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2-10 23:52:53   字数:2028字

唐初初估摸着自己是比较蠢的那种类型,她在下楼的时候遇到了魏之淼与魏苏,然而唐初初与魏之淼视线交错了几秒以后就飞一般的下了楼。

唐初初拍了拍自己的脸,悔恨自己怎吗这么蠢。

魏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少女跑了过去。

眉眼间真的很像是他那个夭折的孩子。

魏之淼奇怪的问:“皇兄怎么了?”

魏苏愣了一会儿道:“刚刚那少女发鬓有些乱了。”

魏之淼细细一想道:“还真是呢,回头我得提醒她一番。”

魏苏惊道:“你认识她?”

魏之淼笑了笑点点头道:“不止认识,我的病还是她治好的呢。”

魏苏愣了半响道:“她叫什么名字?”

魏之淼笑道:“阎初初,倒也是个好名字,原先是个姓唐的夫妇的孩子,后来被阎将军收养了。前些天才刚回来认祖归宗。”

魏苏又是一愣握紧了手中的拳头。

“哦。”

魏之淼笑着挥了挥手中的折扇道:“不怕皇兄笑话,这小丫头有意思的紧。”

魏苏眉头一皱道:“皇上怕是不会将她许给你。”魏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唐初初的父亲的位置上考虑了。

魏之淼捧腹大笑道:“我也没说要娶她。”

魏苏道:“原先你病了没见着是个风流种,怎么现在病好了,却有些让人恼。还不如病着。”

魏之淼打趣道:“这话要让皇兄知道定会治你个诽谤皇家的罪。”

魏苏淡漠不语,直径走向四楼。

四楼正中央的房间,一五十左右的男子一袭玄衣独自喝着美酒,见到他俩进来了道:“来来来,我们兄弟三人喝一个。”

他用食指勾着酒杯,一双鹰眼锐利而有不失温柔歪着头道:“着你们怎么不过来坐?”

魏苏跪下道:“臣弟不敢。”

魏之淼赶紧扶起魏苏笑道:“皇兄,你是越来越生分了。”

魏苏继续一拜想继续说道却被魏帝打断:“魏苏啊魏苏,朕原先与关系最好……”

魏苏道:“从前是臣弟不懂事,给皇兄添麻烦了。”

魏帝落寞一笑想要起身,挣扎了一会儿,迟迟起不来,魏之淼赶紧过去扶起魏帝。

魏帝落寞笑道:“你瞧瞧我都老了。这一身的病。”魏帝摇头苦笑这,眼神里有一丝无奈。

魏之淼道:“皇兄,你不是说想见见治好我的那个女神医么?下回见到她,让她看一看,或许她有法子。”

魏帝道:“哦?她当真有法子?”

魏苏打断道:“刚刚在楼梯里撇了一眼,不过是个黄毛丫头,皇上还是让御医院的那些高医来治较为稳妥。”魏苏只见了唐初初一眼就认定了她是他那夭折的女儿。

魏帝开怀大笑道:“是哪家的姑娘我怎么不知道,如此性格,倒是讨人喜欢。”

来逛秦月楼的虽是有女子但是女子少之又少,一来,毕竟是妓院,不过是好听些罢了,二来,男人也不喜欢那些没事找事的女人来打扰他们的兴致。

魏之淼附和道:“确实讨人喜欢。”

魏帝见着魏苏跪了许久摆了摆手道:“赶紧起来吧。”说罢转头一看正好就见着了最后一个上场的安琪。

魏帝呆了呆道:“三弟,你快些过来看看。”

魏之淼伸着头看了半天也没看出台上的女子有什么不同,不过是个有气质的美人儿,怎么会让皇兄如此激动?

若是旁人见了激动就激动,可是他毕竟是一国之君,怎么比旁人要激动这么多。

魏苏起身撇了一眼过去,忽然睁大了眼睛,半响惊讶道:“真是太像了。”

魏之淼一脸奇怪道:“这个女人有什么不同么。”

魏帝眼中放出了光芒,道:“快快快,我要她。”

魏苏正色道:“她只是像先皇后而已。皇上三思啊!”魏苏此话说的并不是没有目的的,看起来像是拦着魏帝,其实是推了魏帝一把。

魏苏淡漠的听到魏帝不顾反对的让身旁的太监赏了一千两白银。

一千两白银送出去真的台下的安琪并没有什么反应,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一眼魏帝。

对于安琪来说,一千两,在她眼中不过是个小零头,在这种销金窝里见得多了去了。

魏帝道:“我这是多久没来逛妓院了?怎么着……”

话音还没落他就听到了三楼一声。

“一千两黄金。”

安琪朝着三楼一拜表示感谢。

魏帝气不可遏道:“德英!五千两黄金!”

德英是魏帝的贴身太监,报道“五千两黄金!”

见着安琪对她一拜,两人目光交汇,男子从女子眼里看出来了淡漠,女子从男子眼里看出了深情。

安琪别过眼神,这眼神里似乎有着一丝探寻,她不能看。

安琪对眼前这个男人是了如指掌,她似乎后来的几年都是为了这个男人而生。

这个男人一身玄袍真的让人感到压迫,让人压迫的的眼神,让人压迫的气势。

这个男人……

虽然了如指掌但是见到真人但是她还是紧张了很多。

苏墨谈了一口气摇摇头道:“这么短的时间让她找着差不多像的人也是难为她了。”

夜一道:“卑职以为,唐姑娘培养的很好。她虽是紧张却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说明并不蠢。”

苏墨心中暗笑道,自己看上的人自然不会差。

只是这个女人怕是会感情用事,到时候反倒反咬她一口就不好了,道:“派我们的人盯紧她了。”

“是。”夜一点点头。

唐初初刚到自己的包间就听到手下的人给她汇报。

“他们说了什么?”唐初初笑意不减。

手下有些迟疑,还是将原话告诉了唐初初。

唐初初闻言,吹了吹杯中的茶叶,然后将茶杯放到桌子上,怦的一声,包间里静及了,唐初初不说话,却已见势头不太对。

唐初初依旧笑着,只是那眼神中已经没了温和。

她揉了揉眉头道:“这个魏之淼,我还真没看出来,挺会演的啊。”

手下也是一抖,这气压足以跟苏墨媲美。

苏墨刚刚也听道这些话,在心里偷偷乐了一下。

月苏行说:

我胡汉三回来啦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