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1-27 19:52:47   字数:2051字

雅情郡主本来在包间里等着阎汐泽等人的谁料竟在门口同喻辰公主吵了起来,平日里喻辰公主仗着自己有着皇太后的喜爱就横行霸道,今日竟公然抢起了东西。

雅情郡主的身份按理也是高于她的,碍于皇太后道面子才向她行公主之礼,再加上本来对她的印象也不好,就直接忽略了她,招呼阎汐泽和唐初初上包间。

魏卿卿秀眉紧皱却没有说话,跟着她们一起来的两个男子却说道:“不知道雅情郡主已经订了,眼下还请郡主给我个面子,将这包间让给我们,我们愿意出十倍的价钱。”

雅情郡主笑着问道:“你是谁?我凭什么给你面子?”

喻辰公主也不多说话抽出腰中的软剑直直的向着唐初初刺来。

唐初初眉头一皱,自己会武功的事情不能太张扬,难道真的让她刺向自己吗。

“哼!”一声冷哼声从二楼包间传来,接着是不轻不重的放下杯子的声音,随后喻辰公主的软剑就被振碎了。

剑一下飞出去好远,喻辰公主只是花架子,跟包间上的那个人比,那根本就是只蝼蚁。

连带着喻辰公主一起被振飞了,接着喻辰公主就晕了过去。

唐初初抬眼向上看,只见到一片衣角,这个人有些熟悉。

包间里的苏墨眼色阴晴不定。

他原先只觉得眼前的女子有趣,他甚至都能猜到她今天的路线,所以他早早的包间里等她,盼望着能见到那个狡猾的狐狸。

谁知她却姗姗来迟。

可是当他看到迷迷糊糊的她在犹豫要不要还手的时候更加生气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为她的一举一动牵动了心弦。

苏墨旁边的手下有些惊呆,这还是他的主子嘛,他的主子不是英俊潇洒英明神武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动的嘛!

哇咔咔,居然为了一个女子生气了,居然生气了!

苏墨咬着牙道:“蓝易!”

那侍卫道:“在。”

“去收拾下烂摊子。”说罢就从窗户走了。

蓝易带着两个侍卫下了楼对魏卿卿道:“我家主子嫌她太吵了扰了我家主人的清净,为了赔罪,将二楼包间让给你们。”

说罢直径走了。

魏卿卿转身呵道:“放肆,站住,你家主子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杀害公主!”

那两个男子赶紧去扶起喻辰公主送往皇宫。

蓝易头也不回讥讽道:“我家主子自会去赔罪,不劳一个小小郡主操心。”

我去!这么拽,这谁啊。

该……不会是别的国家的人吧。

听云裳说过两句,过再过三日就是秀春宴了,今年因得那个传说中的弥苍国的皇帝苏墨来南洛访问,皇后将秀春宴提前了。

以供苏墨选妃之用,以示两国友好。

唐初初暗自想着,该不会是苏墨吧?

雅情郡主也不管喻辰冷眼瞧这着,伸手拉着阎汐泽对她俩道:“我们走。”

包间里。

“你不去看看嘛?”唐初初对着雅情郡主眨眨眼。

雅情郡主莞尔一笑道:“你就是汐泽的长姐吧,我听汐泽说过你。”

两人到了包间正正试试的行了一礼。

雅情郡主继而微微一笑道:“那个侍卫是弥苍国的人,包了这些包间的八成就是弥苍的皇帝苏墨了,若是我去了,回头不免要引火烧身,还是免了这个麻烦。”

唐初初虽然也猜到是苏墨了,但是自己还是有些犹疑。

阎汐泽对秋棠耳语了几句,秋棠就下去了,待秋棠回来的时候,就开始上菜了。

唐初初笑到:“你倒是心急,饿这么很

。”

阎汐泽吐了吐舌头道:“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有这个时间不如我们吃东西。”

雅情郡主笑着应和道:“也是,吃饭吧。”

“汐泽今日说会早些到的,怎么回事呀?这么晚才到。”雅情郡主关切的问道。

“阿雅你是不知道,我姐姐今日带我去了霓裳阁,买了好些衣裳。”阎汐泽眼里面都是小星星。

雅情郡主挑了挑眉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也没有多言,道:“那真是恭喜你啦,有这么一个好姐姐。”

唐初初也不隐瞒俏皮道:“这是我名下的铺子,郡主若是喜欢我可以给你开个后门呦!”

雅情郡主回倒:“那可就要谢谢姐姐了。”

雅情郡主继而道:“我本名魏雅情,你你以后叫我阿雅就行,我见着姐姐合我的眼缘,今日与姐姐姐妹相称,还请姐姐不要嫌弃。”

唐初初还真没料到有这么一出,见着魏雅情本就有些合眼缘,就同意了。

三人边吃边聊,不一会儿已经打成一片。

魏雅情已经没有了当初刚见面时的警惕,唐初初也慢慢放下戒备。

阎汐泽忽然道:“好无聊呀,我们附近的游玩点几乎都玩遍了,再加上冬天也怪冷的,我们一会儿去哪玩呢?”

“不若我们去马场练一圈,然后晚上再做打算?”魏雅情提议道。

唐初初取笑道:“我可是听汐泽说了,说你马术有待提高呀。”

“可不是嘛,再过三日就要秀春宴了今年秀春宴与往日不同,不进要吟诗作对,还要会马术等等,反正也是五花八门,多会一样也不会太差。”魏雅情抱怨道。

唐初初托着腮道:“是因为那个弥苍皇帝要来选妃是嘛。”

阎汐泽摇了摇头道:“他那哪里是选妃,他那明明就是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啊!你看看她娶过的女子……那下场……”

当初也就是本该喻辰公主的母亲去和亲的,她也算机智,当初直接就和那个书生生米煮成熟饭有了喻辰,不然怎么说也就没有喻辰公主这个人了。

唐初初不禁啧啧称奇,这个苏墨真是个辣花催手,一个活口都不给留,怕不是个gay吧……

啧啧啧,要是个gay那就真是可惜了……

不过可惜归可惜还是比较好奇这么牛掰的一人儿怎么就想不通了,非要把自己的小妾给弄死。

魏雅情故意悄声说道:“还有一个更令人振奋的消息,你们猜猜怎么着?”

阎汐泽的心像是被小猫抓了一样痒痒的接着问道:“怎么啦,快说呀!”

唐初初想了想故作神秘道:“我猜到了!”

月苏行说:

呃呃,二更,不好意思说了都,笑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