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1 20:25:43   字数:2065字

想到这些的一连串,宁依儿气愤不已,从怀里拿出一条七尺白绫,愤怒的扔到小四面前,冷声道:“王爷吩咐本王妃来,要你以死谢罪。”

宁依儿见小四没有什么反应,蹲下身,凑近小四的耳边,低声说道:“辰王妃只有一个位置,只要本王妃还在王府,你就不可能有出头之日,带着你的痴心妄想一起下地狱吧。”

对于宁依儿的话,小四压根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此刻她只想知道主人的身体状况。

宁依儿见在小四身上讨不到好处,便也就起身离开了牢房。

在她离开牢房之时,对着狱卒低声吩咐道:“王爷吩咐,今日依旧不准给她吃喝。”

“是,王妃!”

宁依儿最后撇了小四一眼,这才离开。

七尺白绫,到底是主人希望她死还是宁依儿希望她死?

小四自嘲的冷笑了几声,她想不通,为何主人会中毒,她的汤明明不跟任何毒药相克!尽管宁依儿想要陷害自己,主人也不可能中毒!

王府。

“依儿,这次做的不错。”

“谢太子殿下夸奖!”

坐在床榻上的容芷羽寒将宁依儿抱坐在大腿上,无尽的调戏着怀中的美人儿。

宁依儿尽可能的迎合让她感到恶心的男人容芷羽寒,没有办法,有些事,让她认清了一些事,只有靠着眼前这个恶心的男人,她才可以解决她想要解决的麻烦。

“不过,容芷然辰一直躲在琉璃院,也不知到底是什么情况。”就连派出去打听消息的暗影,全都无一归来。

宁依儿捂着小嘴笑了笑,一个转身,离开了容芷羽寒的大腿,笑着说:“依儿看来,他已经没有什么地方会受到太子殿下的威胁了。”

“不不~”容芷羽寒否认的摇摇头,不管容芷然辰对他有没有威胁,他要的是,这个人在这世上永远消失。

宁依儿看着他那张可怕充满阴谋的脸,试探性得问道:“难道你想要赶尽杀绝!”

“怎么?你舍不得!”容芷羽寒挑眉的问。

宁依儿心虚的别过脸,笑着回答:“怎么会?”

不管王爷对她如何,她始终放不下!所以,如果她得不到,那么其他人也别想得到,她宁愿毁了他。

“放心,才一次的药量,顶多让他伤肺伤心,给他万骨穿心的痛,下一次的药量才能真正要他命,所以,需要你的地方还多着呢,好好为本太子做事,好好服侍本太子,他日本太子登上皇位,定会封你为后。”

容芷羽寒说完,再次忍不住的想要去霸占她的一切。不知为何,这个女人总能勾引起他的兴趣,总能让他兴奋让他欲罢不能!

容芷羽寒怀中的宁依儿却打了个冷颤,第一次都这般痛苦,王爷能否受得不了,不知第二次自己是否能下得了手,或者为了名为了利,自己可以做到!

对于容芷羽寒对自己全身的挑逗,她已经麻木!

“太子殿下,你真的非杀他不可吗?”她承认,她深深地不舍。

“莫不是依儿又心疼你家王爷了?”容芷羽寒在她耳边吹了吹口气,调戏的问。

宁依儿再次别过脸,美丽的嘴脸微微露出一丝柔笑,看向这个令她感到恶心的男人,柔笑着回答:“怎么会,依儿生是太子的人,死是太子的鬼,王爷是生是死,与我何干?只是依儿觉得杀了他,在整个天壹国就没有人与太子对立,怕太子太过孤寂。”

“哈哈,本太子喜欢听到这句话。”没错,他很满意宁依儿这句话。不过,宁依儿什么心思,他心里多少还是明白的。“只要有你在,本太子不怕什么孤寂。”容芷羽寒手邪笑着说。

“你只要乖乖听话,日后我定封你为后,那个贱婢,很快,本太子便让她活的连狗都不如。”

“那依儿就在此谢过太子的厚爱了。”

容芷羽寒脸上露出得意之意,伸出手便是对宁依儿身上一阵乱摸。

尽管宁依儿很反感,但依然假装迎合着容芷羽寒,故作娇羞的半推半就着:“别…这样,大白天的…被人看到不好…”

“本太子做事,从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别这样~”宁依儿尽量的去拒绝。

容芷羽寒像是一头饿狼一般,直接想来个霸王硬上弓。

就在这时,绿俄端着杯子推门而进。看到两人正卿卿我我抱在一起,立马低下头,却没有退下去。

宁依儿见到绿俄进来,赶紧趁机唤道:“绿俄手里端的茶给我倒来。”

宁依儿想要趁机脱离容芷羽寒的魔抓。

“是!”

宁依儿不会发现,此时低着头的绿俄当看到宁依儿和容芷羽寒搂抱在一起时,眼中是有多么的嫉妒。

当自己破坏了他们好事时,内心又有多么的得意。

不过容芷羽寒却好像有点不太满意绿俄的不懂事,瞪着绿俄愤怒的说道:“给本太子滚出去!”

绿俄抬起头,委屈的看着太子,她不求名,不求利,只求他的疼。但当自己和王妃两人之间,他却毫不犹豫的选择的王妃,那太子又把自己置于何地?

“太子殿下,依儿正好渴了…”宁依儿小心翼翼的说着,撒娇的整个人倒在容芷羽寒怀中,像个乖巧的猫咪在容芷羽寒怀里蹭着,惹得他又一阵心痒。

容芷羽寒这才稍微收了一些他对绿俄的不满,看着绿俄命令道:“还不赶紧给王妃倒茶。”

“是!”

他的话,她愿意听,但要她一生不明不白的做王妃的替代品,她不要。

正在忙着调情的容芷羽寒与宁依儿,谁也不会发现,绿俄眼中的愤怒和嫉妒!

名利,顶多能强化一个人的欲望,而爱情,则会让一个人失去自我。

世上痴情儿女这么多,多她一个绿俄不多!她不为名不为利,只求他能多看自己一眼,只求他别在与自己缠绵之时,他口中却喊着别人的名字,只求别再让自己做王妃的代替品。

“依儿,你的美你的味道,真是无人能及~”

容芷羽寒完全不顾绿俄就在旁边,依旧嘴里吐着露骨让人脸红的话。

但这让人脸红的话,绿俄听了,却又给她内心多强化了一份嫉妒。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