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未语   更新时间: 2017-11-19 23:26:27   字数:3012字

她这样子,不由让凯萨觉得自己胡思乱想了,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据我多年的工作经验来看,那分明就是私会情郎的证据才对啊,怎么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心虚呢?”

曲然继续波澜不惊的在一旁听着,看不出半点心虚来。

李鑫走过来,装模作样的将她的手臂挽起来,凑到她耳边咯咯的笑道,声音很低:“曲然,跳舞不是你的长处,别硬撑。”

曲然望向某处,疏雅的笑了笑:“那可不一定。”

就在她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舞曲变了,变的的婉转低沉,轻灵悦耳,如同流水般响彻了整个大厅。

李鑫顿着她的视线望去,便看到靳锌择现在不远处,目光温柔。难道说刚刚擦身一过的时候,他对她产生了好感?李鑫看着朝她走过来的男人,心想,难道他是想邀请她跳舞?他是延森的合作伙伴,应该会邀请她跳舞。

想着,李鑫激动的咬了咬唇瓣,刚打算将手递过去,就见男人从她身边掠过,手臂在上空划了个圈,然后落在曲然面前:“能请你跳支舞吗?”

“荣幸之至!”曲然轻轻一笑,宛如夜昙。

靳锌择没有再说话,伸手拦住她的腰肢轻轻一带,便将她带进了舞池中央。

普通的交际舞,由他跳起来却多了份赏心悦目,举手投足间都带着绅士风度,绕是曲然不会跳舞,也没有出一个差子。

李鑫愤愤不平的看着翩翩起舞的两个人,狠狠的跺着脚,怎么会这样,那个高傲的女人到底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勾引到那个男人的。

两人这一段小插曲,让一旁的凯萨看足了戏,先是从震撼中清醒过,伸手推了推身边的穆迟,眼里闪过一丝光耀:“老公,你猜他俩谁上谁下?”

男人并没有去看不远处的两人,而是目光灼热的看着她道:“喜欢在上面的女人恐怕没有几个。”

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凯萨抬头:“怎么,被我压你很不满意?”

“没有,我很满意。”

得到满意的答案,凯萨再一次把心思全部放在了舞池里的曲然身上。等等,那个男人在干什么?

“他竟然敢把他的手放在然然的腰上!”凯萨两眼放光的看着两人。

秋钰凌小朋友在一旁白了她一眼:“舅妈怎么会认识你这么蠢的朋友,你见过哪对舞伴是分开跳的?”

分开跳的不叫交际舞,叫单人秀好伐?

“去,小屁孩一边去,你懂个屁,你瞧你舅舅怎么看都是个色狼。”凯萨把他的小脑袋推开,继续对着舞池虎视眈眈。

靳惜敏看了眼被推开的儿子,她能感觉到,儿子今天心情很好。

靳锌择自然发现到了这火辣辣的视线,更加肆意的将大掌紧了紧,靠在曲然耳边吹气。

曲然感觉到耳后一阵温热,微微挪了挪头:“刚才太招摇了。”

“还好!”无比自恋的话从他口中说出,却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倾身将脸埋进她的脖颈,深吸一口气,呢喃道:“你好香。”

曲然红了脸,伸手推推他:“你靠我太近了。”

“你说如果我也像吸血鬼一样照着你漂亮的脖子咬下去,会怎么样?”靳锌择说的轻佻,漂亮的桃花眸带着流光。

曲然身子一愣,随后轻笑:“没想到你居然还信这个?”

男人看着她,站在吊灯下的他看起来妖艳危险:“那你怕吗?”

他突然伸手过来,指腹轻轻地贴在了她的脸上,曲然颤了一下,回应道:“怕什么,就算你真是,给你吸就是了。”

微微勾唇,冰凉的手缓缓下滑,停在了她漂亮的脖子上:“然然这是愿意把自己奉献给我了?”

曲然深吸一口气,避开她的问题,将他的大掌拉过来攥在手心里:“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凉?”

靳锌择褶了下浓眉,没有说话。

那晚之后,靳锌择并没有对她做什么,好久没在见到他,竟突然有些不适应,曲然走进卧室,今天没有太阳,整个天空都灰蒙蒙的,屋内也昏暗的很,她没有开灯,横躺在双人床上茫然的看着手中的药瓶,然后看向落地窗外的树上,都说法国是个浪漫的地方,她怎么感觉不到?

