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未语   更新时间: 2017-11-20 23:37:55   字数:3170字

其实她有很多理由不把自己给他,但她没有。语毕,她便转身离开,没有去看男人此刻的表情,来的时候没有带东西,所以回去,依旧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带着。

靳锌择躺在床上,睨着她离开的方向,闭上眼,平息着被她轻易勾起的欲火。

……

在上飞机之前,曲然给凯萨打了一个电话,意料之中的,听到了某人暴怒的声音。

凯萨不是中国人,但中文特别好,生气的时候中文更好:“曲然然,你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说好的陪我玩几天的,这才几天你就回去了?”

“我在这里住不习惯,还是中国好一些,我在那边等你回去。”曲然走到登机口:“好了,我先挂了,回去之后我在给你打电话。”

凯萨看了眼挂断的电话,将手机扔在一边,突然想到一件事,便跑进书房,见男人正在工作,走过去合上他面前的笔记本:“穆迟,我记得你说靳锌择几年前去过一次中国对吧?”

“嗯!”

“还记得是几年前吗?”

“不记得!”

不记得?想了想,再次问:“那我问你,靳锌择还是处吗?”

“你对他很感兴趣?”男人冷硬的脸沉了下去。

“嗯,对……”话说一半,连忙改口:“不不不,我对他一点都没兴趣,我就是……唔…”

R市

当曲然回来的时候,天还未亮,直接来到市区的第一人民医院,按照佣人告诉她的地址来到病房门口,敲了敲门。

陪护打开病房的门,看了看她:“你是……”

“我是她女儿。”

“哦,快进来吧。”陪护让开路,让她进去。

曲然站在病床前,看了眼脸色苍白的李芩,转头对陪护问:“今天有人来看过她吗?”

“你母亲她刚住院,还没多长时间,除了你们家佣人,我没看到其他人,可能还不知道吧。”陪护一边说,一边给她倒了杯水:“你母亲她一直没有醒来,不过医生说没事,你不用太担心。”

面对她的关心,曲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对她道:“谢谢你照顾我妈,你要是困了,就去睡会儿吧,这里我看着”。

“这怎么好,我也是收了钱来照顾人的,怎么能就这么睡了。”陪护摆摆手,看了看窗外:“倒是你这姑娘刚从外地回来吧?我也听你们家佣人说的,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

“那麻烦你了!”曲然点点头,没有睡,伸手拉了拉李芩身上的被子,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握住她的手。

闭上眼,将脸贴在她的手背上,曲然想到了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

妈,你应该很爱父亲吧?不然为什么,你总是在他抱着我跟你说话的时候,笑的那么幸福。

第二天一早,曲然早早醒来,在护士给她挂点滴的时候,去外面的餐厅买了早餐,带到病房。

李芩似乎刚醒,见她从门外进来,惊讶的看着她:“然然?”

“是我,妈!”曲然笑着走到她面前,提了提手中的红糖饼:“喏,我带了早餐。”

“你这孩子!”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李芩无奈的笑笑:“你不是去找凯萨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要是再迟一点,你是不是要等病危了才通知我?”曲然扶着她坐起来,递给她一个饼:“你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跟我说?”

如果她早点说,她就更早一些回来,总不至于等她进了医院,她才知道。

“妈也没想到会来医院。”李芩一边吃,一边喝了口豆浆:“然然,这事你没跟你爸说吧?”

听到她的话,曲然渐渐冷下脸:“怎么,你没让阿姨告诉他?”

李芩摇摇头:“告诉他也没用,还不如让他安心养病。”

曲然:“………”

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李芩抬头看她:“对了,明天你回公司看看吧。”

“…………”

“然然,妈知道你不想回去,可公司毕竟是你爸幸幸苦苦创立起来的,乐思她刚去公司,肯定没办法管理好,如果你不回去看看,妈怕她………”

“妈,他自己都不担心,你担心这些做什么。”曲然打断她的话,又递给她一个红糖饼,缓缓道:“我会回去看看的。”

就算真的如她所料,她也是该回去看看。

知道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李芩不在说话,只是无奈的看了看她,自己的孩子,只有她最清楚。

中午的时候,曲然买完午餐回来,路过三楼的时候,来到某间病房门口,刚要推门进去,就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华哥,用不用我打电话让然然过来?”

