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未语   更新时间: 2017-12-03 22:12:09   字数:3132字

靳锌择站在床头,低头看着张嘴睡觉的某人,低头在那粉嫩的唇瓣吻了一下,然后抹点她嘴角那丝银丝。

捡起地上的的黑熊,嫌弃的扔在床角,这才离开房间。

——上午九点

华然的董事会议室里,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走进来的曲然,她的出现,像是把这群人漂浮不定的心,彻底提了起来,尤其是她是以R—bery总裁夫人的身份出场,半年被炒的沸沸扬扬的一对人,今天以众人猜想的身份站在这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曲然挑眉,将他们的震惊尽收眼底:“我出现在这里,你们很奇怪?”

“………”

如果半年前没有离开,或许不会奇怪,但是一个失踪了半年的人,突然出现……

见众人不出声,曲然也不打算等他们开口:“没话说,那就我说,半年前你们让自己亲戚儿女来坐镇,就是想让我放松警惕,也没想到我会查出他们的身份,在我离开之后,你们觉得没有威胁,所以就跟曲乐思一起接手华然,你们出钱,她来办事,现在,你们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公司。”

听出她话里的嘲讽,有人按耐不住的起身,一如那一年她刚入公司的时候,很是不屑:“是这样又怎么样,你想凭借R—bery打垮华然?”

“那样太累!”曲然摇了摇食指,看了眼跟在她身后的苏律师:“把东西递给他们看看。”

几个人看着她身后的苏律师,心理五味杂全,当面曲乐思用苏律师打了一巴掌,现在她用同一个人打了所有人一巴掌。

苏律师把手里的一叠的东西没人一份的递了过去,然后回到曲然身后。

“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无风不起浪,这些东西我可以不交给检察院,但我也有要求,撤股。”这件事揭发,这对他们以后有很大的影响,她笃定这群人会同意。

几个人有着犹豫间,就听到曲然再次道:“你们还有三天的时间考虑!”

几个人视线交汇,看到了同样的信息,于是有人道:“好,三天内,我们会给你答复。”

话落,一群人便走出会议室,曲乐思没有出声,冷眼看着这一幕,见曲然也要走,她立马把人拉住,声音阴冷:“曲然,你以为这点东西能搬到华然?”

曲然甩开她的手,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被她碰过的手腕,绯红色唇微微翘起:“华然是曲家创建起来的,单凭强硬的打压,也只能让你亏损几个亿,但我想要的不是搬倒华然,而是让你爬不起来呢?”

“你敢,如果是那样,华然也会没落,我不信你愿意把这些都毁了。”她不信她会把华然几十年的成就毁了。

“既然不是我的,毁了又怎样?”没落?公司早在这女人掌控的时候就注定了没落,她只是让它提前崩塌,毕竟QSAL是华然的招牌,她不希望看到被曲乐思画上的污点越来越大。

曲乐思瞪大眼睛,突然笑了起来:“毁了就毁了,我本来就是为了让你一无所有,这些东西我本来就不在乎。”

曲然蹙眉看着面前有些情绪不对的女人:“曲乐思,公司的事先不急,你该急的事你母亲吧,她可是为了你费尽心机,如果没了你,你说她下半辈子怎么过?要不,让她替你顶罪?”

听到她的话,原本还在笑的曲乐思立即收声:“你敢动她,我不会放过你。”

“威胁我?”曲然把手里的垃圾扔在垃圾篓,似笑非笑的看着曲乐思惨白的脸:“我记得你妈这半年患了抑郁症吧?你说,我要是在刺激她一下…”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真以为你是靳锌择的女人,我就没办法动你吗?”曲乐思紧紧的瞪着她,似乎要给她穿个窟窿。

“有没有,这就要看你了,你说呢?”她的目的很明确,曲乐思不傻,肯定明白她的意思。

“………”

曲然没有跟她浪费直接,直接推门离开。

楼下等了很久的季寒见她出来,打开车门,却见她走向另一边,他只好坐在副驾。

“我说小然然,你怎么不直接……”干嘛费这功夫啊。

知道他是想问自己怎么不直接把证据上交法院,于是跟他明说自己的目的:“我想知道是谁在背后帮她。”

季寒看着她,目光幽深:“让你男人帮你查不就行了。”

曲然笑着反问:“你喜欢花自己赚的钱,还是别人给你的钱?”

