘴,对于她主人对她的嘲笑,很让她受伤。

“你这唱的都是什么东西,还跳的什么舞,未免也太可笑了。”容芷柔继续讽刺的说着,讽刺的笑着,她就是想要看这贱奴出笑话。

小四咬着双唇,撇了一眼在场所有人,好像除了白绎,其他人都在嘲笑自己。

“小四姑娘唱的可是故人歌?”白绎虽然也被小四的舞姿逗乐,但他眼中却丝毫没有嘲讽之意。

不过白绎的话,却也给小四不少安慰,至少从他眼中没有看到丝毫的轻蔑。

“侧妃你刚刚唱的是故人歌?我…还真没听懂…不知晓月太子是如何听出来的?”宁依儿捂着小嘴轻笑着,眼中透露着嘲笑。

她承认,她调不着歌,但最起码白绎听懂了,这是给她最大的安慰,要知道,她小四向来琴棋书画,无一精通。

白绎笑了笑,看着此时还尴尬的站在中间的小四,一脸笑如春风的说道:“或者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我也觉得!”小四有些兴奋,有些激动,终于有个人说出人话了,终于有个人看的起自己。

“快到本王身边来!”容芷然辰终于说了一句话,他声音很轻淡,却又带着点霸气,不容她拒绝。

这个女人是他容芷然辰的人,他不喜欢别人与她交谈。

“刚刚不是还笑的正欢~”很不满意的嘀咕着,但脚还是往他那边挪去。

就在这时,她人还没到他身边,容芷然辰却突然捂着心脏处严重的咳嗽着。“咳咳~”

“王爷,你怎么样?”一旁的楚清立马蹲下身检查容芷然辰的身体。

宁依儿和容芷羽寒两人对视一眼,宁依儿眼神复杂,容芷羽寒的眼眸底下却闪过一丝得逞的欢喜,或许这是他的计划。

“咳咳~”容芷然辰口重吐出两滩鲜红的血。

小四被吓坏了,楞楞的看着身体虚弱的容芷然辰,瞪大着双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面露惊恐。

“王爷,你怎么样,怎么突然…”楚清着急的为容芷然辰把脉。

容芷然辰却笑着摇头,美丽的双眸温柔的看着小四,痛苦并淡淡的说:“这碗汤…这碗汤…”

话还未说完,容芷然辰便昏却过去。

事情来的太突然,在场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

“大胆侧妃你有什么目的?”宁依儿愤怒的看着小四问。

小四不明白宁依儿的这句话,摇摇头,什么她有什么目的?

“来人,侧妃图谋不轨,毒害王爷,打入牢房!”宁依儿站起身,美丽的双眸看着还在发呆的小四,大声吼道,门口便进来几名侍卫。

小四任由侍卫拖着自己走,她只记得主人最后那句话“这碗汤”,汤到底怎么了?

真的不是她下的毒。

连续几日,小四都在潮湿昏暗的牢房中度过,不过牢房对她而言,跟以前的破庙相比,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即使有老鼠蟑螂什么的,她也不觉得稀奇,反而觉得那些都是她解决孤寂的朋友。

“主人,你的身体到底如何了?”小四蹲在墙角,喃喃自语,眼神空洞。

她被关进厨房已经两天了,两天没吃没喝不要紧,主要的是两天没有主人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主人的身体状况怎么样,让她忧心让她担心让她害怕。

那天主人喝的汤,确实是自己亲手熬的,那是草药生地加土茯苓加新鲜血骨一起熬的汤,对身体虚寒的主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主人怎么可能会吐血,而且就算是被人动了手脚,主人也不可能吐血,因为生地加土茯苓一起炖,尽管随便加上世间一种毒药,毒药都会自动化为乌有。

汤经过宁依儿之手,难道是她想要陷害自己,容不得自己,但为何要拿主人得性命来做赌注,她不是一向都很在意主人么?

就在这时,本是黑暗的牢房门被人打开,从里头射进一丝丝阳光,显得有些刺眼。

小四的手放在眼前挡了挡,看到来人是宁依儿,小四立马别过脸,自己今天的下场,也许正如她所愿。

宁依儿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小四,看着这般狼狈的小四,宁依儿好像并不怎么满意。对于她所受的苦,所受的侮辱,这贱人只是坐坐牢房而已,怎么能有的比?

“贱奴,你胆敢下毒某害王爷,你真是胆大包天。”

小四冷呵一声,别过眼,看向别处。冷冷的说道:“这里除了我们两人,没有外人,装给谁看?”

宁依儿没有去回答小四的话,窈窕的身影来到小四面前,半蹲下身,用手勾起小四的下巴,让小四正眼看着自己,继续冷笑着问:“你觉得你毒害王爷,王爷改怎么处置你?你觉得王爷会赐毒酒一杯还是七尺白绫?哈哈~”

说到这,宁依儿捂着小嘴得意的笑着。

小四甩开脸,冷冷问道:“是谁毒害主人,恐怕你比我更清楚。”

“清楚?”宁依儿:“哈哈哈…”冷笑三声,她确实比谁都清楚,不过她更清楚自己所受的苦和累,都是拜她所赐,她宁依儿可铭记于心呢!

若不是这个贱奴的出现,容芷羽寒也不会三番两次的拿自己撒气,若不是这个贱奴的出现,王爷也不会收什么贴身丫鬟,若不是这里贱奴的出现,她也不会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