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1-23 17:02:04   字数:2125字

“好了,好了,急什么。”唐初初走出屋子,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双手抱于胸前。

唐初初穿的十分简便,没有华服的厚重,十分适合行动,同时,设计裁剪的恰到好处,显得她更加甜美可人。

阎汐泽拉着唐初初的手快步走向阎夫人的院中,边走边道:“快一些,我们还得先跟母亲说一声,等你墨迹完,我朋友也该等急啦。”

“你朋友?你不说是我们俩嘛?”唐初初有些诧异。

阎汐泽尴尬的吐了吐舌头:“刚刚接到了雅情郡主的请帖,说是邀请我们去我们京城的玉楼春去吃饭哎。”

“一顿饭就把我给卖了?”唐初初取笑她。

阎汐泽因为撒了谎更加尴尬道:“姐姐,一样的,这个雅情郡主是我的闺中好友,我正好介绍给姐姐。”

唐初初仿佛看穿了她一般,道:“是不是母亲今日不许你出去玩,正好又收了帖子,才想到让我带你出去?”

阎汐泽见着瞒不住了就摇着唐初初的手臂道:“好姐姐,你就答应嘛……”

唐初初笑道:“不是什么难事。走吧。”

她初来乍到,是得多认识些人,而她的接风宴都被那个老头子……

也不知道魏之淼怎么样了……

阎汐泽不过十二岁光景已然显出了些男子气概,这让阎夫人很是头疼,但是她的脸可谓是相当标致。

阎汐泽穿了一身湖蓝色的软缎袍子,袍子感觉像是穿了很久,已有些微微失色了,她再看了看自己多到爆的衣服。

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有些亏待了阎家一家。

阎温是个刚正不阿的人,不屑于那些人同流合污,所以,唐初初和阎汐泽除了有一套进宫穿的华服以外就没有比较昂贵的衣服了。

唐初初思量着她得给阎汐泽做套像样的衣服才行。

正想着,已经到了阎夫人的院门,碰巧,阎温也在里面。

两人规规矩矩的请了安,就将要出去玩的请求一说,阎温淡淡的点了点头就应允了。

倒是阎夫人秀美微微一皱道:“将军,眼下快到年关了,我昨日已经收到宫里的帖子,宫中要提前操办明年的秀春宴。”

她素手倒了杯茶递给阎温继续道:“每年秀春宴都是世家子弟喜结良缘的好契机,初儿的婚事也要提上日程了,我昨日刚刚为她俩寻得了有名的教书先生教导她俩,这样初初与汐泽也能学些东西,不至于到时候叫人笑话。”

她其实说这些话是在纠结的,这是她第一次忤逆阎温的意思。

“夫人所言极是。”阎温点点头接过茶杯温润的吹了吹茶杯里浅浅漂浮的茶叶。

阎夫人的手稍稍抖了抖。

阎温点了点头继续道:“就按夫人的意思办。”

阎汐泽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原本以为带上姐姐母亲会应允的。

没想到今日父亲在,还如此的百依百顺。

唐初初看着可怜兮兮的阎汐泽默然了好一会儿道:“汐泽最近也在同我学习写诗,这个母亲放心吧。教习的事情推到明天,就让我同汐儿一同出去吧。”

云裳前几日说过自从接风宴上那一颂唐初初才女的名声几乎可以和魏卿卿媲美。

所以在外人看来教习阎汐泽还是没问题的。

其实只是唐初初背书背的多,唐初初早就在心里感谢了她所有语文老师的八辈儿祖宗。

才不至于现在没词儿说。

当然这也要得力于唐初初过目不忘的好记性。

阎温不语,看着阎夫人。

阎夫人最近几日感觉到受宠若惊,先是阎温最近对她关心,后来又到她的院子里吃饭,再后来也对她温声以待。

阎夫人虽然内心波涛汹涌如小鹿乱撞一般激动但还是温润笑道:“罢了,你们两个出去吧,初儿,你是姐姐,要多提点你妹妹。”

“是,母亲。”唐初初应到。

两人说罢就退了出来。

“姐姐,我啊,玩些刀剑还行,一看到那些字字句句平平仄仄的,都头疼。”阎汐泽苦恼道。

唐初初扶了扶头上不太稳固的的梨花发簪问道:“你与她约的几时?”

“午时之前呀。”

唐初初点了点头笑着道:“行,现在天色还早,我给你选件衣服去。”

阎汐泽睁大了眼睛有些惊奇道:“姐姐,不用的,我……”

阎府一向节俭,她们的月钱也并不多,不过阎温好歹是个将军,她们一个月也就一百两银子,而像寻常富贵人家的孩子的月银可以达到五百两到七百两不等。

其实换算成现在的人民币也已经很多了,一百两大概可以换算成五百人民币。

但是在这个世界,在他们呆的圈子确实算是个“穷人”了。

阎汐泽一来不像其他少女一样在意外貌,二来,也大概知道自家的情况。

而且,若是她的衣服料子不好,或者款式不好,自然也是会被评头论足。

时间久了,阎汐泽也不在意了。

唐初初拉着她的手道:“你快一些,不然我们赶不上了。”

唐初初的霓裳阁是现在京城最有名的一家服装店,霓裳阁凡是推出了新衣一定是京城的时尚风向标。

唐初初当时还考虑到有些人,人傻钱多,就开始设计一些高定服装,很多高定服装都是只有三件的,一来撞衫不会很严重,二来设计出衣服也不是很容易。

唐初初从未来过京城的这家分店,这些年她走南闯北,浪迹江湖,就是从未踏足过这个地方。

京城几乎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唐烁和云霓打理的。

云裳常年跟在唐初初身边,唐初初左右思量就带着两个丫头都去了。

阎汐泽只带了一个贴身婢女,名唤秋棠。

年龄比汐泽稍大一些,就是两个小丫头。

云霓也没叫车夫赶车,自己架着车带着一行五人去了霓裳阁。

一下马车,抬眼就是龙飞凤舞的霓裳阁三个大字,云霓云裳扶着唐初初与阎汐泽下了马车。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白玉屏风,上面雕着玉兔戏月的图案……

不用想,这都是唐烁为了讨好云霓干的好事。

回头一定要好好吐槽一下唐烁。

拐过白玉屏风,迎面走过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她们穿着一样的粉色衣服,胸口绣着她们的名字,她们对着唐初初等人微微的行了一礼。

阎汐泽欲言又止的看着唐初初。

这里的任何一件衣服都不是她们能买的起的。

月苏行说:

一更,还有二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