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未语   更新时间: 2017-11-11 15:10:50   字数:3052字

曲然不说话,她已经习惯了在解释不清的事情上沉默。

但有时候沉默,往往比狡辩更气人,曲华顿时沉下声来:“说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和靳锌择在一起。”

“没有!”不过只是暂时没有,她还不清楚她对他的感觉是不是喜欢。

曲华撑着双臂坐起:“然然,他曾经是乐思的未婚夫,不管他们现在关系如何,你都不能跟他有任何瓜葛……”

“就因为他是曲乐思的前任?”

曲华顿了顿:“不完全是,因为这关系到公司。”

“那你当初怎么不说?当初我因为她跟靳锌择解除婚约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他是我的前任,曲乐思要不得?那个时候公司业绩下滑那么多,你怎么没有考虑这些?”

目光再一次扫过曲华身边的女人,自嘲的笑了笑:“就因为你身边的那个女人,你眼里从来没有我妈,就因为曲乐思喜欢靳锌择,我就必须让给她,是,你爱我,宠我,但我要的不是这样,我想有一个正常的家庭,我希望我爸爱的女人是我妈,而不是别人母亲,你能了解吗?”

“姑姑是姑姑吗?她是爷爷捡回来的孤儿,她是你曾经的恋人,你跟我妈结婚生子,却把一个曾经的恋人时时刻刻带在身边,把你妻子扔在空荡荡的别墅,让她做名义上的董事长,她不争不抢不奢望,你是不是就觉得一切理所当然。”这些话几乎是吼着说出,如果不是病房隔音比较好,想必早就进了门外那群记者的耳朵里。

这一瞬,她仿佛脱了缰的野马,彻底放飞自我,颠覆了她平时在她们面前乖巧的模样。

“够了,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爸……”

她不出声还好,一出声就像是一条导火线,曲然如冰的眼看向曲珍:“我跟我爸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还是说这些年当小三的女人都跟你们母女一样这么心安理得,理直气壮?”

曲珍听到她的话,啪的一巴掌的甩了上来,随后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整个人抖了起来,伸手想要摸上曲然的脸:“然然…姑姑不是……”

“你闭嘴,姑姑?家谱上有你吗?这一巴掌加上二十年的退让,足够我还清你当初因为我被开水烫的人情了吧?”曲然推开她的手,冷视着她,当年她还小,在家里玩的时候听到了茶壶在响,她好奇就去看,结果不小心摔倒,那壶茶水也摔落下来,曲珍为了护她,茶水刚好烫在她的肩上,留下一片烫伤。

“然然……”李芩走过去拉过她,抹掉她嘴边渗出的血迹,抬头看向曲珍,眼里没了平日的温婉:“曲珍,然然是我女儿,我都舍不得碰她一下,但这件事我不打算追究,就像然然说的,这次这一巴掌,还了你当年救下然然的人情。”

“但你记住,你们对她做的事,足够在烫你十次八次。”

话落,看向一旁同样错愕的曲华,对曲珍道:“这些年你一直跟在他身边,我知道你爱他有多深,离婚协议我早在然然出生时就已经写好了,就放在我跟他的卧室抽屉里,如果他想离婚,就签了。”

这是李芩第一次在他们面前说这么多话,也是第一次,让曲华觉得她是真的不愿意跟他过了。

“你真愿意……”曲珍有些难以相信,这个她想法设法想要得到的机会,如今这么轻易的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不用不相信,我的性格他最清楚。”

曲乐思见时机正好,便插话道:“舅舅,这次然然跟靳锌择的事情,必定会给公司带来不便,而且现在正是公司争利的时候,这样的绯闻,很容易对公司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曲华明白她的意思,低着头神色不明:“然然,公司还跟上次一样暂交给乐思管理。”

“好…”不等曲然回应,李芩已经帮她做了选择。

“然然,你爸他累了!”李芩拉住想要再说什么的女儿,带着她离开病房,好在这时门外的记者已经被保安驱离。

两人回到车上,医院距离她们越来越远,曲然看向李芩:“妈……”

“然然,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个时候说出离婚的话,确实有些过激了。

曲然目光直视着前方,在一个红灯下停下:“妈,你爱我爸吗?”

