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未语   更新时间: 2017-12-07 00:07:42   字数:2012字

“噗!”曲然看着寒气逼人的穆迟,忍俊不禁揉了揉她家傻姑娘的脑袋:“下辈子我一定做个男人,把你娶回家!”

“曲然…”

曲然已经习惯了穆迟吃醋时释放的冷气,半年没见,果然还是一点没变,唯一不同的是……

“老婆!”

身后传来一道清凉的嗓音,她回过头,就见靳锌择正迈着步子,不疾不徐的朝她走来。

靳锌择伸手揽住她的腰肢,将她带到怀里,寡淡的看了眼对面的凯萨,对穆迟道:“把你女人看好了!”

埋胸这种事,他也就在床上做过,这女人居然这么明目张胆?

穆迟闻言,冷着脸朝凯萨道:“过来!”

“……”

凯萨看了眼被男人紧紧搂在怀里的曲然,眨了眨那双妩媚的双眸,走过去拉着穆迟对曲然道:“然然,我们先走了,等你有空就给我打电话。”

“好!”目送两人离开后,曲然才挣扎出身,抬眼看着他脸上的金边眼镜,又恢复了之前的斯文公子某样:“去哪儿了?”

靳锌择不答反问,棕色的眸染着笑意:“想我了?”

她抿唇,偏过脸:“离婚的事情我们……”

曲然的话没说完,突然看见一个女人朝他走了过来,靳锌择看了她一眼:“回国之后就办!”

话落,转身要跟那女人离开,曲然咬了咬唇,走过去一把将人拉住:“靳锌择,谁说我要跟你离婚了,这婚我不打算离了。”

她承认,她就是见不得他一点都不在意的态度,更不喜欢他跟别的女人亲近,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不要问别人好不好看。喜欢胜过所有道理,原则抵不过我乐意。????

这男人她既然看上了,就不打算撒手,至于这份感情能不能得到回应,她也懒得去想了。

“嗯?”对于她护食一样的举动,靳锌择嘴边的笑很是明显。

“嗯什么嗯,我说了,这婚我不离了,我要去看我爸,你跟我去!”说着,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然后转过身走向电梯。

“总裁,您不要紧吧?”女人看了看面前笑容更大的男人,不由得出了声:“总裁,黎总说,那个药您不用继续服用了,因为联系不到您,我就查了您的方位,所以……”

靳锌择摆摆手,对于自己媳妇喜欢掐他腰的小毛病,已经习惯了:“嗯,我知道了。”

“那,我先回去了。”女人也是个识趣的,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女人微微偏头看曲然的时候,因为角度问题,像极了她吻了靳锌择的脸,曲然看着这一幕,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她不是个能藏的住话的人,像这种事情,她更不会憋在心里自己猜疑。

所以在男人走过来的时候,就问道:“靳锌择,那女人和你什么关系?”

他勾唇,简白道:“下属!”

“哦!”曲然拉长音调哦了一声,转过头做出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

余光撇到男人翘起的唇角,有些懊恼自己越来越小心眼的这件事。

两人来到电梯门口,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他们二人,可是谁都不说话,气氛就显得异常尴尬。

电梯叮的一声之后,门缓缓打开,曲然走出去,第一眼就看见大大的产房二字。

靳锌择看着从他面前挺着肚子路过的孕妇,收回目光,睨了眼她平坦的小腹,眸光幽深。

“然然,过几个月我们再来,会很合适。”

“你闭嘴!”曲然小脸一红,抬脚在他小腿上不重的踹了一脚,再次走进电梯。

不同于几分钟之前的是,电梯里此时已经有了四五个人,曲然站进去之后,就感觉有一道火辣辣的视线看着自己。

下一瞬,她整个身体就被靳锌择禁锢在了双臂之中。

“Beau?”

男人被他这么一问,先是一愣,随后尴尬的别开眼。

靳锌择没在出声,随手按了他们要去的楼层,低头揉了揉她的发顶。

他哄孩子一样的动作,她虽然已经习惯了,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头一遭,抬眼看了看不远处不在看她的法国男人,她表示对面前这个男人护食的举动很满意,起码说明,不只有她小心眼。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怎么会知道我爸住的楼层?”

靳锌择勾唇:“查的!”

“你早就知道我爸在这里住院?”曲然皱眉。

他没有准确的告诉她,而且随口说了句:“刚知道!”

她不说,她也不追问,因为说的是中文,声音又低,电梯里也没人听到他们聊什么。

从电梯里出来,曲然走到李芩说的那间病房,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的人,脚下像是沾了胶,让她抬不起步。

曲华看着犹豫再三才进来的人,有些费力的问:“刚才怎么不进来?”

曲然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瘦的只剩下骨头,说话都有力无气的人。

这真的是她的父亲吗?明明不久前,他还有精神跟她吵架,还会问她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怎么一转眼,就已经这幅样子了?

病房里除了药水的味道,还有一股肉腐烂的味道,虽然不是很浓,但很容易就闻到了。

现在的医学已经这么没用了吗?为什么,还会让伤口溃烂呢?这到底是家什么破医院啊。

尽管心里现在已经波涛汹涌,她还是强忍着,发声回应:“没有,刚打算进来,手机突然关机了,所以愣了一下。”

她想跟他笑笑,却发现,脸上的表情是那么僵硬,就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到。

曲华现在看不到自己的脚是什么样子,但也知道自己情况不好,听到她这么说,也没揭穿,只是看着她,良久才道:“既然结婚了,就好好跟锌择过日子,爸没办法照顾你们母女的时候,你多陪陪你妈。”

他这辈子,唯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好好陪过李芩。

“我知道。”曲然点点头,忍着那股泪意,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脸,很凉,很瘦,没有一点正常人该有的体质。

未语说:

我今天才发现那个月票哎。我决定加更一章谢谢小铃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