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1-09 15:19:44   字数:2076字

苏墨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

相传他在战场上能以一敌百,为人极其冷酷无情,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可以说他的名字如雷贯耳。

只是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一向留着厚重的刘海遮着半张脸,像这么随意的将自己的刘海放上去也是少有。

他不过是为了不暴露身份,不得已只能漏出全脸。

他为人又极其傲气,不愿意带人皮面具,也是让他的手下微微在心里捏了一把汗。

按唐初初的话来说,他就是邪魅狂绢吊炸天的一个人。

他曾年少出战,年仅十五就将周边的蛮夷之地区收为国土。

此外曾同时向南洛东祁两国同时开战。作为两国的主战总将军一举拿下两国的许多城镇。

后来还是阎将军,也就是唐初初的养父,集结两国绝大部分的兵力,才得以保全剩下的国土。

也是那一年君初初失去了母亲。

试想,大敌当前这个昏庸无度的皇上居然还在想着怎么对付她这幅身体的母亲,怎样除去自己的心头刺。

难道失去了大片城池,还不如要了母亲的命这件事重要吗?

所以说苏墨是一个传奇人物,关于他的传说被延伸出了很多版本。有的说他天生神力,有的说他头上有着犄角,还有的说,他根本就是战神下凡。

苏墨不仅打仗打得漂亮。他还精通音律,治国有方,将他自己的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安福,所以说他简直是一枚妖孽。

苏墨一把将他的腰带扯开,露出了大片小麦色的肌肤。

显得异常妖娆妩媚。

后来唐初初看道这一幕不忘嘲笑他可以去倌倌院儿卖身,就算是个清倌儿,也能挣到不少银子。

当然,这是后话了。

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退下,说罢就走到屏风后,屏风后面是热气腾腾的一桶洗浴水。

苏墨轻轻一拉发鬓就散开了一头灰发,随手将那一块做工精细的发冠一丢,整个人都浸泡在水中。

他的头发经过水的浸泡,居然慢慢的变浅,原来他是一头银发!

看来他为了不使自己暴露还是做出了一些退让的。

苏墨银色的头发,湿湿的粘在他的身上,他薄唇轻抿,他猛的一头扎进水中。

待到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本苏墨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瞳,已经变成了金色,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金瞳银发,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妖孽,说他长相妖孽却有一股帝王与生俱来的威严与傲慢。

两者结合真的是男女通吃。

而唐初初那边马车已经到了将军府的门口。

阎温带着府里的所有下人都出门迎接她。

那阵仗让唐初初都下了一大跳。

当唐初初被云霓云裳扶下马车的时侯,所有的仆人,都一脸尊敬异口同声同声的喊道:“恭迎大小姐回府。”

而阎温只是默默地站在人群的最后,一言不发的看着唐初初,像是通过唐初初看到了另一个人一样。

待唐初初站定,阎夫人就领了五六个丫鬟走到她拉着她的手身旁关切的问道:“怎么原定的是前几日,怎么这几日才到?可把我们急坏了,你爹爹担心你,怕你出了什么意外,还想亲自去路上接你呢。”

阎夫人是武将之后或多或少没有多少弯弯道道,阎夫人不过才三十岁,她并未着装,头发束成最简单的发鬓,上身穿这湖蓝交领的褙子,下身穿着湖蓝绣牡丹的裙子。

突显出她的主母风范,又不失温柔端庄。

唐初初只是垂着眸子,浓密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眸子,看不清她的表情。

阎温不喜不怒,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他只是淡淡的在那里杵着,让人摸不出喜怒。

唐初初猜测他怕是高兴的吧。

这些年来他似乎把对他母亲的温柔全部给了她。

唐初初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柔柔道:“让母亲担心了。”

继而装作纯真的问道:“哎?怎么没见着汐泽?”

阎夫人轻轻点了点唐初初精致的小鼻子取笑道:“你这丫头刚来就想着找妹妹玩,那丫头今日卯时就被她朋友强行拉过去练习骑马了。你不知道……”

阎温此时说道:“都进来说吧,在那里杵着做什么?”

阎夫人连忙应和道:“是啊,是啊,快些进来说。”

说罢,揽着她的手接着道:“你瞧瞧我这记性,看到你回来,真是太高兴了竟忘了让你进来,快快快。”说罢还拿着手帕擦了擦眼角的眼泪。

唐初初不禁抽了抽嘴角。

居然真有眼泪啊!

这戏做的有点足啊。

我看这阎夫人妥妥的是个戏精啊。

怕是到了现代,指不定能拿个影后呢!

众人走到门口时,突然听得门外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马儿忽的嘶吼一声。

众人赶忙回过头去看,只见双颊因急促跑步而红彤彤的绿衣少女跑了过来。

众人纷纷行礼道了一声二小姐。

二小姐名曰阎汐泽,是阎夫人所出。

当年阎温为了唐初初的身份与阎夫人约法三章。

阎温不纳妾,这辈子只有阎夫人一个妻子。

而阎夫人为此只需要将唐初初当成亲生女儿来看待,阎夫人何乐而不为呢?

毕竟只是多个女儿。

阎汐泽跑的飞快,扑向了唐初初怀里:“姐姐!”

阎夫人对她道:“你也悠着点,你姐姐的身子还没好,你这么莽撞!”

唐初初柔柔的握住阎夫人的手道:“母亲,不碍事的,我只是畏冷,没什么事儿了。”

阎汐泽赶紧问道:“姐姐,你可否有受伤?是妹妹莽撞了,不要紧吧?”

“你瞧你,我又不是纸娃娃,怎么会有事?”唐初初只是怕冷,一冷的话就浑身疼痛难忍。

若是她不冷,平日里暴力着呢。

胸口碎大石都不在话下。

怎么可能扑一下就会有事?

但是阎温对外宣称她是自小体弱多病,所以阎夫人等人才小心翼翼的,生怕给唐初初弄病了。

众人进到正房,阎温已经等了一会儿。

阎温道:“这些年,你也该认祖归宗了,今日晚宴过后,你随我到祠堂!”

唐初初一惊,抬眼看着阎温。

头五年,阎温经常明里暗里的去看她,后来皇帝起了疑心,唐初初就不让阎温来看他了。

月苏行说:

这个月应该只能写十五章,刚开始,我也没招。签约不了的话我可能会好失望。已自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