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2-24 02:16:00   字数:2074字

苏墨问道:“怎么了?”

唐初初回道:“小事情。”

苏墨摇着头笑着对唐初初道:“是那个跳管子舞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初初点了点头。

“那真是该死呢。”

云霓默默的退出来,怎么都想不通自家主子怎么就同这个男人扯上关系了。

唐初初挣扎着从被子中起身,看了一眼苏墨道:“你若不介意,就隔壁房间里呆上一呆。”

“介意。”

“我这里的介意是客气客气。”唐初初扯了扯嘴角。

苏墨转脸正色看着唐初初道:“这是朕的包间,朕说在哪就在哪!”

唐初初起身道:“你是皇帝你了不起啊。”唐初初气愤的将衣服抱起来打算走。

苏墨黑着脸道:“你回来,我去!”

唐初初扭头一堆笑:“谢谢啊,真的是太感谢了。”

苏墨走到包间里隔壁的小房间里,听着外头似乎是到了压轴的节目,就是那个所谓的安琪的压轴节目。

唐初初也边换着衣服边道:“你觉得这个女人美么?”

苏墨回道:“确实像。”

唐初初摇摇头笑道:“你真是无趣。”

苏墨道:“换好了?”

唐初初整理了一下最后的衣物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嗯。

秦月楼的烛光忽明忽暗,若是平时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可是今晚与平时有些不同,真的是有些让人紧张。

忽明忽暗的灯光照在唐初初的脸上显着有些模糊,她换好衣裳斜斜的躺在塌上,台下的安琪每一个舞姿都堪称完美,她点了点头。

苏墨走到唐初初后面负着手道:“你不觉得她不太合适么?!

唐初初道:“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了。”

她确实不合适,但是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

安琪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她没体会过爱情,甚至很少有朋友,她自认为见过了爱情,见惯了那些负心汉。

但是她始终没有遇到过。

若说她合适,她的容貌则是最合适的证明。

苏墨低着眸子取笑道:“我倒是听说过一个野史,你要不要听?”

“不听!”

“那朕也要说!”

“闭嘴!”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趣?”

“听了你的取笑才叫无趣。”

“……”苏墨坐在唐初初的脚边面无表情。

唐初初嘴角忍不住的勾了勾。

果然不出所料当晚魏帝点了安琪。

唐初初见着好戏唱完了,拍一拍袖子看着还在生闷气的苏墨笑道:“你不点姑娘?”

苏墨沉着脸反手将唐初初推到软塌上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她,眼神里有气愤也有一丝丝让人琢磨不透的眼神。

我去!他该不会是想潜我吧?

只听苏墨道:“你不是我点的姑娘么?”

你那哪里是点的,你明明是抢的好嘛?

唐初初想着这下好了,走不掉了吧?你居然同这种男人说调戏的话,你看看遭报应了吧!

忽而心想自己此时应该大义凛然的求他放了自己。

不不不,这个大义凛然用的不恰当。

唐初初脑中的小人在几秒内打了几架,然后也反手就将苏墨压了下来刚想说话云霓就闯了进来。

云霓与夜一同时看到自己主子是不是在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云霓还是说道:“雅情郡主同二小姐在找您。”

苏墨想要说话唐初初一把将他的嘴巴捂住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她刚想起身苏墨就抱住了唐初初不说话。

唐初初简直觉得苏墨疯了。

云霓睁大了眼睛然后迅速低下头夜一保命的功夫自然练的也不差。

唐初初对着苏墨一字一句道:“你到底想怎样?”

苏墨问:“生气了?”

“哪敢?”

苏墨笑着松开了手在唐初初耳边轻笑道:“明晚不见不散,我去找你。”

虽是轻声,却也不算是背着他们说话。

不知道还以为他们俩有什么奸情呢?

云霓一路默默的跟在唐初初身后,按理儿云霓会叨唠两句嘴儿,但今日确是有些不同。

因得她们看见阎汐泽同雅情郡主身边站着魏苏与魏之淼。

唐初初眉色微动,这时候来找她也不怕魏帝那个老狐狸看出些什么端倪?

她快步走向前,对着魏之淼与魏苏行了一礼,魏苏全程冷漠脸,魏之淼对着她招手道:“初儿,你过来。”

唐初初冷声道:“七王爷,我们如此称呼实为不妥,怕是小女会连累了王爷的英明。”

她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这个臭渣男,怎么着,刚刚说过那种话现在还想怎样?

魏之淼一脸懵,心道怎么惹着这丫头了?

唐初初抬眼看着魏苏两人视线交汇,魏苏先开了口道:“你们三个小姑娘回去不安全,最近京城有些不安稳。我们送你们回去。”

魏苏同雅情郡主的父亲倒是好友,嗯,应该说是表兄弟,说送她们也不算牵强。

唐初初喝了些酒,虽然酒是解了,但是味道是隐藏不了的。

魏之淼关切的问道:“初儿……你喝酒了?”

唐初初微微一笑道:“不劳七王爷费心了。”

“是么……那回头我让陈羽给你送点醒酒汤。”魏之淼有些小心翼翼。

唐初初抬头看着魏之淼道:“不用了。我只喝的惯裳儿煮的。”

她到也不是很生气,本身也只是撩一撩魏之淼,按理儿还是她小叔,若是他没有说那句话,她又那么心动,往后些日子她就算是反了这天下也会跟他在一起。

可是他不假思索的说出了那句话,唐初初觉得有些气愤。

但是她觉得自己还是需要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雅情郡主这时打破了这个尴尬弱弱的问魏苏:“皇叔,听说最近京城有些人莫名其妙的就死在家里了?”

魏苏眉头紧皱还是点点头道:“第三起了,所以你们要小心些。”

“都是些什么人?”唐初初随口问了一句也没想着魏苏会回答。

魏苏道:“都是权贵的儿孙,不足十岁的孩子。”

魏之淼道:“皇兄可有查到什么?”

魏苏摇摇头道:“毫无头绪。”

雅情郡主忧心忡忡道:“那这凶手就没什么可以防的么?前些日子已经听说城里的一些权贵有换孩子的。”

阎汐泽摇头道:“这些肯定是徒劳。”

唐初初看着阎汐泽问道:“也许是个办法。怎么是徒劳?”

月苏行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