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1 20:35:22   字数:2087字

“可千万不要小看这竹筒,竹筒内放入这鱼和这些配料后,一定一定要用这个芭蕉叶子把这个筒口封的严严实实的,不然汤汁要是溢了出来,那可就会影响这鱼的味道的哈~”

白绎点点头,像是刚出生的婴儿,对这些好奇极了。他知道,小四这次又给自己大开眼界了!

白绎从头到尾都是认真的看,认真的听,不敢插半句话,他知道,虽然自己身为太子,但见识始终比不上小四,自己确实是井底之蛙。

“你就这样把鱼和竹筒一同放在这柴火上烤?”白绎见小四终于停下来手来,见小四把竹筒放在火架上,忙开始问着心中的不解,他发誓,这种做鱼的方式,他第一次见。

小四加了加大柴火,理所当然的问:“你当真没吃过?”

白绎摇摇头,他见都没见过,哪里谈的上吃?

“那你就孤陋寡闻了,你这太子白当了!”不过就算没吃过又咋的,这是她特意为主人准备的!所以,这只馋猫可是一分好处也别想捞着。

蹲坐在火炉边的小四,两只耳朵被火烤的通红,在白绎这边这个角度看她,似乎更能突出她的可爱!

也不知,他们还能这样相处多久,待他回到晓月,是否两人的友谊就开始淡去,若两国相战,是否两人会成为敌人?

他白绎不想管,也不会去想,他只想今朝有酒今朝醉!

大概过去了十分钟,整个厨房开始飘逸出烤鱼的香味,让人回味无穷,白绎立马两眼放亮,伸出去的手却被小四狠狠地拍了一下。

“至于这么小气?你烤了好几条,给我尝一条又如何?”

小四直接给他一个白眼,他能不能要点脸,何况这是她拿去讨好主人的!若现在不讨好一点,谁知道晚上又要给自己安排什么样的训练?

要知道,现在每天晚上主人都在给自己进行着魔鬼训练。

不过也得感谢主人对自己的训练,也才让自己现在身体动作更加得敏捷,对于自身保护还是可以的。

小四将柴火弄小,用小火继续烤着,烤鱼的香味简直不能只用一个香字能形容得了。

似乎烤的越久,越是香!而白绎则是饥不择食的望着竹筒直吞口水。

大约过去半个小时,烤鱼的香味越来越浓,小四见火候差不多了,便赶紧将火去掉,慢慢用东西将竹筒夹出来。

“哇,好烫~”小四赶紧将竹筒放在盘子里,看着一脸贪吃的白绎,取笑道:“你来辰王府不会只是来蹭吃蹭喝的吧?我可是要回琉璃院了~”

白绎没有理她,只是眼睛盯着竹筒从未离开过!他可没有蹭吃蹭喝,他可是有拿上好货品做交易的。

小四端着盘子故意在白绎面前晃悠一圈,得意的笑着一边往琉璃院走去,一边说道:“明日赶早~”

“你…”白绎狠狠吞了一下口水,不管了,还是跟上去,看看能否在容芷然辰面前蹭到一点儿。

小四发现不对劲,白绎怎么跟无尾熊一样死跟着自己,赶也赶不走。翻过身,瞪着他道:“你别跟着我,琉璃院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

“不能进?我倒是要看看是守了多少天兵天将,还不让人进。”白绎就是这么蛮不讲理!

小四无语,也很无奈!只好不去管他。

直到抵达琉璃院的时候,那家伙依然死皮赖脸的跟着她。

“晓月太子?”正在枫树林下品酒的容芷然辰看到来人,稍微有些不解。

迷惑的看向小四,笑着问:“胆子越来越大,都知道带男人回院了?”

“我…”小四简直是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她怎么觉得主人他的笑,让自己瘆得慌,而且主人的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支支吾吾的解释着:“我跟他说了不能进琉璃院,但他非要死皮赖脸跟着来。”

“说的哪里话,你不是让我跟你一同进来与辰王爷一起享受你这天下独有的竹筒鱼?”白绎睁眼说瞎话,得意的笑着。

“你胡说八道什么!?”小四放下手中的盘子,手指着白绎的鼻子骂着。可惜白绎完全不把他的气愤看在眼里,依旧一脸的得意,反正今天这鱼他是吃定了!

小四无奈,只好看着容芷然辰,抱着他的手臂撒娇求原谅,她知道他不喜欢外人进琉璃院,这是王府的规矩,也是他的底线。

“主人,真不是我,是他死要跟着来…是他不要脸,是他脸皮厚…”

容芷然辰挑眉,柔笑的看着这个难得跟自己撒娇的女人,笑着指责:“都是本王的侧妃了,应该叫相公,怎还叫主人?”

容芷然辰这态度的大转变让小四差点没给吓到,尤其是他的这句话更是雷到小四,脸红且有些尴尬?“相…公?”

呃,确定是相公?

“嗯,相公!”容芷然依旧柔笑的为她确定。

小四看了一眼白绎,脸红红的,尴尬的不知说什么,毕竟外人在这,也毕竟自己打心底就没想过把主人当成相公。

容芷然辰看向白绎,淡淡的问:“不知晓月太子一直跟着本王的娘子是何意思?”

特意把娘子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说着,便给白绎客气的倒了一杯酒,眼中却暗藏敌意,没错,他容芷然辰很不喜欢白绎对小四的态度,更不喜欢他们两人在自己面前的“打情骂俏”。

白绎轻松一笑,解释着,自己只是简单的想尝一尝小四自制的竹筒鱼,至于小四是不是辰王侧妃,他不在乎,因为,明眼人都懒得出来,他们只是个有名无实的夫妻罢了,何况他还没眼瞎。

“既然如此,那就坐下一起尝一尝,本王也是第一次见这种做法。”容芷然辰王府全程都很客气,白绎自然也是自来熟,理所应当的坐下,伸手就是往竹筒上弄。

“啪!”白绎的手被小四狠狠打了一下,狠狠瞪了他一眼,堂堂晓月国太子,怎么像个贪吃的小孩?

“至于这么小气?”白绎有些不服低声嘟囔着,这女人对待他跟对待容芷然辰,完全两个不同的态度。

小四将竹筒拿了过来,将外头塞满的芭蕉叶子全部慢慢抽出,这才将里头的鱼又是慢慢给抽了出来,甚是好看。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