李芩摇头,目光飘远,其实她也不知道,只是看到那个人跟曲珍站在一起会不舒服,但又觉得,他俩就该站在一起。

她和曲华结婚,本就是两个人年轻时的一时冲动。

曲然再次沉默下来。

回到家里,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母女俩很少这样坐在一起,现在有时间了,却又没话可说,心里同时牵挂着住在医院的曲华。

见李芩坐在那里发愣,起身在她身边坐下,伸手抱住她:“妈,我问过医生了,只要伤口不发炎,尽管好的慢,还是可以慢慢恢复的。”

她不会安慰人,只会一下下的拍着她。

李芩知道她担心自己,朝她笑了笑:“妈知道,你累了吧?去楼上睡会儿,妈去给你做饭。”

母亲习惯自己做饭吃,曲然一直知道,也知道这个时候她俩在怎么担心都没用,所以便点点头,起身上楼。

熟悉的卧室里,没有什么泰迪熊布娃娃,有的只是上百个琉璃瓶,里面装满了她童年的日记。

瓶口没有被人拆封,像是千百个秘密,完完好好的保存了十多年。包括了,年少时那个少年的秘密。

骗子,明明说过会回来找我的……

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曲然拿出来接起:“喂?”

“然然,是我。”凯萨激动的声音传来,像是开了免提一样。

“你婆婆没事了?”接到好友的电话,这无疑是件开心的事。

“嗯……是这样的,我婆婆之前不是说身体不好,所以才急急让我们回来,回来之后,才知道她老人家在装病。”凯萨说着,拍了拍窗前的风铃:“然然,我还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你想不想听?”

听着电话那边好听的风铃声,和凯萨熟悉的嗓音,曲然的心情渐渐好了起来:“你要是忍得住不说,我就不听。”

“好吧,我承认我忍不住,是这样的,我前几天回来才发现,原来靳锌择和穆迟的家都在法国,而是他们的母亲还是好朋友,不过呢,她们其实是有三个人的,本来约好一起去中国,但是去了中国之后,回来的只有两个人。”凯萨越说越带劲,到最后习惯性的猜了起来:“你说那个人为什么去了之后就没回来?”

“可能是觉得中国比那边好吧。”

“我觉得不可能,她家人都在法国,这么多年了,她竟然一次都没回来过。”

“………”

“还有,他们的母亲是好朋友,他俩应该也认识,可是我上次看到他俩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两个陌生人。”就算是第一次见,也不可能那么陌生,这也是一个可疑的地方。

“早提醒过你平时少吃点鱼脑。”

明知道她是在变相的说自己榆木脑袋,凯萨也不在意,只是看着窗外开心的笑道:“然然,你要是有空,就来看看我吧?”

法国虽然不错,但她没有朋友啊。

“明天!”她最近,的确没有什么事情做,爸爸那边……她暂时不想过去,因为曲乐思母女在。

凯萨以为她在逗她,也没当真,两人聊了一会儿,便挂了电话。

翌日

当曲然穿着一身白色毛绒大衣出现在法国某机场的时候,凯萨已经在不远处站着了,见她从里面出来,走过去抱住她:“然然,你真来了,公司这几天不忙吗?”

“忙,但不需要我忙!”曲然笑着回应,太阳已经落下,满路的霓灯打在两人的身上,都有各种说不出的惊艳。

一个妩媚动人,一个清新淡雅,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

“对了,明天我婆婆生日,你要不要去看看?”凯萨一边问着,一边驱动车子。

知道她是要带自己去她家,曲然转过头,对她道:“我已经订了酒店,一会把我送过去就好,明天是你婆婆的生日,我一个外人不方便参加,那样很不礼貌。”

“大老远来一趟,住什么酒店?”凯萨瞪着她,有些生气。

曲然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耐心的解释:“凯萨,那里毕竟是你婆婆家,我去不方便。”

“那好吧,这么晚了,吃了饭我在送你回酒店!”凯萨带着她来到一家火锅店,转头看着她:“你胃不好,而且第一天来,今天晚上就先吃这个吧。”

曲然嗯了一声,跟着服务生走到一个房间,这才问:“怎么都是中国人?”

凯萨点完菜,看了眼看起来很有中国风的房间:“我听说这家店老板有交流障碍,所以就只收中国人做员工。”

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开店,曲然不由想见见这家店的老板了。

十分钟后,一个服务生就慌慌张张跑来,没有敲门就进来了,语气着急的问:“那个打扰一下,请问你们能不能换个房间?”

未语说:

萌新路过,有票票的支持一下,么么哒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