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1-30 23:57:19   字数:2063字

“已经弄过了。”云霓回道。

“你去买个两个面纱回来,回去的时候你们带上。”唐初初思考了片刻道。

“是。”

魏之淼笑着道:“你还真是挺照顾你的两个小丫头的。”

唐初初扶了扶头上的簪子笑道:“可不是,这两个丫头都跟我妹妹一样。”

这时小二上了些新鲜瓜果,和一些瓜子核桃之类的坚果,两人就边吃边聊。

魏之淼坐在唐初初对面的椅子上剥着核桃说道:“你今晚有约?”

唐初初为了化解尴尬就挑了一个苹果拿小刀削皮,回道:“嗯,我们要一起出去玩。”

“你该不会带她们去秦月楼吧?”

唐初初也不隐瞒他,点点头道:“我想去看看。每年就一次,好不容易赶上了,去凑凑热闹。”

魏之淼笑了笑道:“那我陪你一起去。”

“你若去了我们三个也玩不好,改日吧。”

“我今晚也想凑凑热闹,阿初,你拒绝我!”魏之淼语气里有一些埋怨,眼里似乎有着一丝丝失落。

唐初初摇摇头笑到:“你是不是没被人拒绝过呀?”

“你还是第一个。”魏之淼顺手将剥好的核桃递到唐初初的嘴里。

唐初初傻傻的在惊呆中轻启朱唇,谁知手上的刀已经划破了她的手指,唐初初不动声色的将手指缩到袖子里。

然而这一切都被魏之淼看见了。

魏之淼拉着唐初初的手道:“我看看,深不深?”

唐初初装作无事的摆摆手道:“怎么啦?”

“你刚刚切到手了,快些给我看看,感染了就不好了。”魏之淼一脸关切,但又碍于男女有别,不敢贸然去捉唐初初的玉手。

唐初初眨了眨眼道:“没有啊,你看错了。”唐初初将手背于身后,这种举动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为,但是大脑处于死机状态的她,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刀,确实是划破了唐初初的手,至于为什么她不让魏之淼看到,自然有她的原因。

因为袖子下的那只手已经痊愈了,她惊人的恢复速度,怕是会吓到魏之淼。

当她还是唐门少主的时候,他们唐门又把刀名叫“魔千刃”,这么中二的名字当然不是唐初初起的了,听说是祖传的。

传说这把刀可以救唐门的主人一命,然后唐初初就被自己的手下用这把刀捅死了自己,当时唐初初还清晰的记得,这把无坚不摧的刀插入自己心脏的感受。

一瞬间就撕裂了自己。

然后,被推下飞机,扔到大海里去了。

若是说救了她一命,可能就是到了这里来吧。

而当她醒来的时候,胸口竟丝毫没有被伤过的痕迹。

而且她不管受到了多大的伤,很快都能自动愈合,她曾怀疑过这个世界的真实,但是并没有什么用处。

唐初初超害怕别人拿她当试验品,一直都小心着不被他人发现,再说了她后来当上了唐门门主以后也就没受过什么大伤了。

唐初初后来也有用江湖的势力去查这把小刀,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一直都没有找到过,甚至是南洛与东祁的皇宫都翻了一个遍。

那就很有可能是在弥苍国,那把小刀一定在这个世界里,而且很有可能是她回去的契机,而且很有可能是在弥苍国的皇宫里。

弥苍国管理的实在太严了,唐初初好不容易插进去的人都在干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

所以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接触到这种事情。

唐初初此行也是要找机会求证一下,反正这副病怏怏的身体要是治不好了,她或许还能通过那把小刀回去。

魏之淼也不多问,睫毛遮住他的眼神,笑道:“你以后不能这般淘气了。”

唐初初像小鸡啄米一样道:“不会哒,不会哒。”转头看向云霓。

云霓行了一礼说道:“请小姐移步隔间,我给小姐包扎一下。”

唐初初几乎是冲着进去的。

云霓表情里有些担心,包上了那根葱指。

唐初初拍了拍云霓的手。让她放心。

这时慌慌张张的秋棠已经回来了,她捧着唐初初的粉色狐裘,见到屋内却坐着的是七王爷。

赶忙下跪行礼,魏之淼点了点头拿过了狐裘正想让秋棠下去,唐初初正好走出来。

“秋棠,我同你你一起去找二小姐。”唐初初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过会儿,我送你去马场找她们。”魏之淼接道。

唐初初摇摇头,忽然痞笑道:“你该不会是舍不得我吧?”

魏之淼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道:“我就是舍不得初儿。”

那表情真是及其可爱。让人忍俊不禁。

唐初初向着魏之淼走了两步,鼻尖几乎蹭到了魏之淼的脸颊,道:“我们来日方长。”

魏之淼脸颊微微一侧红唇已经落到了唐初初的耳畔,道:“好。来日方长。”

唐初初小脸一红,跑了出去。

背后传来了魏之淼的笑声。

陈羽在门口守着几乎目睹了全过程,他真是以前小看了自家王爷,说好的温润如玉呢?这怎么看都像是登徒子干的事情吧……

陈羽几乎想自戳双目,自家主子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这病一好啊,腰不疼腿也好了,连气质都变了,若不是陈羽亲眼看着自家王爷的改变,他都感觉自家王爷被掉包了。

唐初初飞速的跑了出去,还差点撞到门框,云霓与云裳只得跟在后面跑着。

唐初初先上了马车,转身伸手将云裳抱上了马车。

这一切都被魏之淼看在眼里。

唐初初上了马车,将云裳的面纱取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药瓶仔细的涂抹着。

云裳长这么大来很少遇到这种事情,小鼻子红红的,委屈的不得了抽噎道:“京城的人真可怕。”

唐初初抿了抿嘴,粉嫩的嘴巴上被他咬出了一个印子,道:“云裳,对不起,我没保护好你,跟着我,让你受委屈了。”

云裳乖巧道:“不怪小姐,是裳儿没用。”

唐初初正色道:“云裳,你要知道,你一直是个很有用的人,没有你和云霓,就没有我,所以不要妄自菲薄。”

继而低着眼眸,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我们绕路先去秦月楼走一趟。”

月苏行说:

(╯ ̄Д ̄)╯╘═╛躁起来,晚上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