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未语   更新时间: 2017-12-05 17:36:28   字数:3009字

三个月后

一辆银色的保时捷,帅气的停在了一间咖啡厅的门口。

“你还要去相亲?”坐在驾驶上的人开口了。

曲然点头:“嗯!”

“你可想清楚了,惹毛了他有你受的。”季寒好心提醒着,这女人半个月来天天相亲,关键是那人也由着她来,这是要搞事情啊?

曲然没说话,直接开门下车,这间咖啡屋,少说她也来过十次了,或者说不止十次。

“来了,来了,这就是曲然小姐。”介绍人见她来了,连忙将人拉过来,微笑着道:“陆先生,这就是我给你介绍的人,曲然小姐,今年27,未婚!”

听到最后两个字,曲然抬头朝对面的男人点了点头:“你好。”

坐在餐桌上的男方有些怀疑,但是他也没说出口,礼貌的回了句你好,看上去还满不错的摸样。

介绍人见两人不说话,立马帮助两人熟络:“这位是陆先生,他家是搞房地产的,有房又有车!”

陆先生谦虚的笑了笑。

曲然也跟着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样吧,你们聊,我换个地方?”介绍人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尴尬的,不好意思的说了句,然后离开。

曲然跟那位陆先生对望一眼,男方先开口问:”听说曲小姐没有工作?”

“嗯。”曲然点头,看了眼面前空荡荡只有两杯开水的桌面。

陆先生眼神变了变,又问:“你这是第几次相亲了?”

听到这,曲然也猜到对方什么是想法,弯了弯唇:“数不清了。”

男方皱眉看了她一眼:“不好意思,我想我们不太合适。”

“嗯,很抱歉浪费了你这么多时间。”

男方见她似乎并不打算挽留自己,站起身来,冷冷的丢出来一句:“我这人比较在乎女方是不是第一次。”

曲然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目送对方离开……

然后,第二位。

介绍人把男方夸的天上有地上没得,曲然也只是附和的回应几句。

大概十分钟之后,那人从门外进来,坐在她对面:“曲小姐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男方一开口,就听出了一口浓重的陕西腔。

兴趣爱好?偏头想了想:“吃饭。”

男方没说什么,看上去挺好相处的,这时候咖啡也上来了,上面弄了一圈泡沫,特别设计的。

就在她刚想拿起杯来喝的时候,面前突的伸出一张手来:“等等,先别喝!”

“挺漂亮的,我拍张照片发朋友圈。”男方兴致勃勃的拿出手机来,把两杯咖啡放在一起,喀嚓一声。

抿抿唇,也没把咖啡要回来,好在这时候她点的甜食也上来了。

“等等,先别吃!这个我也拍一下!”

这人一直拍,她也不好意思说什么,然后打了一个外卖电话。

“等等,先别动筷子!”

“要发朋友圈?”

“对,曲小姐已经这么了解我了,晚上要不要去我家吃饭?”男方笑着说着,手里的动作一直没停,好几次想要拉着她一起拍,曲然果断拒绝了,她可没心情继续看他发朋友圈。

在各种喀嚓声之后,曲然在接了一通电话之后,拿起手边包,放下几张钞票:“我还有事,你慢慢吃。”

“这就走啊,你不吃点?”

“不用了,你慢用。”

出了门,曲然抬手就招出租车,反正她的证件都在包里,这个时候她其实也无暇去思考其他问题,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去机场。

拦车看运气,这个街上的车辆虽然并不多,但曲然很快拦到一辆出租,拉开车门刚进去半边身子,手臂突然就被一股大力拽住。

司机也不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了,转头朝她问“小姐,还走不走啊?”

曲然心里本来就憋着一股气,这时候看见他,没好气的道:“放手,你抓疼我了!”

靳锌择的手松了松,却并没有放开:“然然,告诉我,为什么生气?”

“我说放手,你要是耳朵有问题就去医院!”扯了几下叫他还不松手,她气的那是手里的包就甩了过去,砸了几下一把把他推开,然后转身打算上车。

靳锌择怎么可能让她上车,扣着她的手腕就将她拉进怀里,重复道:“告诉我,为什么生气?”

