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未语   更新时间: 2017-11-18 22:46:52   字数:3034字

小家伙看到她,立马跑过来跟她打招呼:“舅妈。”

这个称呼,不免让曲然有些不自在的看了看身边靳锌择,就连不远处的凯萨,也第一时间朝她看了过来,眼神在两人之间徘徊。

“舅舅,妈咪说她跟爸爸有话要说,让我跟着你和舅妈。”小家伙指了指不远处打电话的女人。

“嗯,舅舅有事要忙,你跟着舅妈。”

“好!”小家伙立马答应。

曲然低头,这小鬼总让她有种被算计的感觉,于是不说话,走在前面。

“舅妈。”跟在她后面的秋钰凌小朋友拉了拉她的衣角,垂涎若渴的盯着不远处的甜点。

曲然将他抱起来:“想吃?”

“嗯。”小家伙连忙点点头。

穆俞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穆家这场生日宴办的也是大张旗鼓,几乎能请的人都请来了。

七星级大酒店上下两层,全部都被包了

下来,铺张奢华到令人咋舌。

曲然带着小家伙一过来,几乎就引来了酒店里所有的目光,这股不小的骚动,还是引起了有些人的注意。

也让曲然意外的看到一个老熟人,当女人走过来的时候,曲然正在给小家伙拿一块蛋糕,抬头时才注意到身边的人,而后缓缓一笑,没有言语。

“你,你,你是曲然?你怎么会在这里!”女人一身黑色小礼服,画着浓妆的双眸里写着诧异。

曲然挑眉,也认出了她:“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呃,然然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看到你我太高兴了。”女人收起了脸上的惊愕,柔声细语的说:“我一直以为你还在生我和延森的气呢。”

曲然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淡:“你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

女人一愣,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攥了攥拳头,面带媚笑:“然然,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嚣张,一样的傲气,像你这样,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你这性子,也该改改了。”

语落,便扭过身去,朝着远处正在和人交谈的延森招招手,软软的语调好像撒娇:“森,你快点过来。”

30岁的延森是贵圈公认的高富帅,今日的他身着一套白色西装,更是为他平添了一股儒雅。

不过他的本性却和这副行头相驳。

“然然?”延森显然也很吃惊,嘴巴张了张:“好久不见,来,我敬你一杯。”

还没等曲然说话,秋钰凌小朋友就啪嗒一下将蛋糕扔在了那一身价格不菲的白色西裤上,带色的奶油恰恰在哪一块凸起的部位,这一变故,惹的全宴会的人跑过来围观。

“叔叔,你的小鸟变大了。”小凌朋友很无害的咬着手指,怯怯的看着黑下脸的延森,害怕的所在曲然身后。

延森的脸色很好看,满腔的怨气因为周遭的人口众多,只能咬着牙说:“这小孩真会开玩笑,呵呵,叔叔这里一直都这样。”

小家伙看了看曲然,挤出几滴眼泪:“妈咪,叔叔好吓人,呜呜呜……”

曲然一懵,这孩子叫她妈咪?

这里虽然大多人听不懂中文,却也有不少中国人,此刻看着延森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

李鑫见场面越来越乱,扯出了一个牵强的笑容:“然然,小孩子要教育好,怎么能胡言乱语呢,有空帮他请个家教老师吧。”

小家伙小脸一冷,伶牙俐齿:“欺负小孩才是没有家教。”

“你!”李鑫气的全身抖,转身大声道:“安保呢?把这小孩给我带出去。”

“我看你们谁敢动。”见状,不远处的凯萨一手揽过小家伙的肩,环视了周遭一圈:“两位好大的气势,也不看看自己待在什么地方,连小孩子都敢欺负。”

“我倒要看看谁要在我这里闹事!”凯萨的话音刚落,身后就响起另一道嗓音。

几人朝着说话的人看过去,就见今夜的主人公穆迟的母亲站在不远处。

见情况不对,延森只好赶紧解释:“穆夫人,这都是误会,误会。”

“对啊对啊,都是误会。”李鑫一边说,一边笑眯眯的走过去挽上曲然的手:“我和然然这么好的朋友,我怎么会欺负她呢,我们在开玩笑呢,大家误会了。”

曲然柳眉微拧,不言的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挪开,而后掸了掸身上的衣服,再看了看满屋子等着看笑话的宾客们:“确实是个误会,只不过李小姐似乎做的过分了些,连保安都叫出来了,我儿子都被吓哭了。”