再次看了看手中的药,闭上眼,也不知道那个那个男人怎么样了,这瓶药都搁在这里两天了,不知道他有没有配好新药。

而此时,让她挂念的男人确实坐在某家夜店的一角,淡淡扫了眼对面的人,温润的俊脸上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浅笑。

被他扫到人,脸色一变,低下头叫了一声:“靳总!”

靳锌择起身踱步走到他身边,语调清凉:“让你查的东西还没查到?”

“靳总,这件事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啊。”男人跪在地上,牙齿打颤的说:“上面派了人,那个小镇的人上上下下都不敢议论此事,我们都不知道具体生了什么,调查起来非常困难。”

靳锌择看着他笑了一声:“怎么,嫌我给你的酬劳少?”

“不,绝对不是!”男人两腿软,急急忙忙的解释:“像这种案件都属于警察的事,我一个小公司…”

靳锌择摇晃着掌心的高脚杯,整个脸被黑暗罩了起来,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如果我记的没错的话,你好像有个侄子在政府工作?”

“没错。”男人不敢有半点隐瞒,只是想到自己那个侄子,愁眉苦脸的说:“不过我那个侄子特别倔,公是公私是私,不管我怎么旁敲侧击,他都不会帮。”

靳锌择笑了笑,声音有些沉:“无非就是金钱肉欲给的少了,这点你比我懂的多,不用我开口教你吧?”

“是是是。”男人想了想,额头淌着冷汗:“我懂靳总的意思。”

“给你三天的时间!”

“好,我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他的话音刚落,男人便起身三步并做两步的跑了出去。

靳锌择看着他的背影,俊脸上是满颜的轻嘲之色。

半个小时后

某家酒店的房间门口,门铃没有响,只是门咔嚓一下被人关上,听到动静,曲然起身走了出去,看着站在门口的人,皱了皱眉。

看到她时,靳锌择眸底多了一丝幽光,摇摇晃晃的朝她走过去,中途好几次差点摔倒。

曲然过去将人扶住:“你喝酒了?”

“嗯,头晕晕的,想吐。”靳锌择顺势将下巴埋在了她的脖颈。

凉凉的触感让曲然微微一怔,褶了下柳眉,拿起房间的服务电话:“麻烦拿些冰水过来。”

“好的,请您稍等!”

“你先躺着。”曲然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拖着他来到床边,然后对着他说:“一会你喝杯冰水,在睡一觉,应该就不难受了。”

“嗯!”男人应了一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拉着她一块躺下。

幸好她及时反应过来,双手撑在床上,避免了倒在他身上的尴尬,只是似乎这个姿势,依旧有种难言的暧昧。

门外响起服务生的声音,曲然起身去拿冰水。回来时,刚好对上他瞳眸淡淡‘迷离’,有一种脆弱的美感。

此时的他微微眯着眼,睫毛又长又浓密,在眼睑下浅浅的扫了一圈浅影,俊美的脸,看似亲和却又不易亲近。

拧了拧眉,不由的怀疑,他真的是在头晕?为什么她却觉得,他的每一个眼神,都透着一股淡淡的慵懒。

似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靳锌择抬起眸来,微拧着眉,好似真的在忍耐那股不适。

“先把水喝了。”曲然叹口气,将杯子递给他,然后两手按住他的太阳穴,轻柔的按摩着。

她身上有股淡淡的沐浴液的味道,明明那么薄弱,可是他却闻到了,这就是每一个调香师要具备的嗅觉。

猛地伸出手臂,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然后将口中的冰块渡给她,就这样一推一拒下,那块冰就这么化了。

“你根本就没事。”这个表里不一的混蛋,温柔是装的,就连喝醉都是装的。

靳锌择慢慢摩擦着她的腰身,从後到前,感觉着那如丝绸一般的皮肤,略带指责:“你之前答应要给我的回报,这么久没有兑现,我担心你赖账。”

瞧,他那是什么语气?曲然有些哭笑不得的瞪着眼前的俊颜,分明是他自己一直没有来,反倒成了她的错:“你先让我起来,我不会赖你账的。”

靳锌择没有动,薄唇微微靠在她的耳边:“那我现在拿回我要的酬劳,应该没问题吧?”

‘你总是缩在角落,看着路口,却又不往回走,我站在你身后,挡住所有,只等一次回头’

一串铃声响起,曲然推开身上的男人,拿出手机,看了眼陌生的号码:“喂?”

“小姐,夫人今天突然晕倒了,现在在医院里,你快回来吧。”

那边响起佣人着急的声音,曲然心下一紧:“我知道了。”

“靳锌择,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曲然抿抿唇,像是下了一个决定:“有空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

未语说:

我就是这么随便的人啊,你们随便砸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