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2-07 17:13:33   字数:2100字

“所以你现在…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他的完美的侧脸,她不明白,为何要容忍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暧昧,只因为他不爱她?

容芷然辰双眸看着小四,眼神中带着点无奈,点点头告诉小四:“宁依儿本身就是太子安排在王府的眼线,本王何必在意?”

眼线?

难怪第一次见太子与宁依儿之时,感觉他们两个人关系不一般。

“宁依儿本身就是太子身边的贴身丫鬟,三年前设计推给本王,三年前本王势力太弱,不便与他反抗,只能顺从,收了那个女人,若本本分分做个花瓶,本王且不会动她,若她不本分,本王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听到这,小四这才明白,原来宁依儿一直都是太子的人,那看来宁依儿与太子勾搭一起也是正常之事。

“那绿俄……”

“在本王眼里,都是太子的贱婢,本王何必在意她们之间的事。”小四瞬间明白,那些人一切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肮脏事,容芷然辰实际知道的一清二楚。

“王府中,太子眼线甚多,不单单只是一个宁依儿和绿俄这么简单。”他的口气中透露着点无奈。

“外表光鲜的辰王府,实际情况只不过是一个空壳,王府上下多少是太子的人,本王自己也数不清,当然本王也无需去管他们,这些都只不过是太子的把戏而已,本王并未放在眼里。”

小四也此时才明白,容芷然辰虽然身为王爷,虽然远离深宫,却也依旧生活在他人的监督之下,也少不了明争暗斗,少不了提心吊胆。

这就是皇族之间的尔虞我诈!

“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小四看着一脸无奈和淡然的容芷然辰,这才明白,原来容芷然辰并不是像外人传说中的那般“无能”和“废物”!

“走,跟本王去枫树林!”

“啊?”

小四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容芷然辰紧抱住了小腰,利用轻功,从屋顶直接往琉璃院的枫树林飞去。

第一次感受到他怀抱的温暖和夜风的清香,还有如此近距离的欣赏他的完美侧脸。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淡淡的香味,让她觉得很安心,紧紧抱着他的腰,依偎在他身前,这种莫名的幸福感,从未有过。

再次来到枫树林,再次接受容芷然辰的魔鬼训练。

次日

小四刚从琉璃院走出,正准备进厨房,却发现厨房内除了绿俄一个人,别无他人。

看着绿俄左看右看,心里怀疑的想着:她怎么偷偷摸摸的?

想到这,小四躲在门边,亲眼看着她将一包药放进碗汤里,小四心里再次疑问着:“难道她这是想要报复宁依儿?”

绿俄再次偷偷看了看周围,见没人,这才端着一碗汤一本正经的走出厨房。

小四立马找个地方躲起来,小心翼翼的跟随在绿俄的身后,她倒想凑凑热闹,看看她们主仆二人又是如何上演两人转。

跟着绿俄走了好一会,小四看了看周围,才发现这条路并不是走向碧兰院的路,那她这碗汤是端给谁喝?

莫非…

小四心中一个念头闪过,继续跟着绿俄。

最后绿俄来到一处凉亭内,小四发现凉亭内容芷羽寒坐在那。

这凉亭的周围杂草丛生,平时王府的人也不会来这,或者是王府被遗落的某处。

她想杀容芷羽寒?

小四看了看四周,这很偏僻,也没有一个人,如果不是今天跟着绿俄,她还真没发现,王府居然还有这种偏僻的地方,应该是荒废了挺久的别院。

“绿俄见过太子?”

绿俄微微俯身,容芷羽寒闻其声音,立马起身接过绿俄手中的托盘,一把将绿俄拉进怀里,心疼的摸着绿俄额头上的伤疤,心疼道:“这是她打的?”

绿俄慌张的摇头,解释着:“不是的,是奴婢自己不小心摔的…太子千万不要说是王妃…”

绿俄嘴里虽这么说,但她的潜台词确实实在在的在告诉容芷羽寒,自己脸上的伤,都是拜宁依儿所赐。

“你不用多说,她是什么脾气本太子心里明白的很,其实你我之间的事,就算被她发现又如何,将来收了你是迟早的事。”

听到容芷羽寒的这番话,绿俄心里得意万分,却没有表现出来,嗲声嗲气的说道:“王妃才有资格当太子妃,奴婢只是个小小的奴婢……”

“哼!太子妃?”容芷羽寒冷冷笑了几声,将怀里的绿俄推开,很直接的说道:“她是辰王的女人哪有资格做本太子的太子妃?”

绿俄听到这,心里有些得意,但听到容芷羽寒的下一句话,心更是冷。

“当然,你也只是一名贱婢,能收你做小已经很宠爱你了,你自然也是没有资格做太子妃的。”

绿俄看着眼前的男人,尽管心里再难受,也只能强颜欢笑的点头:“太子说的是!”

心里却早已经怨恨万分。

“只要绿俄听话,收了你是迟早的事,好好伺候本太子,本太子很快便把你从你家王爷那要回太子宫,如何?”

“谢谢太子厚爱!”脸上露着柔笑,这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她要的可是不是当个妾妃这么简单!她要的是那个千万女人都想要的“太子妃”!

绿俄将汤端给容芷羽寒,柔声道:“这是绿俄特意为太子殿下准备的汤,补的很,趁热喝了吧?”

接过她手中的汤,仔细闻了闻,确实很香,满意的笑着说:“还是绿俄最细心。”

说着,便一口气将汤全部喝下去。

小四看着凉亭内的两人,有些不解!绿俄在搞什么鬼?

还没等小四想明白,便看到容芷羽寒整个人倒贴在绿俄胸怀,嘴里说着暧昧露骨的话。

虽然平时容芷羽寒的行为也很猥琐,但今天的行为举止似乎更加不正常。

小四发现容芷羽寒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

看着凉亭内大胆卿卿我我的两人,小四敢肯定,绿俄的汤有问题,容芷羽寒脸色不对劲,他的行为举止似乎也有点不太对劲,难道这药?

凉亭内的两人大胆的坐着各种龌龊之事,还好这地方偏僻,平时也少有人来。

绿俄啊绿俄,你为了翻身,为了荣华富贵,也真是够拼了,难道你忘了昨天你家主子是怎么“伺候”你了的吗?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