“当然是别人给你的。”聪明人都选择后者。

“所以你这辈子只能做受。”别人白给的钱,拿在手里总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当然,这人是你老公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

曲然启动引擎,看了看副驾驶的人:“下车!”

“不行,你男人让我把你带回去!”

“我暂时不去他那边,你要是在不下车,我打电话让你男人来接你?”虽然她只是听说过那个男人,并没有见过,更别提什么联系方式。

大概是因为季寒跟凯萨性格很像,所以她才又认识了一个朋友。

果然,一听到那个人某人就不淡定了:“你试试?先不说你有没有他号码,就是有,你觉得他能一个小时飞回中国?”

“一个弯的,你拿什么要挟我?首先你要直,懂?”

“行行行,我不说这个。”喜欢男人有错吗?但现在不适合讨论这个问题,他只好转移话题:“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查了。”

“为什么?”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季寒很不希望她查下去。

对上她疑惑的眼神,季寒偏头错开她的视线:“说不定也就是一夜情,所以帮她一下,要是那人真想一直帮她,华然现在怎么会一落千丈?”

曲然语气淡淡:“我就要查!”

“你查出来又能怎么样,那个人只是帮了曲乐思一把而已。”季寒的声音莫名的提高了一个音调。

察觉到他的异样,曲然也没说破,只是凉凉的看着他道:“你自己下去还是我踹你下去?”

季寒知道她真会踢,索性下了车,看了眼那越来越远的车,神色不明。

路转角

曲然把车停在曲家,然后上楼,朝着房间里的瓶瓶罐罐走了过去,然后拿出那个特殊颜色的琉璃瓶。

要看吗?如果不是他呢……

真的会那么巧吗。

还记得那个少年说,这是他们的秘密,只有等她结婚之后才能打开,还保证,他一定是她的丈夫。

明知道只是一句玩笑,可是她却听话的一直没有拆开,甚至就连现在,她都不敢拆开,万一不是呢?

想了想,最后还是把东西放在了衣服里,转身走出房间。

刚关上门,曲然就感觉颈间一疼,眼前一黑,在睁开眼睛时,人已经被绑在一间暗室里,至于她怎么会知道是暗示,无疑是因为周身乌烟瘴气的和东西。

动了动,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曲然也不在动,抬头看向刚从门外进来的女人:“又是你那个恩人帮的你?”

曲乐思没有回答她的话,关上门朝她走过去,那张还算好看的脸,没有一点笑意,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然然,你知道作为一个强奸犯孩子,这个阴影对我有多重吗?”

“像你这种人肯定不知道吧,从你没出生的时候,所有人都疼爱你和你母亲,你知不知道那些宠爱本来都是属于我的?”

曲然没心情听她诉苦,冷声道:“我要见他!”

“你闭嘴,为什么你们总是无视我,遗忘我?”就像现在一样,她明明在和她说话,她却一副没有听到的样子。

“为什么我比你努力,比你乖,他们还是不会注意到我?”

下巴被她捏的生疼,但身体使不上力,她也挣扎不了:“因为你心理阴暗,你贪心,你只想别人对你好,你什么时候对别人好了?”

“胡说,明明都是因为你。你为什么总是喜欢跟我抢东西,为什么我想要的你都要抢走?”啪的一声,房间里除了男男女女的呻吟声,就是曲乐思的巴掌声:“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说啊,说啊!”

“你让我说什么?跟你抢东西?原来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我从来没有跟你抢过东西,因为你总是一副很乖的样子,你从来不张口要东西,你只会从我这里要东西,所以我全部买下来送给你。”脸上一片火辣辣的感觉,她能感觉到口腔里那股血腥味。

“你觉得你自己低人一等,你有没有想过你从小上的学校跟我是一样的?你觉得我抢了你朋友,我就只跟凯萨玩,你觉得我妈咪买的衣服好看,我都送给你,但是你给我的回报是什么?”

“十一岁那年你抢走了那个男生送给我的巴掌娃娃,十五那年因为你误会老师喜欢我,你就想尽办法跟老师在一起,让他帮你撒谎,末考的时候他说我抄袭了别人的卷子,十八岁那年你给我下了药,把我关在男式洗手间里,如果不是那个时候洗手间里已经有一个人,你是不是会放其他人,或者更多人进去?”如果碰到的不是那个男人,如果碰到的人把她的事抖露出去,如果碰到的人用那个威胁她,她怎么办?

曲乐思听到她的话,狰狞的笑了起来:“你不就是故意抢走我的东西,然后施舍给我。”

未语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