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1-09 15:10:02   字数:2012字

这穆家的公子穆渊,是京城有名的商户,可以说,京城除了皇帝就他家最有钱了。

唐初初有不少铺子都跟穆家有合作,只是穆家那个老家伙一定猜不到自己的身份。

当然那个老家伙也不是很想知道,他平时眼里都是怎么能多挣钱,撇出这个不算坏毛病的毛病,唐初初可是十分喜欢他的。

喻辰公主一拍桌子道:“这就是你对本公主的待客之道么,本公主来你这里多时,也不见你向本公主问好!”

喻辰公主学过些功夫,只一只手就将那桌子震裂,桌子上的几乎没有移位。

能会这一招的可见对力量的把控是多么的熟练。

教她的是个高手,但是她只学了个皮毛,这一招不过是些花把戏。

真正能将这一招灵活运用的才是厉害。

唐初初明明知道是个花把戏,却装作吓着了一样,大惊失色,向后退后了一步。

颤颤巍巍,眼含泪珠的道:“公主,何必下小女……”

唐初初简直要为自己的演技疯狂打电话了。

她那柔柔弱弱的表情一摆,身子摇摇晃晃,两眉微皱双目略有些犹疑。一副将要梨花带雨的样子。

任谁都会起保护欲的。

云霓手一抖,她从没见自己主子这么矫情,甚至……有些略恶心……

云裳趁势一把扶着唐初初。

唐初初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口。

抬眼幽幽道:“公主,小女子不明白,您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对我抱有怒气呢?小女子是……哪里做的不好么?”

一边说着,一边红着眼装作倔强的不流泪。

这时旁人都被这一桌吸引过来了,都伸着头向她们俩看着。

喻辰公主本就张扬跋扈已经深得人心,加上是将军宠爱的女儿,已经有人切切私语起来。

喻辰公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原先那些与自己交好的富贵子弟都似乎在说她的坏话。

唐初初见着差不多了,再这么下去就没法收场了,道:“是初初的错,初初在这儿给公主陪礼了,还忘公主不要生气。”

“哼,你不要以为你那点把戏能瞒的过我!”说罢拉着她最好的姐妹魏卿卿就要走。

魏卿卿倒也无所谓说走就走了。

这个魏卿卿是京城的第一美人儿,从小就琴棋书画一样精通,她不过十二岁,就已将那首惊鸿舞跳的无与伦比了。

唐初初远远撇过去不觉十分欣赏,虽然有着好看的皮囊,但她的灵魂却一样的丰富,因为她的明净的眼睛里并不只有女子的柔弱与算计。

她很像是与自己是一种人。

有着狼子野心的人。

小小闹剧过后,阎温一行人也都陆续回来。阎温拉着唐初初的手走到人群面前。

朗声道:“今日多谢各位的捧场,我家小女回来本不是什么大事,在此我阎某给在做的各位进一杯酒。”

唐初初微微行了一礼。

此时突然有一个将军模样的男子端起来一杯酒哈哈一笑道:“你这宝贝女儿会些什么不如给我们喝酒助助兴!”

说话男子一脸戏谑。

此人应是南洛的又一个武将,季悔,他是少年成名,桀骜不驯,自认为打了几年的边匪就厉害的不得了。

此人能够久居高危还不是因为皇上害怕阎温功高盖主,用来牵制阎温的棋子。

自己却觉得自己厉害的不得了。

要知道阎温与苏墨那样的天生战神都可以一拼的人,怎么会屑于与季悔一争高下。

这个季悔居然还一再挑事。

季悔让唐初初献艺助兴,无疑是贬低唐初初的身份,嘲笑唐初初的身份,不过是个舞姬一样身份的人。

阎温突然就怒起来,气氛十分压抑,季悔倒是一脸戏谑。

唐初初忽的俏声笑道:“若说表演才艺,我不过是个乡野丫头没什么见识。”说罢顿了顿。

“入京前经过了洛河边上的棠丽阁,心盛喜欢,这几日琢磨出个上联来,今日也不怕笑话自己给说出来,为各位助助兴。”唐初初轻轻摇了摇头,缓缓向前走了几步道。

季悔面色不善,冷冷的看着唐初初,忽的又摆出一脸不屑,不过是个肤浅的女人,能写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唐初初边踱步边道:“几层楼独撑东西峰,统近水遥山,供张画谱。”

转步向回走道:“聚葱岭雪,散白河烟,烘丹景霞,染青衣雾。”

继而摇摇头略抿朱唇道:“时而诗人吊古,时而猛士筹边。最可怜花蕊飘零,早埋了春闺宝镜。楷杷寂寞,空留着绿野香坟。对此茫茫,百感交集。笑憨蝴蝶,总贪迷醉梦乡中。”

最后站定在季悔面前道:“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话音刚落已经惊呆了众人,这……这都可以同南洛第一才女魏卿卿媲美了!

不过及笄的年龄已经有如此文采,这可了不得!

就是魏卿卿在这个年纪断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句子来。

难不成这南洛又将有一个才女的出现?

阎温更是震惊,这些年他以为唐初初喜武自然在文采上会薄弱一些,没想到……

唐初初语音刚落一片寂静,静的都能听到华服的摩擦声。

久久没有人回答,似乎时间流逝的愈加缓慢,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却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一样。

气氛尴尬了起来。

这哪是助兴啊,这分明就是砸场子啊!

唐初初自己觉得也有些尴尬……

自己将自己的场子给砸了……

阎夫人见着有些尴尬就道:“为了给大家助兴,特意请了秦月阁的戏班子,大家不如变看边想?”

看戏比看唐初初讲对子有趣多了。就分分点头同意。

只是唐初初可以媲美魏卿卿的才气已经深入人心了。

唐初初正打算休息一下,忽的家丁慌慌张张的来报,说是有人硬闯进来。

阎温面色微动,双眉紧锁,问道:“来者是谁?”

唐初初的衣服走起路来十分的麻烦,她微微挑眉。

本来自己可以回去休息了!

现在不得不留下来处理这个事情!

不觉有些气恼。

“哈哈哈”

月苏行说:

我呼吁大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哈哈哈哈,不然怎么能闪瞎别人的双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