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2-04 21:44:19   字数:2092字

“是”云霓点了点头。

马车扬长而去,七拐八拐的停到了一个小巷子里,云霓敲了敲门,门缝中透出了一个人。

云霓将梨花牌递进去,里面的人将半个门打开,恭恭敬敬的将梨花木牌递回去。

唐初初一把将云裳抱起来,下了马车。

云裳被魏凌轩踢了一脚,唐初初在马车上才发现的。

唐初初撩开云裳的裤子的时候才看见已经肿了好高了。

好,很好,非常好。

魏凌轩,你敢动我的人,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回报你们的。

唐初初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关门。

院子不大不小,却是五脏俱全,唐初初将云裳放在床上,对云霓道:“你照顾着点她,我去一趟秦月楼,若是伤着骨头了,你就先别动,我去去就回。”

秦月楼不得不先去一趟,今晚,可是至关重要的一晚。

唐初初随手将身边衣柜里的男士衣服抽出来,边脱身上的衣服,边吩咐外面的下人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怎么着?还等着我吩咐?”

说罢就打开衣柜后面的暗门,留下一众惊呆的手下。

唐初初的脾气一向不太差,但是今天确实是有些着急,而唐烁那边一去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居然没有一封密报。

刚刚来的信里大概只说了东祁最近有点不太平。

唐初初在暗道里将头发竖起来,用梨花木簪一挽,随手甩了甩手中本来没有的灰。

暗门的尽头是一扇石门,唐初初在石门的侧面摸摸到了十几个个石制小方块,唐初初也懒得开灯,大概摸了一遍就按了下去。

石门缓缓的打开,映入眼帘的是粉色帘子,拉起帘子,之见一美艳妇人倚在贵妃塌上,那妇人见着三十岁的样子,却美艳无双,红色的指尖勾着一串葡萄,那一双饱满的红唇更是勾人。

妇人见到唐初初直起上身,双手向前趴着,低胸装的裙子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白皙圆润的胸部。

妇人有着一张涂抹的很白的脸,一张红唇,略红的腮红,以及浓厚的眼妆,这几样本是女子化妆的禁忌,可是在眼前这个美艳妇人身上更显妩媚无疑。

“我的小猫咪,你来了啊~”美艳女子甩了一下头发,随意的揉了揉头发,眼神魅惑,眼神像最销魂的钩子一样,勾这世界的所有男子过去。

唐初初看到眼前的美艳妇人心情一时间变的好很多,向前走了两步,美艳妇人向前趴了一步,伸手就勾着唐初初的腰带。

唐初初也不反抗微微向前傾着身体,睫毛弯弯,薄唇微勾,将女子推回塌上。

“让开,让开,老子今儿就是要点鸾娘!你们知道我是谁么,老子是季悔!你们这些人信不信本将军马上就拆了你们秦月楼!”听着声音像是季悔的声音,其实季悔想闯进来很难的,她们为什么能听到是因为那不过是个扩音器的效果。

“真讨厌呀,小猫咪,你说怎么办呢?”

“不管他。”唐初初伸手按着鸾娘薄唇微笑,亲亲吻着鸾娘雪白的脖子,一会儿就出现了片片吻痕。

“小姐,你这是缺男人了?”鸾娘的声音如同勾人的妖精一般。

“今晚准备的怎么样了?”唐初初一翻身侧着看着鸾娘。

鸾娘翻身将唐初初压于身下笑道:“万事俱备。”

“安琪那丫头呢?”

“安排妥当了。”鸾娘边玩着唐初初秀发边笑道。

“你倒是放心的紧。”唐初初懒懒的回道。

鸾娘的舌头轻舔了一下嘴唇,双手掐住唐初初的脖子道:“当然了,她可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

唐初初在软塌上摸到了一个小本子,拿起来一看,正是今晚的表演单。

头一个节目就是姑娘的内衣秀,类似于维密一样一样的表演,为此唐初初还特意吩咐她们练了台步,服装什么的根本不用担心。

不要忘记唐初初就是设计衣服的,因得这场选花魁对唐初初有些重要,所以格外上心些。

后门几个节目有唱歌也有合舞。没太有心意。

内衣秀的参选人员就是花魁的候选人,所以这个开场一定不能出错。

“你怎么不去看看?”唐初初歪着头笑的一脸天真。

“你要知道没有几个人做的来红颜祸水,红颜祸水不是将心赔了去就是将命赔了进去。”鸾娘担忧道。

唐初初随手将本子扔到墙上撑起身子:“唐鸾,这是她选择的。我可没逼她,她被冠了我唐姓就是我唐门的人,我不会见死不救的。”

“鸾娘在此谢过小姐。”鸾娘突然起身跪下正色道。

“起吧,你我之间怎么生分了这么多。”

鸾娘暗道,奴婢就是奴婢,跟主子还是保持写距离比较好,尤其是唐初初这种阴晴不定的主人。

毕竟她将人亲手做成人彘时才六岁。

唐初初说罢起身道:“今晚我回来,不许出任何差错。”

“还有,你将你的钢管舞提到中场开场,中场搞个小活动。”

“是。”

“抽奖送个什么东西就行,具体你自己想。”说罢就从石门离开了。

留下鸾娘一个人跪在地上。

石门合上的瞬间,鸾娘叹了一口气,美艳的脸上有些沧桑。

门外似乎传来撕打的声音,鸾娘揉了揉眉心,向正门走去,这个季悔真是烦死了。

推开正门是个狭窄的走廊,拐了两个弯,鸾娘轻轻推开了里门,忽然笑着道:“怎么回事啊?”

鸾娘脸上满是笑容,却迟迟没有推开那扇门。

“你们让我进去,不要逼着我动武,我的美人儿在等我。我不想让你们难堪。”季悔有些气愤。

门外的侍卫依然没有动侍卫,这是规定,姑娘不说进,就一定不能开门。

鸾娘已经是老鸨了,但是追求她的人依旧不在少数,毕竟她的风格很对一些人的胃口。

比如季悔,年纪轻轻的,就喜欢鸾娘这个类型的。

季悔也不闹,半响憋出来一句:“我今晚可以约你一起去看月亮吗?”

鸾娘拿着手帕捂嘴一笑道:“今晚可是一年一度选花魁的日子。公子不会不知道吧?”鸾娘自然明白季悔的用意。每年选完花魁以后每个姑娘今晚都要接客,可以谈论诗词歌赋,也可以做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月苏行说:

我可能是好久没更了,晚上二更,前几天跑去玩了,第一次坐飞机,激动的把脑子忘在家里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