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娃娃鱼   更新时间: 2017-11-08 13:12:01   字数:2031字

“王爷莫误会,我只是来王府感谢你那晚的款待和照顾。”他不想让容芷然辰误会小四与他之间的关系,这种误会对小四而言,有害无益。

“哦~”容芷然辰故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一名奴婢端来一壶茶,容芷然辰主动拿过茶杯,给自己和白绎倒了一杯茶,眼神示意让白绎坐下,并递给他一杯茶。

“辰王爷,其实我跟小四只是普通朋友,别误会。”白绎继续解释,来自男人的直觉,他知道容芷然辰在吃醋。“小四是个不错的姑娘,本太子敬重她,只是单纯的想与她做个朋友。”

不让任何看出自己情绪的容芷然辰只是淡淡的笑着,轻轻泯了一口茶,双眸看着前方,没有回答他的话。

“毕竟她…真的很有趣!”这是白绎的实话,他向来如此,从不惺惺作态,他明知道对方对自己有敌意,但他仍然希望能与他坦诚相待,希望与他做朋友,因为他是小四最在意的人。

容芷然辰优雅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再是从怀里拿出白绎曾经送给小四的玉佩,放在桌子上,笑着说:“本王知道这枚玉佩对晓月家族意味着什么,如果本王没有猜错,只有太子认定的太子妃才有资格拥有这枚带有白姓和画着火凤凰的玉佩。”

白绎身体微微一怔,他说的确实不错。

容芷然辰见白绎没有说话,继续说道:“唯有太子妃才有资格拥有的玉佩,晓月太子却毫不犹豫的将它赠送于本王的侧妃,本王不知太子这是大方任性还是别有它意?”

“她是本王的侧妃,晓月太子应该要保持距离,你这枚玉佩更应该容给你应当赠送的人,而并非是本王的侧妃,若不然,本王很难保证日后不会与整个晓月为敌。”

听完容芷然辰的话,白绎竟然不知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容芷然辰竟然会为了小四,不惜与整个晓月为敌,倒也可以看的出来,容芷然辰对小四的一片真心。

那日,当听到小四说需要东西交换之时,他便毫不犹豫的将贴身玉佩于她交换,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何会那样不假思索的做出这样的选择。

“你很在意这些?”白绎选择避开这些问题,反问道。

“如果你真的很在意,为何还要供着她当侧妃,却又要让她做下人该做的活?”

“你是说做饭?”容芷然辰挑眉问,嘴角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双眼半眯笑着问:“两夫妻生活,娘子为相公做这些活,天经地义,本王觉得很幸福,相信本王的侧妃也是如此。”

白绎愣了愣,容芷然辰说的没错,两夫妻生活本该如此,而自己一心追求的平淡夫妻生活,也不过如此。

“王爷说的是,白绎日后会与小四保持距离,但小四在我白绎的心里,仍然是朋友。”白绎会努力隐藏自己对小四的情愫。小四身边能有容芷然辰,或者已经足够,而自己的情感,或者对任何人而言,都是多余的。

“公子,是时候回去了,太子那边有点事找你。”子涵突然出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容芷然辰眼眸中一丝异样一闪而过,笑着说:“既然晓月太子这般忙,那本王就不多做叨扰了。”

白绎礼貌性的笑着点点头,对着子涵道:“我们回宫吧!”

容芷然辰看着白绎离去的背影,一脸的云淡清风瞬间变得复杂。他想要尽快结束这一切的尔虞我诈,或者说是为了她,这种念头一闪而过,随之不见。

次日皇宫内

“白绎,近日在皇宫是否住的一切还算习惯?”

“天壹国以礼招待,白绎心里自然很是感激。”

坐在后花园凉亭处的白绎和容芷羽寒两人一边喝着淡酒,一边闲聊着。

容芷羽寒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碍事的子涵,再看向白绎,委婉的问:“我有要事与白兄说,能否……”

白绎顺着容芷羽寒的眼神,撇了一眼子涵,对着容芷羽寒笑着摆手道:“无妨,子涵是我的心腹,太子有话说便是。”

他可没有像容芷羽寒这般自来熟,开口闭口一个白兄,在他记忆中,他们的关系似乎并没有这么好。

既然白绎都这么说了,那容芷羽寒也就开门见山了,直接提起借兵之事。

“不知白兄何时愿意把兵借来,我也好早日做好准备。”毕竟白绎也来天壹有一段时间了,而白绎对借兵一事也是迟迟未动。

白绎听后笑了笑,其实他是真心不想借给这个野心勃勃的太子,奈何父皇那边一直说不通。

白绎喝了一口酒,站起来,背对着容芷羽寒,双眼看向湖面,认真的说:“借兵一事好说,只是条件我需要变一变。”

容芷羽寒不解,这世上还有比娶容芷柔更诱人的条件吗?

虽然容芷柔不是皇家亲血脉,但在父皇的宠溺下,尽管是一个女儿身,也分了几十坐城池的封地。

但容芷羽寒却不了解白绎,这些权利名利对他而言,根本就是一文不值。

“我想要辰王爷的丫鬟小四姑娘,不知太子能否做到?”白绎转过身,笑着认真说。

“这…白绎为何会突然有这种想法?…”容芷羽寒有些为难,他没想到,白绎竟然要那个丑女人。

而一直站在一旁的子涵,脸色也稍微闪过一丝异样,不过对于子涵而言,公子做什么决定,她尊重和服从便是。

“怎么了,你堂堂一位天壹国太子,向辰王府要一个丫鬟,很难吗?”白绎问道,不过看容芷羽寒的神色,似乎确实有点难。“算了,我也只是开个玩笑罢了,若真那么为难,太子不必放在心上,随便说说而已…随便说说而已…”

随便说说而已,真的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吗?

他白绎并不是想为难,只是占有欲突然发作罢了,若小四在容芷然辰身边能够幸福,他又何必会为人所难?

容芷羽寒点点头,他承认,这一点,暂时他无法完成,容芷羽寒将昨夜探报得来的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白绎。

娃娃鱼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