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月苏行   更新时间: 2017-12-25 23:54:29   字数:3018字

“哪里的事情?你瞧瞧我家这两个姑娘都还小,打打闹闹的,不成体统,不比你教子有方,都被当今圣上夸赞过智勇双全。”阎夫人捂着嘴角笑了起来。

寒夫人温婉的抿嘴一笑,若有若无的打量着唐初初。

阎夫人对着唐初初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

唐初初做出一副小女儿的娇羞状慢步走过去虚虚的坐在阎夫人身边。

寒夫人不仅赞叹道:“姐姐,你就别谦虚了,你瞧瞧大姑娘,啧啧啧,不仅美还十分有气质。”

唐初初笑着点点头道:“是夫人谬赞了。”

寒夫人继续道:“明日秀春宴你同我来,我让你们两个小年轻见一见,交个朋友。”

唐初初微笑着不说话。

阎夫人笑着捂着帕子对唐初初道:“寒夫人的儿子可是一表人才……”

外头突然有些动静,若是她猜的不错的话,该是明天宫宴的衣服。

果不其然,两个小丫头拿来两个大托盘,一套杏黄缎面底子红白花卉刺绣交领长袄另一套是天青绿垂柳暗花绸缎长袄,一堆金灿灿的头饰。

寒夫人见着笑道:“今儿在这边做客自然不会空手来。小荷,把我给两个孩子的礼物拿过来。”

说道礼物,阎汐泽赶紧围了上来,好奇的看着小荷手里的东西。

“是什么呀?”阎汐泽眼神一直都盯着那个被拿上来的木制盒子。

盒子一开,飘散出一阵阵香气,里面是两个绣线荷包。

阎夫人惊叹道:“妹妹,你居然买到了江南的名香!”

那味道真的是香的不要不要的。懂行的人一闻就闻的出来。

这江南名香一共八种,每一种都是让女人为之着迷的味道。

就像香水一样,让女人们都趋之若鹜,这八种香因得卖家十分有脾气,一年只做出几十两的香,也就只够卖出几十包的。

唐初初也曾因得兴趣买了一包回来,转手就送下人了。

云霓道还曾经吐槽过她,说她得亏有钱,照着这么她败家的手笔真是没花穷她。

一包叫弄梅香,一包叫素槿香。

弄梅香甜而不腻,素槿香有一股清冽的味道。

盒子已经推到了唐初初面前,唐初初看着阎汐泽问:“汐泽你要哪个?”

“姐姐先挑。”阎汐泽说着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个素槿香。

唐初初不觉好笑道:“那我就要了这包弄梅了。”

这些小眼神都在两个夫人眼中。

寒夫人顿了一下对着阎夫人道:“你这些日子除了出宫可千万不要放汐泽与初初出来了。”

阎夫人问道:“怎么啦?”

“你可不知,这些日子七王爷一直查的案子不仅眉目没有查出来,现在更加恐怖了。”寒夫人心事重重道。

“怎么回事呀?我们昨日……”唐初初打了阎汐泽一下,示意她不许多言。

“原先死的小孩子都不足十岁,今日出了第四起。”寒夫人正色道。

阎夫人一时好奇起来,看着寒夫人等着下文。

就连唐初初与阎汐泽都支着耳朵听着。

寒夫人接着道:“这第四起是大王爷的第四子,听说在王府地位不高,可是,怎么说也是个小世子不是,杀人都杀到皇家来了。”

接着寒夫人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道:“原先前阵子死的小孩子都不是莫名其妙死的,而是他们的尸体旁边散落了一地的面具,就是咱们过鬼节的那种面具……”

阎汐泽惊讶道:“这种面具有什么不同么?”

唐初初抱着手里的汤婆子回道:“这种面具是为了纪念七王爷的生母,七王爷的生母惠西太后生前据说及其美貌,却)那时候太上皇及其宠爱她,没想到居然生下七王爷就香消玉殒了。”

阎夫人继而点点头道:“太上皇为了纪念她就下令在鬼节这一天出售这种面具。”

“不仅如此啊,我夫君说,现在已经放在明面上调查起来了,可是屋内并没有人进入的痕迹。”寒夫人神秘的说道。

顿时屋内跟炸开了锅一样,纷纷窃窃私语。

一时在屋内跟炸开了锅,唐初初挑了挑眉,这种传播速度怕是到了晚上就已经沸沸扬扬了。

魏苏这次怕是有大麻烦啊。

想着想着只听阎夫人问道:“那……这三王爷岂不是……”

