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1-30 22:38:07   字数:2215字

容芷然辰淡淡的泯了一口酒,嗯了一声!

容芷羽寒与贵妃勾搭成奸,给他的好父亲长期吃大补丸的事,容芷羽寒自认为他的计划天衣无缝,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切都在容芷然辰的眼皮底下。

既然有人这般按耐不住想要出头,他何不来个借刀杀人?

容芷然辰嘴角自嘲的笑了笑,本王的好父亲,你自认为自己还年轻气盛,精力十足,却不知全是因为吃了你好儿子容芷羽寒的大补丸,更不知你的枕边人王贵妃早已跟太子暗中勾搭成奸。

这就是他们容芷皇家的丑事,外表的光鲜下,暗藏多少肮脏知事。

讽刺,确实很讽刺!

容芷然辰拿起酒壶,直接咕噜咕噜的往嘴里灌,谁能知道,这一整天,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咳咳…”

“王爷,小心身体。”

楚清想要阻止,他却深知王爷的性子。

“无妨~”

容芷然辰站起身,看着明月,笑的凄美道:“举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三人…

容芷然辰长长叹了一口气!

厨房内小四开始忙活着容芷然辰的午餐,心里一直纠结着一个问题,昨晚自己到底是怎么爬上床的?

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小四摇了摇头,算了,不去想了!

“小四?”

小四听到有人喊自己,连忙回过头去看向门外“白绎?”

这家伙又来王府干嘛?小四继续忙着手里的活,没去搭理他!感情他来王府,又是蹭吃蹭喝的吧!主人不喜欢自己给他做东西吃,所以这次绝对不能破了主人的底线,没了自己的原则。

走廊上。

王府走廊上,容芷柔气势汹汹的看着一脸漠然的子涵,高高抬起下巴,高傲的问着:“贱婢,白绎哥哥到底在哪儿?”

子涵依旧一脸的漠然,冷眼看着这个嚣张公主,怪不得这位公主不讨公子喜欢,这般蛮横,谁能喜欢?

见子涵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容芷柔哪里忍受得了?

颐指气使的骂着:“你只不过是白绎哥哥身边的一条狗,再不说出白绎哥哥在哪里,信不信本公主立马叫白绎哥哥把你给杀了?”

“公主好本事,公主尽管去,公子有手有脚,奴婢可没权利管,奴婢只不过是一个奴婢而已。”子涵冷笑着回答,子涵看多了皇宫的尔虞我诈,见多了蛮横的公子小姐,对于容芷柔这种人,她更是没放在心上。

看出了子涵眼中的不屑和对自己的不尊敬,容芷柔刁蛮的举起手正想要给子涵一巴掌。

奈何手才高高举起,可惜手还没碰到子涵的脸,她的手便被子涵挡住,子涵紧紧按住容芷柔的手,容芷柔的手被子涵拽的生疼,毕竟子涵是个练家子。

不屑的看着眼前这个刁蛮公主,笑着说:“公主,奴婢是公子的人,是晓月国的人,就算你是公主,在我子涵眼里,依然是一文不值。”

“你…”

子涵狠狠甩开容芷柔的手,依旧笑着说:“奴婢是习武之人,比较粗鲁,忘公主不要见怪。”

“你…贱婢…”

容芷柔敢怒不敢言,她说的没错,这子涵确实不是天壹国的人,她也没有动子涵的权利,何况动了她,白绎哥哥准会恨死自己。

想到这,容芷柔这才一改嚣张的态度:“本公主只是想要你告诉本公主白绎哥哥到底去了哪儿而已?”

“王府就这么大,公主好本事,尽管自己去找便是。”子涵笑着说完便转身离开,完全不去管身后容芷柔此时是什么表情。

“你…贱婢你等着!”容芷柔气的直跺脚,手指着子涵的背影,愤怒的死盯着子涵的背影,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目中无人的贱婢。她已经退让一步,这贱婢竟然还这般不知好歹!

“见过公主~”

听到一道恭敬的行礼声,容芷柔回过头去,发现一名奴婢正恭敬的对自己行礼。

容芷柔打量了一下这个奴婢,似乎有点印象,至于是谁,她一时想不起,不过今日她心情不好,懒得去猜。

绿俄见容芷柔没反应,绿俄眼珠子转了转,笑着介绍着:“奴婢是辰王妃身边的贴身丫鬟绿俄,见过柔公主。”

绿俄?

容芷柔眯了眯眼,冷冷的问:“你找本公主,有事?”

绿俄点了点头,微微抬了抬头看了一眼容芷柔,笑着说:“奴婢刚刚看到晓月太子…”

“你知道白绎哥哥在哪?”容芷柔兴奋的问,赶紧让绿俄起来说话。

绿俄见机会来了,便趁热打铁的靠近容芷柔,打算把刚刚在厨房看到的一切告诉容芷柔。

利用白绎和小四的关系,不但可以乘机讨好当今最得宠的公主,又能增加公主对小四的厌恶,她为何不好好利用这次的机会?

“奴婢刚刚去厨房给王妃端汤,看到晓月太子和我们侧妃正在里头打闹,奴婢不敢前去打扰,所以就退了出来,正巧遇到公主,看公主一人忧心忡忡,奴婢就猜想是否与晓月太子有关,所以才大胆猜测公主是在找晓月太子。”

“你说什么?白绎哥哥跟你们侧妃一起?侧妃?是谁?”她堂堂容芷然辰的妹妹,怎么会没听过她的这位哥哥何时多了一位侧妃。

绿俄眼中闪过一些得意,笑着继续为容芷柔解释:“其实我们的侧妃公主也认识,就是我们王爷以前的贴身丫鬟小四。”

绿俄小心翼翼的说着,害怕这位蛮横的公主一生气,拿自己撒气。

容芷柔愤怒的咬了咬双唇,好像都能被她咬出血,美丽的双眸中透露着愤怒。是她?这丫头果然不简单,真是一身好本事!

“你们王府的丫鬟还一个比一个有本事!”容芷柔冷冷的说着。

绿俄煽风点火的迎合着说道:“可不是吗?这小四不但收了王爷的心,还把晓月太子哄的团团转,据说,小四与王爷并没有夫妻之实,但王爷仍然眉头也不皱一下,便送给她一个侧王妃的身份,昨天晓月太子也还送给了小四一枚玉佩…”

“贱人!”容芷柔实在听不下去了,愤怒的狠咬着自己双唇,她发誓,一定跟那贱人势不两立!

“你说他们在厨房?”容芷柔愤怒的问。

“是!”

“带路!”忍着怒火吩咐着。

绿俄听后,点了点头,走在前面带路,嘴角再次露出得逞的阴笑,让公主与小四为敌,还怕小四会把自己的事曝光给王妃?

得罪了当今最受宠的公主,只怕你没机会再到报复我的时候。

同样身为王府贱婢,为何你能一夜成为侧妃,而我,只能伺候一个犹如守寡的王妃?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