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1-09 15:07:41   字数:2066字

来人不过哈哈一笑已经震得酒杯乱震,也不怪下人拦不住。

此人一看就是一个高手。

须臾之间,已经到了众人面前。

有这么厉害的内力,他不过笑了两声,竟故意将唐初初头上邦的发鬓震开了。

人未到,唐初初已经知道是谁了,除了陈寒,没有别人了。

陈寒穿的还是当日的装束,虽然看着一脸疲惫,但是他那双唐初初不想看到的眼睛依然炯炯有神。

唐初初微微一笑,微微施了一礼道:“前辈。”

阎温抱拳一礼问道:“敢问……”阎温正不知道怎么称呼陈寒就被陈寒打断了。

“且慢,我这老头子就不自报家门了,我是奉七王爷的命令给你这丫头送及笄礼的。”陈寒一付掌,就让下人抬了东西进来。

正是那千两黄金!

唐初初挑了挑眉,拿着被震掉的发饰笑声双靥,温然道:“我说过,我不要的。”

众人还没从七王爷送来的千两黄金的震惊中缓过来!

居然……居然……这个不知足的女人还拒绝了……

要知道这个七王爷可是多少南洛少女的梦中情人啊。

不光是南洛,东祁,祢苍这两国都有魏之淼的小迷妹。

可以这么说,这个魏之淼是国民老公一样的人物了,他的好看,像有魔力一样让人无法抗拒。

而这个女人居然拒绝了!

居然拒绝了!

陈寒哈哈哈一笑道:“你的条件王爷说可以考虑考虑。”

云裳与云霓皆是一震,云裳紧紧的捏着帕子,咬着嘴巴,略有哀怨的看着唐初初。

云霓则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一样,就自家小姐这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性格,以自己对小姐的了解,自家小姐的真实性格这么招摇,还不得让这个七王爷气吐血。

不要光看脸呀,啊喂!

云霓云裳异口同声的在心里呐喊。

唐初初的脸微微一红,仿佛无意一般,神色间却是深以为然,嘴角含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缓缓只道出了一个字:“好。”

众人也是一脸懵,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卧槽,七王爷是怎么认识阎家小姐的。

看着神情这对话,怎么有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唐初初表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内心已经也是有些小小激动的。

毕竟是个帅哥嘛。

怎么的,就不准老女人有少女心啦?

激动归激动唐初初点了点头不紧不慢道:“那你呢?”

唐初初想着这老东西会怎么教她催眠术,只见陈寒不紧不慢的从屁股后面掏出来一本破破烂烂的书,用俩指丢到唐初初手中。

道:“你要是这些看懂了,我自会教你后半步分。”

唐初初随手将东西给了云霓,歪着头道一脸笑意:“我是说我的及笄礼呢?”

当陈寒报出七王爷名字的时候,在场的绝大多数的人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

八成是七王爷的师傅,江湖人称东邪的陈寒。

众人正奇怪于唐初初与七王爷的关系,怎么现在看起来跟这个江湖传闻东邪的陈邪还有关系。

这个唐初初刚来京城的第一天就搞出这么大阵仗,只是个养女,怎么扑腾出这么大的水花来?

众人也是好奇,本来只是碍于阎温的将军之位,不得不来,没想到,此次一来,收获颇丰啊!

陈寒有些尴尬,突然正色对唐初初道:“借一步说话!”

唐初初只好拖着厚重的摆着拖地群跟他走了出去。

唐初初带着云裳云霓领着陈寒去往将军府的花园。

“怎么,我的及笄礼物呢?不会没有吧?”唐初初那神情早已没了刚刚人前的温柔优雅。

陈寒向后退了两步仔仔细细的斜眼瞧着唐初初,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唐初初好久,半响:“你看看你这一脸市侩脸,这不知道那孩子怎么了……”

怎么就抽了风,觉得唐初初还不错。

那一脸的惋惜。

唐初初摊手道:“怎么,没有礼物说我市侩?你怎么不说你抠呢?”

云霓与云裳牵着唐初初的衣裳,跟在后面。

陈寒一时语塞,胡子气的一翘一翘的。

唐初初这时才想到手里的头饰,就递给陈寒。

道:“这个你带给他。”

陈寒背着手并不接,吹胡子瞪眼的看着唐初初道:“你把老夫当什么了?”

唐初初说道:“你帮他送来我的及笄礼,我呢为了感谢他,这是送他的回礼。”

陈寒哼了一声,问道:“那我给你们了送来送去,那你送我什么?”

唐初初双手抱肩,头稍稍低了低,想了半天。

“我看你什么也不缺啊,那……我就送你走吧。”

云裳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云霓拿着帕子捂着嘴巴,两人笑的前仰后合。

陈寒从唐初初手中抢走那个发饰,从怀里掏出来了一把玉扇,正是魏之淼随身带的那把!

唐初初眼里亮晶晶的,这把玉扇可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宝贝儿。

说这把玄铁做的玉扇是魏之淼的象征也不为过。

这把扇子还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暗器,扇子里的小机关多达八种。

“他将这个给我了,他拿什么防身啊?”唐初初话问出口不觉好笑起来。

等他恢复了就不需要这把扇子了。

一阵疾风飘过,等云裳回过神来,陈寒已经不见了。

云裳也不在意,向前走上两步一脸八卦的问道:“那~是不是说明咱们家小姐,是不是……”云裳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唐初初拿着扇子敲了一下云裳道:“就你话:比较多。”

嘴角盖不住的笑意,忽的她正色道:“你们俩去前厅忙吧,就告诉父亲我身体不适,我去换身衣服,稍晚些我会去祠堂。”

“是”两人也没多问就退下了。

等人已经走远,唐初初抱着扇子问道:“还不出来么,来了这么久?”

“哼,你倒是有趣。”声音是从屋顶传来的。

果然是那只菜狗!

“你该不会远道而来就是为了夸我两句吧?”唐初初一脸讥讽。

“还是说没银子想赖账?”

“你真是市侩……”苏墨淡淡道。不过内心确是有些有些愉快。

苏墨本来今天是有些郁闷的,胡乱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这个热闹的将军府。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有些意思的女子。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月苏行说:

想来想去,还是要写活泼一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