小家伙一听,立马配合的掉了两滴眼泪。

李鑫只歹赔笑,胸口堵着一口气:“这事是我冲动了。”

穆夫人也不想在自己宴会上闹出什么事,摆摆手:“既然这样,大家就散了吧”

宴会还按流程继续着,曲然牵起小家伙的手,见他掌心沾满了奶油,就把跟穆迟在一起

的靳锌择叫过来,让他带小家伙到洗手间清洗一下。

一大一小刚一进去,曲然也进了女士洗手间,打开水龙头,一抬头见李鑫在自己身后环胸看着她。

曲然没有出声,将手伸到自动吹干机下面。

李鑫扭着腰走过来,对着镜子边补妆边说:“曲然,你别以为认识那个女人,你就赢了我……”

曲然挑了挑眉头:“你以为我会在意?”

“呵!”李鑫狠狠的踩了一下脚上的恨天高,合上手中的定妆粉走了出去。

谁知,她刚刚走回大厅的转角处,就被迎面走来的男人所震撼住了。

男人一头黑发,棕色的眸深不见底,脸上是一抹温柔的笑,一眼,就让人移不开眼。

只是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优雅的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小鑫,你怎么才回来。”延森可惜的叹了一口气,招她招招手说:“我还想介绍靳先生给你认识呢。”

李鑫疑惑的看他:“靳先生?”

“就是刚刚离开的男人,他不仅是一名出色的调香师,还是我的投资商。”延森看了眼男人离开的方向,神神叨叨的说着:“等一会宴会开始了,你一定要和他好好打招呼。”

李鑫摇了摇延森的手臂,柔声细语的撒娇:“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转角处的靳锌择听到这段话后嘲讽的笑了笑,没有眼镜遮挡的眸散出危险的光芒,在曲然出来的同时,那抹危险也尽数散去。

“小凌呢?”曲然颇为意外看着本该跟小家伙在一起的人,目光对上那双深邃的眸,等等,他没有眼镜吗?曲然顿了顿:“你今天怎么没有戴眼镜?”

男人眯了眯眼:“你现在才发现?”

“我昨天可能没睡好,所以没太注意。”曲然干笑两声。

靳锌择一下抓过她的手臂,将她压在墙上,身子微低:“然然,你应该多看看我!”

他的手臂支在她的头顶上,曲然不由的脸上一热:“你不是跟小凌在一起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他在他妈咪那边,我听说有人欺负咱儿子,过来问问你。”靳锌择的话似真似假,却无比暧昧。

曲然勾唇,没有全信,先是推了推他,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拽住他的衣领说:“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你就一点也没注意到?”

“嗯?”靳锌择感觉着手下细腻的肌肤,眸色暗了下来。

曲然抬眸:“靳锌择,你活该单身这么多年!”

靳锌择一愣,然后抿唇浅笑,眸底流光微转:“你在生气?”

“没有。”曲然扭过头。

男人轻笑:“没有?”

下巴被擒住,她的脸被迫抬起对上那双深不见底眸子。

靳锌择没有说话,身体再次压了下来,唇也狠狠的附了下来,这一次,他并不是只是吓吓她。

他的吻技熟练且疯狂,仿佛是在释放什么一样,舌在她的口中来回游走,吸取着她的气息,手滑过她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一只手刚好的覆盖的柔软……

曲然眉头紧锁,抬手就要推开,可是所有的力气因为被困在墙上而减了一半,男人抽出垫在她头下的手掌,熟练的将她的两只手在背后反握,两腿更紧紧的夹住了她的双腿,避免她偷袭。

曲然抓紧男人的西装外套,整个人剧烈的抗拒了起来。

直到他觉得够了,才大方的松开她的手。

“呼!”长久的气闷让她的小脸通红,双脚也失去的力气,只能靠在男人身上剧烈的喘息。

“然然。”靳锌择低沉沙哑的嗓音缓缓想起,隐隐带着几丝清凉:“这只是零头。”

语落,他微微偏头弯腰,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我希望那个时候,你可以乖点。”

曲然瞪了他一眼,摸了摸蠢,一声不吭的越过他。

靳锌择一言不发的跟在她身后,舌尖轻舔过薄唇,嘴边绽出一朵轻佻的笑,与他的气质毫不相符。

两人回来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凯萨见她面带春色,唇瓣微肿,马上双眸一亮,凑过去咬耳朵:“老实交代,你刚刚干什么坏事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洗手间。”曲然一副君子坦荡荡的迎上她猥琐的目光,面部表情丝毫没有变化。

未语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