曲然觉得她跟那个嗮照狂在一起的时候还特别平静,半点情绪都没有,现在被这男人一点就着了,让她控制不住吼了出来:“靳锌择,你再不放手我报警了。”

她在他怀里死命的挣扎,双手使劲给他身上砸,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白灰色衬衫,领口微微敞着,她虽然力气不大,却也有些分量,打在身上还是会疼。

靳锌择一只手扣着她不让她走,任由她在自己怀里胡乱的打着,另一只手将被拉开的出租车车门使劲关上:“师傅,不走了!”

那司机看了他们一会儿,大概也看出是小两口在闹脾气,于是把车子开走了。

曲然的情绪本来就不好,他越是限制她的行动,她的情绪就愈发的脱控:“离婚,靳锌择,我要跟你离婚,你放开我。”

靳锌择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什么都听不进去,也不想在大街上唱戏惹人注目,扣着她的手就往停车坪的方向走去,一手拉开车门,然后将她塞了进去。

坐在车里,看着她因为情绪起伏而绯红的小脸,嗓音清凉冷静:“为什么生气!”

曲然扭头过,不理他。

一路沉默,直到车停在一家酒店前,才打破这份诡异的安静:“靳锌择,我现在不想跟你浪费时间,我要去机场。”

“你告诉我为什么生气,我就送你过去。”

之前吵吵闹闹,拉拉扯扯,此时再次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他看着她,伸手想碰她的脸,只是还未碰到就已经被冷冷甩开。

曲然看着他英俊的脸,红唇扯出了几分似笑非笑的弧度:“靳锌择,当初是你说,只要我觉得后悔了,你就跟我离婚。”

“现在我仇也报了,我不需要你了,我后悔了,靳太太的身份我当腻了,你可以跟我离婚了吧?”

棕色的眸微微眯眼,片刻后:“你非要离?”

曲然没说话,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总觉得心里烦躁的厉害,听到他答应了,只觉得一口气心里堵的厉害,想也不想的打开车门,要往外走。

靳锌择动作比她快,在她转身的下一秒就圈住了她的腰将她带入到了自己怀里,啪的一声,车门再次关上,同时在她耳边低低的道:“然然,你在生气,你生气我没有拦着你去相亲。”

见她目光闪烁,他低笑道:“……然然,别不承认。”

曲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姿态冷静,却又如轻薄的刃,寒芒锋利,嗓音更冷且带上了讥诮:“就算是又怎么样?这并不妨碍我要跟你离婚的想法。”

靳锌择瞳仁一紧,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片刻才道:“那就离吧……”

曲然看着他俊美的脸,他明明答应了,可她更生气了,恨不得立马甩他一巴掌,咬咬牙,别过脸:“麻烦你先把我送去机场!”

他盯着她,须臾后,叹了口气,把她送到机场。

曲然一路没有说话,即便知道他就跟在她身后,跟她一起登机,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来到法国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刚走出机场,就看到几个黑色西装男站在那里,见她出来,恭敬的低下头:“少小姐!”

曲然脚步一顿,刚要出声就见李芩从一辆车上下来,跟半年前温婉的气质赫然不同。

“妈?”看着从豪车上下来的女人,曲然有些反应不过来,面前这个高贵冷艳的女人,真的是她母亲?

“然然,过来。”李芩笑着朝她招手。

“妈,你怎么……”半年不见,她虽然知道他们都在法国,也想过来看他们,但母亲一直不同意,她也就没来,这次突然打电话叫她来,她除了高兴就是震惊。

豪车,保镖,还叫她少小姐,她总觉得,母亲有什么事瞒着她。

李芩也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现在已经很晚了,这些事,她准备明天告诉她:“先上车,回去我慢慢跟你解释。”

曲然点点头,跟着她上了车。

“然然,在想什么?”李芩见她呆呆的坐在车上,一句话也不说,疑惑的问。

曲然回过神,转头看了眼已经跟她有一段距离的男人,紧了紧瞳:“停车!”

司机和李芩同时看向了她:“怎么了?”

“没事,妈,你等我一下。”说完,便打开车门朝着不远处的男人跑了过去,一言不发的拉住他的手,朝着退回到她们面前的车走过去,打开车门。

李芩见她们过来,这才看清从刚才就一直站在曲然的身后的人居然是他:“锌择?”

靳锌择笑了笑,很贴切的叫了一声:“妈!”

两人结婚的事情她早就知道,至于两个孩子间诡异的氛围,她也不好问什么:“先回家吧!”

车子停在一座别墅面前,她跟在母亲身后,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未语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