不等曲华说话,就听到曲乐思不耐烦的说:“妈,这些天我都被那些记者烦死了,你让她回来我又要应付那些记者。”

“乐思,公司毕竟是然然一直打理,而且这些天她一直没有来过,你舅舅他……”

“是,这个公司她做了四年的总裁,我只是一个来了不到两年的副总,说白了跟助理没什么区别,现在舅舅病的这么严重,她跟那个女人来都不来一次,还要打电话才来,既然她不想来就不要来,反应公司没了她还有我。”曲乐思说完,似乎觉得还不够,低头对曲华问:“舅舅,这些年我妈为了你付出多少,您难道不清楚吗?”

透过门缝,曲然看着他躺在病床上,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从他的眼里,她看到了深深的疲惫,他瘦了,刚来医院的时候还带着微肿,现在竟然瘦的只剩下骨头。

隔着病房的门,曲然的手紧了松,松了又紧,最终还是转过身,大步离开。

刚走到电梯门口,就看见一个带着眼镜的医生从里面出来,看到她震了一瞬,随后问:“曲小姐什么来的?”

“刚来。”曲然实话实说。

医生推了推眼镜,略带严肃的走在前面:“这样……你跟我去趟办公室吧,我有事跟你说。”

曲然跟着他来到他的办公室,看着他像上一次一样递给她一份病历。

“是这样的曲小姐,你父亲他最近情况很不好,他的心情似乎很差,食量也很少,我有观察过他最近的状况,他的睡眠时间不足六个小时,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医生说到这里便不在说下去。

“我知道了。”曲然明白他的意思。

“那好,曲小姐先去忙吧,我也要去其他病房看看。”医生说完,便起身离开办公室。

曲然站在原地,想了良久,最终还是再次回到病房门口,推门而入。

“然然?”见到她来,曲珍显然有着惊讶,只是这份惊讶跟李芩的惊讶不一样,这份惊讶里,没有参杂一分惊喜。

曲然没理她,而且走到曲华面前,把手里的午餐递到小桌上:“我买了莜面饺子,吃这个吧。”

曲华看着她,眼里闪烁着激动的情绪,最终化成一抹慈爱:“坐吧。”

曲乐思看到他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舅舅,你之前不是说你不想吃吗?”

闻言,曲华的手一顿。

曲然抬头,与曲乐思对视:“你说这个?”

拿起小桌上的鸡蛋包子,曲然冷冷一笑,随手扔进床角的垃圾篓里,形成一道弧线:“我爸他不喜欢吃鸡蛋。”

曲乐思以为她故意这么说,冷哼一声:“你怎么知道,昨天还喝了鸡蛋粥。”

曲然走到她面前,捏起她的下巴,俯视着她的脸,声音沉冷:“曲乐思,我警告你别再给他吃这些东西,否则我不保证不对你做点什么。”

“不就是几个鸡蛋吗?还能有什么事,不爱吃不吃就是了。”曲乐思被她看的背脊发凉,扭着头想要挣脱她的钳制。

“另外,我介意你以后少来医院,我可不觉得对着你这张脸,我爸吃得下饭。”冷冷甩开她,走到一旁拿起纸巾来回擦拭着手指,仿佛刚才碰了脏东西一样。

“曲然,你不要太过分了。”现在华然已经被她掌控,一个快死的董事长她还不放在眼里。

曲然没去理他,而是低头对着曲华道:“我明天再来,你好好吃饭,不想听的话不要听,不想看的人不要看。”

曲华点点头,在她出去之前,开口道:“你妈她……”

曲然没有回头,只是看着握着门把的手:“她很好,希望你也好好的,不然谁来照顾我跟我妈?”

这句话,仿佛一股暖流,缓缓地淌进了曲华的心里,是啊,他怎么能就这么倒下,他还有妻子和女儿要照顾。

曲然走出医院,站在十字路口边,看了眼明媚的阳光,心情却不像这天气一样明朗。

“舅妈!”

远远的,曲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转过头果然看到小家伙敞着手臂朝她跑了过来,然后扑进她的怀里。

“舅妈,你跟舅舅结婚吧,这样小凌就能天天看到舅妈了。”

季寒站在靳锌择身后,嘴角抽了抽,是你舅舅天天能看到她了吧?

曲然抬头看他,只见他站在那里,笑而不语。

曲然蹲下身,与小家伙平视,捏了捏他婴儿肥的小脸:“你不上学吗?”

小家伙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和舅舅今天才回来,妈咪说让我明天在去。”

“舅妈,你在想什么?”小家伙见她眼神飘忽,伸手推了推她:“舅妈,你跟舅舅结婚好不好?”

曲然摇头。

“为什么!刚才我叫你舅妈你都回头了,你喜欢舅舅,为什么不跟舅舅结婚?”小家伙嘟着嘴,表示很生气。

未语说:

大佬们。我想写禁忌。但是上头不允许(???)?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