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1-30 22:00:34   字数:2064字

辰王府碧兰院

从里头传来一阵阵凄惨的求饶声,但正坐着喝茶的主人,好像对这求饶声并未放在心上。

一脸的淡然,漠然的看着此时正跪在地上被大型伺候着的绿俄。

十指夹无情的夹着绿俄的双手,本是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指,此时血淋淋难看的很。那种痛并不能只用一个疼字能表达。

“王妃…求求王妃放过奴婢…奴婢知错,奴婢知错…只要王妃觉得奴婢是错的,奴婢就愿意认错,求王妃不要…不要相信他人!奴婢对…王妃的心…从没…从没有过异心…”

宁依儿依旧坐在床榻上品尝着她的茶水,对于绿俄的求饶声,似乎半点都没听进去,一脸的无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绿俄后背冷汗湿透,头发混乱,一脸苍白。

宁依儿这才放下手中的杯子,对着动刑的两人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绿俄,你可知我为何要惩罚于你?”

绿俄摇摇头,嘴里哆嗦着求饶:“王妃…求求你了,放过奴婢吧,奴婢对王妃从未有过二心。”

“哼!”宁依儿嫌弃的将杯子狠狠砸在绿俄的额头上,看着动刑的两大汉说道:“你们先出去!”

“是!”

大汉退出,房间门再次被关上,整个房间陷入死一般沉浸。

宁依儿看着脸色苍白,额头还流血的绿俄,丝毫没有心疼,双手用力抬起她的下巴,阴狠的看着绿俄,冷笑着问:“是不是想跟那个贱婢一样,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太子的床你也想爬?太子妃就这么容易可以当,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可以当得了的,你可知?”

宁依儿此话一出,绿俄身子一怔,王妃怎么会知道她与太子的事,莫非白天的事,她发现了点什么?她不能承认,若承认等同死。

绿俄眼珠子转了转,最后手扯着宁依儿的裙子,紧张的解释着:“绿俄没有想过要爬太子的床,只是太子一向对王妃垂爱有加,今天白天太子喝多点酒,便把奴婢当成了王妃,对奴婢动手动脚,但奴婢又不得反抗,王妃你要相信奴婢啊~”

宁依儿嫌弃的狠狠踢了她一脚,白天的事她可是看的真真的,绿俄还想狡辩?

宁依儿袖子一甩,愤怒的道:“别把本王妃当成是傻子,绿俄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早就想把我踢了,你来个直接上位,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

宁依儿优雅的坐回塌上,冷眼的看着地上求饶的绿俄,对于容芷羽寒,她是恨,但不代表着随便一个丫鬟就可以骑在自己头顶上拉屎。

绿俄见宁依儿对于自己的求饶无动于衷,她深知宁依儿的心狠手辣,她哆嗦着身子,拼命的磕头与容芷羽寒撇清关系。

“王妃明鉴,奴婢真的没有跟太子殿下发生什么,是太子殿下有意无意的调戏奴婢,奴婢也不好反抗,但奴婢真的是只忠心王妃一个人,没有王妃就没有今天的绿俄,求王妃相信奴婢。”

“没发生什么,莫非你还想要跟太子发生点什么么,难道你真以为他会娶你为太子妃?别做梦了!”宁依儿淡淡的说着,说的话虽然难听,但却是事实,没有人比宁依儿更了解容芷羽寒的为人,对于没有利用价值的女人,他只当她们是玩物,她宁依儿如此,绿俄也如此。

“王妃明鉴,王妃明鉴,奴婢真的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奴婢深知自己不配,奴婢只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奴婢而已,哪里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绿俄害怕的哭着求宁依儿,但宁依儿好像对她的求情一点都不看在眼里,再次从榻上拿起一个杯子,再次狠狠地摔向绿俄的脸上,她讨厌看到绿俄这张有点姿色的脸。

绿俄脸上瞬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但不敢有丝毫抱怨,依旧祈求着宁依儿:“求王妃放过奴婢,求王妃相信奴婢。”

宁依儿眉头微微皱了皱,若不是那张纸条,估计现在自己还未能察觉这丫头的心思,不管对方是谁给的纸条,但绿俄这丫头定要让她尝尝什么叫偷吃的后果!

“求王妃放过奴婢吧,奴婢日后见到太子一定避而远之…”

说着发出碰碰碰的磕头声,绿俄整个额头伤的几乎不成样,但宁依儿却没有一丝心疼之意。

也不知道磕了多久,宁依儿这才叫停,扔给绿俄一包药,冷冷的说着:“你若想让本王妃相信你绝对无二心,可以,把这药喝了!”

“王妃…”绿俄不敢喝,手在颤抖着,眼睛害怕的看着那包药。

宁依儿挑眉问:“怎么?害怕了?”

绿俄想了想,不喝也得死,说不定喝了还能有一丝希望,至少证明了自己的心还在王妃这,她便能放过自己。想到这,绿俄二话不说,便把那包药粉倒进自己嘴里,在跌跌撞撞的来到茶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

宁依儿看着绿俄喝完那包药,嘴角露出得意,满意的看着绿俄,优雅的走到她身边,伸出手整理了一下绿俄的头发,漠然的笑着说:“别怕,那不是毒药。”

听到宁依儿的这番话,绿俄欣喜的笑了笑,但宁依儿下一句话,却又将她活生生打入地狱。

“只不过是绝孕药而已,你喝了这药,以后不管你是勾搭太子还是王爷,都不会有孽种,本王妃也可以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怕你变成第二个小四那个贱人一般,绿俄,本王妃对你还算仁慈吧?”

宁依儿的话犹如晴天霹雳,绿俄呆愣了半天,若她绝孕,那不就代表着她永远都没有翻身的一天?

但对方是辰王妃,她能奈何?尽管心里有一万个恨,她也得吞回去。

宁依儿看着绿俄惊恐的表情,很是满意,这只是给绿俄一个小小的警告而已。

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嫣红的双唇发出又冷又淡的声音:“这就是背叛我宁依儿的下场!”

说完,便嫌脏的拿出手绢擦了擦自己的手,再把手绢狠狠地丢在绿俄的脸上,冷哼一声,这才离开房间。

她宁依儿外表清淡,可又有谁知这清淡面善外表下暗藏多少心狠手辣。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