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2-15 00:21:10   字数:2091字

面具下的唐初初有些醉意,漫步走到舞台中央,轻甩衣袖,唱一句跳一句。

“又是一年七月晚风凉。”唐初初一举一动都是当场的焦点。

只见她轻点脚尖,看似柔弱的动作却带着刚,虽然看不到面容,但是她光凭身姿就能让人着迷。

斜阳尽矮只影长,这场故梦里,孤浆声远荡,去他乡遗忘……

唐初初唱罢最后一个音,人已经不见了,完美的收尾,不带一丝痕迹。

台下的人一时有些痴迷,久久没有从那美妙的歌声中回味过来,久到主持人上台,台下才响起掌声。

苏墨眼色略深,他原以为这个小东西很新奇,现在越发觉得他的小东西越来越有趣了。

唐初初几乎是踉跄的到了后台,云霓扶着唐初初,一时间厚衣服汤婆子都拿了过来,云霓担心的看着脸色煞白的主子。

唐初初安慰的拍了拍云霓的手转头看向跪在一边的鸾娘。

她闭了闭眼,思量着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苏墨像一道残影一样冲到后台,将唐初初抱起后,对云霓道:“去我的包间。”

唐初初有些虚弱,道:“你放开我!”但是这对苏墨影响不大,因为他把唐初初裹得跟个蚕蛹一样唐初初根本挣扎不了。

唐初初叹了一口气对云霓道:“随他吧。”反正此人现在态度不明,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后台留下的几个人都是唐初初的亲信,都在暗地里想着,这个男人得是多厉害的人,才能让自己的主子乖乖的像小绵羊一样……

唐初初本就不想动弹,任由他抱着。面无表情的到了苏墨的包间。

苏墨到了房间就脱掉了外袍,吩咐夜一出去,云霓识趣的站在门外,两个人站在门口,气氛一度尴尬。

云霓已经猜到了里面那个男人是宣传的那个菜狗。

云霓道:“你家主子是谁?”

夜一眼观鼻鼻观心,他自小受到的训练告诉自己不能说话。

但是今天的云霓就像是云裳附身,一直同夜一说话,说道最后嘴都累了,夜一慢腾腾的道:“你的话未免太多了。这种事情你家小姐会告诉你的。”

云霓咂咂嘴小声嘀咕道:“我家小姐今日有些反常。也不怪。”说罢叹了一口气想到魏之淼的那些话。

屋内。

唐初初眯起眼睛见着苏墨正在脱衣懒懒道:“你要做什么?”

苏墨沉着脸低声道:“你明知道你这身子受不了寒!”

唐初初脱口而出,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苏墨道:“你倒是心大,自己中了这么深的蛊还能顽强的活了这么多年,倒也是个奇迹。”

唐初初用一支手肘撑着头部看着他道:“你有办法?”

苏墨笑道:“你这么大的势力都找不到么?”

唐初初翻了个身回道:“我觉得你是在取笑我。”

苏墨边倒着手里的不明液体边闲闲道:“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有什么可反驳的。”

唐初初不觉有些气,深呼了一口气对着苏墨道:“你知道你特别像古代的一位特别英明神武的君王么?”

苏墨挑了挑眉道:“谁?”

“越王!”

苏墨一脸奇怪道:“这个人我倒是没听说过,这个君王是谁?”

唐初初一脸笑意在心里默默道,因为你够贱啊~

当然这种话不能同苏墨说。

苏墨继续刨根问底道:“本王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君王?”

唐初初取笑道:“野史懂不懂?”

唐初初昧着良心说话觉得自己都有点对不住自己的内心。

苏墨一脸正经的问道:“那你倒说说他怎么是位明君?”

唐初初似乎看出了他的期待,野史一般都是根据现实改编的,没准是他呢。

唐初初笑着摇摇头不说话。

苏墨将唐初初搂在怀里,一只手传内力给唐初初,另一只手将那碗不明液体递给她。

唐初初道:“我不喝。”

苏墨笑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么?”

唐初初拿着鼻子嗅了嗅道:“人参,这人参倒也是金贵,怕是有了百年吧,哟,居然还有雪见菇,我再闻闻还有什么……”

“你若再闻下去,汤都凉了。”

唐初初道:“不喝!”

这补汤里面都是顶好的药材,可是她今日就是不想喝。

她体内怕是个蛊虫这也是她猜的,她的身体无论受到多大的重创都能很快恢复,但是这体内的伤一受凉就疼痛难忍。

她不得不怀疑体内是蛊虫在作祟。

苏墨收回给她传内力的手,将唐初初圈起来道:“为何不喝?”

唐初初道:“味道太甜,我不喜欢,腻的要死,隔着多远都能闻到。”

说罢装作很难闻的样子挥了挥手。

苏墨的脸色有些难看道:“女孩子不是都喜欢吃甜的么?我娘可是很喜欢的。”

唐初初这才想起来正想叫云霓还帕子,被苏墨打断道:“不急。”

唐初初吐槽道:“我又不是你娘。”

苏墨垂下眸子,眼中的伤心一闪而过,他用他指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刮着唐初初的脸蛋儿道:“你不知道,我母亲与你中了同样的蛊。”

唐初初惊道:“那后来呢?”

苏墨缓缓道:“她可没你那么好命……”

“抱歉啊。”唐初初有些灰心。

苏墨道:“那手帕是我额娘的。”

唐初初叹了一口气道:“我也猜到了。一般的妃子可用不起那种帕子。”

“你手下的那两个丫鬟手里的荷包可不比这块布差。”苏墨淡淡的道。

唐初初有些尴尬道:“那是我偶得的一匹布料,她们剪了给我做衣服,边角料就给她们玩了。”

苏墨见着唐初初渐渐暖和过来将唐初初的上身从被子里拉出来道:“你若不喝与我联手的事情就不要继续了,还有,你手下我只要能查到的产业全部给你关门!”

唐初初气的拍了拍软塌道:“你过分!”这确实是苏墨能干的出来的事情。

那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不行,不能,不喜欢也要喝!我可以的!

唐初初自我安慰着的时候云霓敲门道有事禀报。

唐初初眼睛一闭愣是一口没剩。

“进来吧。”唐初初继续躺在塌上。

云霓拿着唐初初原先的衣服就进来了,施了一礼,在唐初初身边耳语几句。

唐初初皱了皱眉道:“查查那个人。”

“是。”

月苏行说:

有人看嘛有的话找我玩呀,欢迎加入月苏行智障儿童的开始,群号码:629630462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