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7 14:06:06   字数:2041字

碧兰院

“嘭~”

一道道花瓶破碎的声音从辰王妃那边的院子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道道不服带着浓浓抱怨的骂声:“凭什么,到底是凭什么?”

“啊~贱婢,贱婢!”

宁依儿几乎将整个房间能摔的东西都已经摔个支离破碎,但似乎依旧还不解她的心头之恨。

“到底是凭什么,一个两个男人全都围着她转,是不是要全天下的男人都要围着那个贱婢转,明明就是天底下最丑的女人!凭什么!”

以前,为了容芷然辰,她装了一年又一年的贤良淑德,装了一年又一年的宽容大量,为了就是希望容芷然辰能多看自己一眼,然而,今天区区一个小乞丐,便可以站在她头上拉屎,她能服?能不气?

以前太子容芷羽寒尽管是利用自己,但好歹他也只对自己有兴趣,而这几日,太子似乎也经常在自己耳边提起那个贱婢!

今天,就连那个晓月白绎也都整天围着这个贱婢!

“王妃,你别这样,要是传到王爷耳里,恐怕对您不好。”站在一旁的绿俄小心翼翼的劝着。生怕激怒了这位辰王妃。

别人不知辰王妃的心狠手辣,她绿俄可是一清二楚,外表宽容,实际暗地里处死了多少稍微有点姿色的奴婢,她十个手指都数不过来。

“呵~王爷怎么看?他能怎么看?他有看过吗?这几年来,我活的根本就不是我自己,这些年来,我忍辱负重,最后换来的是什么?换来的是他不屑,换来的是他连个正眼都不看我!”说着,宁依儿将茶几上的杯子全扫落在地上,发出碰的声音。

脸色的妆容由于她的愤怒也变得扭曲可怕!

绿俄被吓的打了一个冷颤,但嘴里仍然说着煽风点火的话:“王妃莫说这般大声,被人听见可不好,那个小四就一张麻子脸,怎么可以跟王妃相提并论,王妃莫气伤了自己,王爷…王爷也只不过是对她有一时的兴趣而已。”

“哼!她有一张麻子脸也是好本事!刚刚太子那边传来话,说王爷亲自去牢房接的她,并留在了琉璃院,琉璃院,本王妃是一步都没踏进去过!她又是凭什么?”这一点是她最生气的,她为王爷牺牲了这么多,最后换来的却是身心疲惫不堪,无人问津。

绿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手捂着嘴不敢相信的问:“那王妃的意思是指小四住进了琉璃院,不就代表着王爷收了她做小…”

绿俄不敢继续往下说,因为此时的宁依儿脸色难看到至极,跟平常一副清高模样根本没法对比。

“她想的倒是挺美!”有她宁依儿在,怎么可能允许有侧妃的存在?“整个王府只允许本王妃一个人,不允许其他女人的存在。”

“但那个贱婢居然住进了琉璃院…”绿俄小心翼翼的说着。

“哼!”宁依儿冷冷哼了一声,王爷曾经说过,琉璃院只允许他的妻子居住,就算是她宁依儿也不配!

王爷,难道你的心里,把这贱奴当成了妻子看待,可是,我宁依儿才是你名正言顺的辰王妃。

“王妃,来日方长,别着急,在王府,就算她成为侧妃,你也是大,而她始终是小,王妃今天想要她死,她还能活到明天吗?”绿俄小心翼翼的吹着枕边风。

宁依儿嘴角露出冷笑,绿俄说的没错,就算那个贱婢当了侧妃,自己始终是大,就算她有王爷,还怕找不到除去她的借口吗?

宁依儿闭上双眼,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继续保持一副清高态度。

若她非要输,那她宁愿毁了一切!

“绿俄,多多打点厨房,好好关照她!”宁依儿话中有话的吩咐着。

“是”绿俄嘴角笑的得意,她早就看小四不顺眼,若不趁现在小四基根未深,那更待何时?

琉璃院!

“啊~”

一大早琉璃院便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大叫声。

小四睁开眼出现在她眼前的便是一张放大的俊脸!吓的小四连忙站起来想要跳下床,当自己站起来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

小四一边发出杀猪般的大叫,一边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卷缩在床的一角,谁能告诉她,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失身了吗?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小四一脸迷茫的反复问着。

双眼盯着容芷然辰,看着主人一脸的淡然,难道他昨晚把自己给那个了?但怎么好像没什么感觉?

记得昨晚自己在洗澡,后来的事就忘了!

小四吞着口水,圆碌碌的大眼看着坐在床上的容芷然辰,小心翼翼的问:“失身了吗?”

“嗯~”容芷然辰点点头,继续道:“昨晚本王确实湿身了!”

为了抱她回房睡觉,将他一身的袍子都弄湿了,能不算湿身吗?

小四不敢相信的再次吞了吞口水,难道自己就这么饥渴,把主人给霸王硬上弓了?

想到这,小四脑袋一片空白,甚至不敢继续往下想!小心翼翼的问着:“那…我把你…那个了吗?”

容芷然辰轻轻“嗯~”了一声!

看着容芷然辰一脸的淡然,小四直吞口水,完了完了,自己真的把主人那个啥了!

看着小四眼中的惊恐,容芷然辰道觉得有趣的很。

容芷然突然凑近小四,伸出手,小四被吓的不敢动,他这是要干嘛?

容芷然高大的身躯紧紧贴在她胸口,两手撑在枕头上,慵懒的看着身下这个紧张的小女人。

主人要干嘛?大白天还想来一次?她不是随便的女人!

小四眼巴巴的看着他,支支吾吾的问:“那个…主人…那个…姿势好像有点不对吧?”

容芷然辰好小的挑挑眉,撇了一眼她的胸,邪笑着说:“一马平川!”

好看的桃花眼对上她那双清澈的大眼,问:“一马平川的你,你觉得我能把你怎么样?”

说着,右手便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件披风,拉开两人距离,从床上站起来,邪笑着说:“昨晚你也折腾的够累,好好休息!”

总感觉他这话说的还有别的意思?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