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7 17:07:34   字数:2046字

绿俄全身瘫坐在地上,绝望的看着前方,无神的嘴里发出不清不楚的三个字:“绝孕药,绝孕…”

宁依儿刚刚说的话还在耳边嗡嗡作响。绝孕药,王妃这得多恨透自己,竟然让自己绝孕?

“王妃,绿俄在你身边伺候了那么久,怎么可以对奴婢这般心狠,怎么可以…”

喝了这药,代表着自己一生就毁了,日后如何上位?难道一辈子都只能做个卑贱的奴婢吗?

“王妃,既然你只钟情于王妃,为何不许他人接触太子,你未免太自私,太自私了吧?”

突然,腹部一阵疼痛传来,绿俄痛苦的手捂着肚子,整张脸被扭曲到了一块,好疼…

痛苦到在地上打滚,豆大的汗珠打湿她的头发,打湿她的脸颊。

药效开始了,代表着她的一生毁了,然而全都拜宁依儿所赐。

她发誓,今日自己所承受的痛,一定要让宁依儿加倍奉还,她身为奴婢又如何?

宁依儿当年还不是一样只是太子身边的奴婢,当年两人一同身为婢女,为何她就能成为辰王妃,而自己却只是一个伺候它的婢女,不公平,绝对的不公平,她要推翻这不公平。

“啧啧啧”

坐在屋顶,观察着房间一切的小四啧啧摇头,将揭开的瓦重新盖回去。刚刚房间内所发生的一切都收入眼中。

这主仆两人各怀鬼胎,就算没自己的那张纸条,她们也迟早有一天会为了名利拼个你死我活。

本来还以为宁依儿只会稍微处理一下绿俄,没想到这般歹毒,居然直接逼人喝绝孕药,宁依儿的阴毒,可让自己刮目相看呐!

“爬屋顶偷看别人,算是本王教你的本事么?”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小四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翻过身,见容芷然辰手拿着披风嘲着自己走来。

小四正想起身,容芷然辰便按住她的肩膀,把手中的披风披在她身上,并细心的为她披好,口中带着责怪的口吻:“夜里凉,也不多穿一点。”

说完便在她身旁坐下,双眸看着夜空,淡淡的说:“陪本王欣赏一下夜色,如何?”

站的高,看的远,此时在这高高的屋顶,看到的景色似乎比平时的还要美。

小四乖乖的点点头,披着主人亲手系的披风,似乎暖和了不少。

小四双眸撇了一眼地下那已经远去的宁依儿,眼珠子转了转,主人若知道他的王府中暗藏多少肮脏之事,不知会作何感想,是讽刺还是自嘲?但似乎这种事情作为一府之主的他,有权利知道这些事。

“主人…”

“嗯?”

“我…”

看着容芷然辰一脸的淡然,她很为难,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毕竟这是有伤男人自尊的事。

容芷然辰美丽的双眸看向小四,在夜空中显得这般独一无二,伸出手整理了一下她的披风,柔声道:“想说什么,说便是,本王恕你童言无忌!”

“噗嗤~”小四听后忍不住笑了,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主人说话也有这般幽默的时候。

想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其实宁依儿和容芷羽寒…他们…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的秘密…”

不知该怎么开口,她并不是想挑拨离间,而是她觉得他有权利知道,但这事确实让人很难启齿。

容芷然辰似乎知道小四要说什么一般,点了点头,依旧淡淡的回答:“知道!”

小四眨眨眼,主人知道?小四再确定性的问:“我是说他们之间关系不同寻常…”

“知道!”依旧回答的很淡然。

小四吞了吞口水,心想,主人这般淡定,是没理解清我的意思,再次小心翼翼的说:“他们之间似乎有做…苟且之事…”

“知道!”

小四不敢相信的眨眨眼,他居然什么都知道,竟然还这般淡定?

“那又如何?”容芷然辰笑着问。双眸看向小四,眉间笑着告诉她:“王府的一草一木都瞒不过本王的眼睛!”

“那你还不生气?”被人带了绿帽子,居然还这般淡定?

“为何要生气?”在他容芷然辰的世界观里,不会为任何不值得的人浪费任何情绪。尽管是皱一下眉,他都觉得是在浪费。

“小四彻底无语,彻底佩服这个男人,果然是心如止水,够淡定!

容芷然辰突然凑近她的双眸,认真且带着邪笑道:“但若换做是你,本王会毫不犹豫的杀了那个男人。”

他说的很认真,但却又好像在开玩笑,但足够让小四打个哆嗦。

“别胡说八道,我可没她们这般寂寞空虚冷!”小四不服的扁嘴,她讨厌将自己与那些女人做比较。

“所以你最好跟白绎保持距离,若再被本王发现他赠送东西于你,本王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尽管与整个晓月国为敌,本王也在所不惜。”他第一次这般严肃性的警告她,也将会是最后一次。

“我说了,他不是特意赠送东西给我,而且我跟他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你何必爸说的这么严重?”小四呵呵笑着讨好这个看似已经已经生气的男人。

果然这个脸色说变就变的男人身子慢慢凑近她,认真道:“他未必只把你当做普通朋友。”

“啊?”小四尴尬的张大嘴巴,嘿嘿笑着,不知如何作答下去。

“记住本王的话没?”他的额头顶着她的额头,认真的问。

小四眨眼乖乖的点点头,其实,从头到尾,她都只不过把白绎当成是一个普通朋友而已,小四为了缓解这冰冷的气氛,笑着摆摆手道:“放心,放心,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天…”

“本王可是认真的!”没错,从他那双深邃的黑眸中看到了认真。

“哦!”轻轻哦了一声。

他很霸道,有时候甚至很无理,但她却仍然乖乖的听他的话,只因为他是自己的主人么?

“一个人,背叛另外一个人很容易,从头到尾,本王可以接受全世界的背叛,唯独你不行。”容芷然辰最后的这句话,每一个字他都说的很认真,咬的特别重。

别人与别人如何,他管不着,但小四绝对不行。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