“可不么?皇上说再宽限两天,不查出来就革职回家。”寒夫人点点头道。

革职回家啊!那岂不是个空壳子王爷,这一招算是一箭双雕啊。

若是魏苏破了案可以安抚朝廷百姓,若是没破案,魏苏的大权已去,就更好拿捏了。

唐初初虽是笑着但是心里已经有了注意,她想去现场看看。

眼下,苏墨明日肯定大张旗鼓的进宫看美女,选妃。

这么算来魏苏是不得不在明天将案子结了。

这种事情,本身只是一个国家私事,可是苏墨来了,事情的意义就不一样了。

现在京城人心惶惶的,说不定哪家的孩子一晚上就被杀掉了。

唐初初回到自己的院中已经下午了,夕阳如血,院中刚从苍城移过来的桂花树上已经没有了花,只剩下一些没有掉落的叶子。

唐初初摸着树干闷闷的对着树道:“算了算了,帮他一会吧。”

毕竟是她母亲深爱的人。

她在这十年中都没打算替自己活下去,而是全心全意的替君初初活着。

时间久了,她都觉得自己就是君初初,虽然叫着唐初初的名字……

“小姐,现在吃不吃晚饭呀?”云裳欢快的走向唐初初。

“现在不着急吃。”唐初初还没想明白怎么办。

眼下也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况,看来,去一趟案发现场比较有必要了。

“云霓!”唐初初叫了一声。

“小姐,外头太冷了……”

“将案发的时间告诉我!”唐初初大步的走向屋内。

”第一起在半个月前,死的是个六品小官的儿子。”

“我们刚回来的那几天?”唐初初迷了眯眼。

“是。”

也就是苏墨刚到的那几天……

“第二起是在七日之后死的是个三品将军的女儿。”

第三起是在五日后,而第四起就在今天……

杀的孩子一个比一个重要,似乎是在示威。

唐初初就这么思考着,好不容易挨到晚上,匆匆吃了一口晚饭就将院中的一众丫鬟都遣了出去,留着云裳与云霓给自己守着屋子。

是夜,月光如奶酪一样,暖暖的洒在地上,若是她遛出去玩一定十分开心。

唐初初发现翻墙出去玩比从正门大大方方的走出去有意思多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估计就是一种寻求刺激的心理。

让唐初初乐此不疲的逃出去玩。

唐初初小心的避开了阎府看家护院的暗卫,然而后面始终有一个人跟着她,她却浑然不知。

唐初初打算先去第一家去看看。

“你最好别去淌这一趟浑水。”某黑脸男子凉凉的在唐初初背后说道。

唐初初一惊,反手就是一个擒拿手却扑了一个空。

这样居然都抓不到他。

而且,这个人跟了她肯定很久了。

听着多管闲事的声音就知道是苏墨。

“要你多管闲事?”唐初初白了苏墨一眼。

“既然你要我多管闲事我就勉为其难的管管你吧。”某个臭不要脸的点点头道。

唐初初咬牙道:“苏墨,若不是我同你说了话我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个神经病是那个传奇人物!”

“谬赞了。”某男淡淡道。

给了鼻子还上脸了?好话坏话都已经听不出来了?

“可怕啊,可怕啊,你们不知道那些面具喝血啊。直接拿小刀划破了脖子喝血啊。”两人斗嘴的功夫已经到了第一家屋顶,之间管家摇摇头自言自语道。

沉闷的气氛压抑着这座府邸。

唐初初凭着直觉很快就找到了那件屋子,面具已经被收走了,只留下床上已经发黑的血迹。

看的出来,这屋子里都是案发当天的模样。

看来魏苏还不太笨。

苏墨斜斜的靠在门框上,双手抱着胸,一眨不眨的盯着唐初初。

他有预感,唐初初就像是一个宝藏一样,总会给他带来许多未知的惊喜。

让苏墨更加喜欢的是,唐初初那精灵古怪的性格,俏皮可爱。

与苏墨来说,唐初初像是他这些年见过唯一有些乐趣的女人了。

像是一颗明亮的星星一样,只要苏墨见到她所有的郁闷都能一扫而空。

思考着,苏墨问:“唐初初,在你心中我像什么?”

“像什么?我没听错吧?”唐初初一本正经的检查着屋子,发现了一些细节。还在仔细找着什么东西,被苏墨这么一问回答的就有些随意。

“没有。”苏墨抿了抿嘴。

唐初初抬起头来看了苏墨一眼,也不知道苏墨在想什么,继而抬头看了看天空。

随口道:“天上的星星。”

“原来在你心里我这么明亮啊。”苏墨有些开心。

唐初初看的差不多了,拍拍手道:“走了,我们去看看第三家。”

因得刚刚唐初初说他像星星,所以自动忽略了唐初初对小弟一般的口气。

两人运起轻功很快就要到第三家了。

月苏行说:

圣诞节快乐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