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2-24 17:14:05   字数:2065字

唐初初想着摇摇头道:“魏苏接了这个案子,我们去凑什么热闹。”

唐初初本就只对杀人手法有兴趣,又不是喜欢多管闲事,而且看样子,这是一淌浑水,还是让他们皇家人自己解决吧。

既然魏苏没有放出风声,怕是不想引起恐慌吧。

唐初初闲闲的拨弄着梳妆台上的绿植,但是心思还在那些面具上。

“小姐,可以歇息了。”云霓摸了摸被子里的温度,已经暖的差不多了。

唐初初道:“我怎么觉得有些冷,哪里进风了?”

她今日受了冻,对温度及其敏感。

云霓抬头看了看,指着唐初初房中正对着床的小格子道:“是那个。”

那是通风排气的小窗口,富贵人家都会在屋内正对着床上的地方设置几个小窗口,同时为了防止盗贼都用了坚固的隔板隔起来。

这样一来通风透气,可以防止盗贼对着房屋里的屋主吹迷烟的时候没有防备,二来也不会让盗贼进入。

因为这种暗隔会设置好几个,所以就算堵住了一个也不会使人瞬间昏迷。

可是这在唐初初眼里就是个及其鸡肋的东西,因为她怕冷啊!

迷晕就迷晕,还怕他不成!

唐初初扶着额头道:“明天全给我封起来。

“是。”云霓道。

“行了,你下去吧。”唐初初不喜欢下人睡在她的床铺下。自己晚上基本上不起床的,也没什么需求,让她们留下来守夜让唐初初觉得自己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了。

唐初初迅速钻进暖和的被子里发出了舒服的声音。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云霓叫起来了,唐初初气鼓鼓的看着云霓。

云霓无奈道:“您是不是忘记了?后天您就要进宫参加秀春宴啦?”

“去TM什么的秀春宴,秀什么春,大冬天的,秀秀秀,可把这群人给能坏了。”唐初初真的是比较气,平日里她都能睡到日上三竿。

云霓深知唐初初的脾气,可是夫人都吩咐了,自己也没招啊。

唐初初忍着一肚子的小脾气起了床,看着云霓将饭菜摆上桌。

云裳在院子里吩咐那些小婢女打扫院子。

唐初初向着云裳招了招手:“过来让我看看,可曾好些?”

云裳回道:”好多了,您瞧瞧,只有一点伤痕了。”她将脸给唐初初看。

唐初初点了点头道:“今后你跟着云霓学些武功。”

云裳心下自然明白,自己不可能一直在主子同云霓的保护下。以后一旦有了危险还可以保护一下自己。

院中进来了两个小婢女,唐初初认得,是夫人的婢女,其中一个婢女不耐烦道:“夫人已经催小姐三次了,小姐还是快些好,以免施了礼数。”

唐初初眯起眼睛:“你是在威胁我?”

其实唐初初也并不想找事情,本身就是自己礼数不周,但是,自己早上的起床气总归是要发一发的。

两个婢女虽是听闻这个领养的小姐脾气大的狠,如此见来,不仅脾气大而且没教养的紧,回头一定要同夫人说上一说。

她二人虽是这么想的但也不是什么不识时务的人赶忙跪下来认错。

唐初初蹙眉道:“你们先跪着待我收拾好。”

云裳同云霓立在唐初初身侧看着她吃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外头跪着的两个小丫头也快撑不住了。

云霓有些好奇:“小鸡为何要罚她们这么久?”

“我前些日子刚从那老头子手里学了两招,今日正好想试试。”唐初初前些日子正好宅在家里就看看那本可以操控人心的书,眼下学会了两招。

怕自己用的不熟练,所以先铺垫一下。

唐初初拍了拍手上本没有的灰走到两个小丫头面前,指着一个丫头道:“抬起头来,看着我。”

唐初初的眼眸瞬间黑的没有一丝杂质,像是有磁力一般,让那个抬起头的小丫头害怕起来。

唐初初用手轻轻拍了丫鬟的头三下对她说道:“忘了你刚刚想的事情。”

小奴婢呆呆傻傻的点了点头。

唐初初又将另一个丫头的头抬起来,摸了摸她的下巴道:“你也一样。”

说罢唐初初起身走出院门对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丫头道:“你们跟上。”

云裳因得脸还没好全就留在院子里,正好调教一下自己院子里的小奴婢。

云霓快步走向前在唐初初耳边道:“小姐,可是练成了?”

“哪有这么简单?”唐初初轻笑道“我怕是连个皮毛都没学会呢。”

云霓道:“我见着,她们乖顺的很呢。”

“还是不行,不能做到东邪那个老头儿的水平。”唐初初摇摇头道。

就在唐初初还在想着怎么改善自己的催眠术的时候,已经走到阎夫人的院中了。

刚进了前厅,就听得一位妇人的道:“你瞧瞧,汐泽这脸蛋儿是越长越标志了,若是有些……”

欢喜声音逐渐没有,约莫是通报了她来了。

“快些让初初进来,别冻着了。”阎夫人温柔道。

“我可是来的不凑巧,扰了母亲与寒夫人的雅兴?”唐初初声音略显俏皮,自己解了披风,就快步进到厅中。

今日吃饭的时候已经听得下人汇报,府中来了客人。

来者是兵部尚书的夫人寒氏,听说是阎夫人邀请过来做客的。

这兵部尚书倒是有一个还未娶妻的儿子,听说也是一表人才的可畏后生。

就连皇上也曾赞赏过他智勇双全。

此时邀请过来,不是给她找对象,就是给阎汐泽找未来的对象了……

而且话说回来这个寒氏还与阎夫人是表姐妹的关系,若是两族能联姻,自然是亲上加亲。

阎汐泽笑着迎了上去道:“姐姐,可把你给等来了,寒夫人都等不及要见姐姐了呢。”

“你这小丫头,哪里的话?”唐初初点了点阎汐泽的眉心。

向着阎夫人与寒夫人走了两步,优雅的施了一礼道:“见过母亲,见过寒夫人。”

阎夫人点点头道:“快些起来,赐坐。”

寒夫人走向唐初初,面带微笑的上下打量着,然后牵起唐初初的手道:“我先前听得院里人同我说,阎家的姑娘个个都是美人儿坯子,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月苏行说:

我觉得这一章有点水,主要是做铺垫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