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1 21:07:25   字数:2061字

碧兰院

宁依儿一边抚琴,双眸一边看着对面的太子容芷羽寒,再是有意无意的撇了撇身边的绿俄,心里仿佛在想着什么。

容芷羽寒双眸假寐,仔细欣赏着,宁依儿那灵动悦耳的琴声就好比山间的流水,让人听着舒服,给人一种安逸之感。

宁依儿的琴声也是最能吸引容芷羽寒喜欢的其中之一。

绿俄故意摇晃着傲慢身姿,来到容芷羽寒面前,羞涩的笑着给他倒了一杯酒。

宁依儿时刻注意着绿俄的一瞥一笑,甚至她的每一个动作,心里思量着。

看绿俄对太子的眼神,难道今天那张莫名的纸条上说的,都是真的?宁依儿想到这,突然停下手指间的动作,怀疑的看着绿俄。

“怎么停下来了?”容芷羽寒睁开双眼,不满的问道。

宁依儿沉思了一会,最后才故作肚子不舒服,手捂着肚子自责的说道:“依儿今日来月事,身体不太舒服,依儿想去处理一下,一会便回来为太子弹奏。”

“真是晦气!”容芷羽寒明显不高兴,本来还想今日来她碧兰院解决一下寂寞,近日不曾与她亲密,似乎让他很难耐,却不料今天来月事,不是煞风景是什么?

宁依儿嘴角一笑,看向绿俄,吩咐着:“我去去就来,绿俄好生照顾太子殿下。”

绿俄听后,得意的看了一眼容芷羽寒,欣喜的回答:“是!奴婢一定尽心尽责。”

这可是难得的与太子独处,只要她有机会跟太子独处,就不怕勾不着太子的魂,对于她的手段,她还是很有自信的。

“依儿先告退~”宁依儿微微福身,看出了绿俄眼中的贪婪和兴奋。这一刻,她心里已经确定,刚刚收到的那张纸条上所说的,都是真的。

容芷羽寒摆摆手,脸色并不太好,毕竟太扫兴。

宁依儿在转身的一刹那,整张脸立马布上一层冰沙,绿俄,她的贴身丫鬟,她的男人,也敢碰?

果然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宁依儿退出房间,并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外,察看着房间的动静。

果然如宁依儿所想一般,自己前脚刚离开,绿俄后脚便贴身靠近容芷羽寒。

“太子殿下,在等王妃的时间这般无聊,奴婢又不懂得弹琴,奴婢与太子小喝几杯,如何?”

绿俄在容芷羽寒身边蹲下,几乎将自己所有身体都给贴了上去。前面两个正处丰满的两坨肉更是在容芷羽寒手上蹭了蹭。

容芷羽寒向来好色,哪里忍受的了绿俄的调戏,重重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邪笑着说:“还是绿俄懂事!”

“绿俄谢太子殿下美言~能伺候太子殿下,是绿俄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呢~”

站在门外的宁依儿看着里头的两人卿卿我我,内心并没有太大的感觉,毕竟里面那个男人是自己从骨子里憎恨的男人。

但是就算是自己憎恨得男人,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贴身丫鬟去碰,这代表着,她比一个外套都不如。

绿俄,本王妃平时待你不薄,为何在背后捅我一刀?

宁依儿紧紧握住手中的那张纸条,那是写着弯弯曲曲“绿俄与太子偷情”这五个字的纸条,聪明如宁依儿,自然是能猜出这纸条中地意思,只是果不其然,绿俄还是背叛了自己。

宁依儿转身,举步离开,或者是自己平时太惯纵这绿俄了,是时候让她知道什么叫主,什么叫仆。

“太子殿下,莫这样,一会王妃回来,被她看到了可不好~”绿俄半推半就的靠在容芷羽寒的身上,嘴上说着不愿意,身体却明显在倒贴。

容芷羽寒更是猥琐,两手不断的在绿俄身上游走!

“讨厌~”

“你应该是喜欢的很!”

站在另外一边门口窗户边的小四偷偷笑了笑,看着已经远去的宁依儿,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也猜的出来她现在的脸愤怒扭曲到什么程度?

再看向房间内还在卿卿我我的男女,容芷羽寒简直不能用“猥琐”二字可以形容得了,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人都是狗男女!

绿俄啊绿俄,你还当以为我小四不知是你在挑拨我和公主的关系,没错,那张纸条确实是她写的,之所以她不识字,所以才写的扭扭曲曲,这样也好,没有人能怀疑到自己身上。

小四眼中闪过一丝愉悦,她且就等看这对好主仆上演好戏吧!两人都不是啥好货,她且安心好戏。

最后撇了一眼房间内的那男女,嘴角露出一丝讽刺。

琉璃院。

小四这才刚进院子,便看到容芷柔和容芷然辰正坐在石凳边饮茶。

小四撇了容芷柔一眼,小四便知道,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刁蛮公主在白绎面前讨不了好,便又选择容芷然辰。

容芷柔见小四进来,冷笑一声站起来,看着小四讽刺的问:“哟,与白绎哥哥谈情谈完了,便又来琉璃院找然辰哥哥了了?你还真是好本事!”

说到这,容芷柔看向容芷然辰,继续煽风点火的说道:“然辰哥哥,你在人家小四面前可排在白绎哥哥的后面呢!”

小四没有去搭理她,直接忽略,来到容芷然辰面前,笑着将手中的盘子放在容芷然辰面前,笑着说道:“主人,你看,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暖胃糕点。”

容芷柔气不过,转过身一把拽住小四,非要小四交出白绎送给她的那枚玉佩。

“白绎哥哥的那枚玉佩是个人都知道,他从不离身,那是他的贴身之物,怎么可能会为了你那几盘菜就赠送于你?定是你勾引了白绎哥哥!”

小四摊手无奈的问:“你问我,我问谁,或者他就是贪吃,或者就是因为我做的菜天下无双,这些东西谁说的定呢。”

“可笑!”容芷柔走向容芷然辰,撒娇着一旁继续煽风点火:“然辰哥哥,你看柔儿刚刚跟你说的都是真的,她果然拿了白绎哥哥的贴身玉佩,你应该知道那枚玉佩对白绎哥哥而言,代表着什么。”

白绎对小四是什么心思,哪能瞒得过容芷然辰的眼睛?就算容芷柔没在这煽风点火,容芷然辰对白绎的想法也掌握的一清二楚。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