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梨花雨   更新时间: 2017-11-05 17:39:42   字数:2116字

第二天,那个所谓的五宗大比,也就正式开始了。

参加的五宗,派出来的基本上都是渡劫或者分神境界,那种境界,比顾盼的境界强了不少,但是学会涅槃的他,如今并不执着于追求强大的境界,而是参悟力量。

金丹及以下境界,每个宗门都只有一个人参加,所以这场比赛安排在了最前面。

由于是在万火窟举行五宗大比,所以主持人自然就是万火窟的长老,相比较于“杀马特”的杨炎真人,出来的长老马辛醇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这次五宗大比第一场,就是金丹境界及以下的先参与进来,比赛的方式,昨晚经由五宗长老商讨,最后决定每人想出两个方式,写在特定的纸条上面,放入这个箱子。”

说着,手上出现了一个箱子,里面有隔绝神识的宝物,根本不能探查。

“我现在,当着你们所有人的面,在里面任取一个,诸位做个见证。”

“不敢不敢,马兄的人品,我们是信得过的。”晏殊宜说道,笑起来的时候脸上依旧阴冷。

马辛醇也不再管,直接将手伸了进去,不一会儿,就从里面抽出来了一张纸。

将纸打开,一阵玄光飞出,在空气中显示出一行字,上面写着“生存战”三个字。

这个时代就有生存战?顾盼有些想笑,但是却是忍住了。

“这第一场比试,整个比试场地,便是在万火窟不远处的狮子岭,里面有不少妖兽,境界基本上都是在金丹境界以下的,只有一只是分神境界。”

马辛醇在上面说着,顾盼就已经听到燧人在他旁边轻轻说道,“以前,那座山里面,可是有不少元婴境界分神境界的,后来我成就元婴之后,和一只分神境界的狮子玩的实在是太好了,没忍心吃。”

果然,一听到燧人开口,他就已经猜出了那座山里面只有境界不够的妖兽原因了,果然不光祸害人,就连妖兽都不放过。

马辛醇瞥了一眼燧人,这个原因他也是知道的,然后继续说道,“在那边,你可以使用任何灵器或者是玄器,一旦使用仙器,立刻驱赶。”

“你可以有驱兽的方法,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只要有人承认认输,或者是被打的失去了神智,没有战斗之力,我们会将你们从那边弄出来。”

“最后只有一个人,将是这场比赛的获胜者。”

马辛醇看了一下名单,“下面,仲家仲子平,玄山顾盼,万火窟黎闳,晏家晏春泥,北寒宗纪处,五个人站出来。”

听到这个,顾盼站了出来,但是手上却是多了一个东西,看来是燧人塞给他的,暗中一查,竟然是一根骨头。

“到时候扔给那个狮子,你懂的。”

这算不算作弊?不过顾盼还是接了过来,到时候快要死的时候,再把这个骨头拿出来吧。

仲子平和仲子举长相挺像,都挺儒雅的,但是仲子平看着顾盼,脸上多了不少战意,看来绝对是想和自己打上一场了。

黎闳瘦小,长的像是一只猴子,看着周围人都在笑,但是顾盼知道,他绝对会对自己动手。

晏春泥看都不看顾盼一眼,因为在他的眼中,顾盼可能马上就成为一个死人。

一身白衣,整个人在人群中特别显眼,脸上如霜一点表情都没有,连靠近他,都能感觉到寒冷。

对了一下人,马辛醇都没有给他们休息的时间,直接手一挥,一阵玄光闪过,他们五个人从这个法阵中消失。

“他们五个,将会被随机送到狮子岭任何一个地方,每个几率都是同等的,万火窟向来注重公平,请大家放心。”

再是手上一挥,五个火幕出现在众人面前,正好对应着,五个人。

……

“空间法阵啊,没想到还有人对这个研究。”

刚被传送过来,就听到体内灵魂说道。

“你研究过?”

“没有,只是空间之力我有些擅长。”

空间之力和时间之力一般,都是极其特殊的力量,灵魂说擅长,那么应该就是对空间之力研究的很透彻的那种。

“哦!”

顾盼不再追问,直接观察起周围的情况。

狮子岭是一座荒山,里面不少树林和灌木,偶尔还能看到几只炼气境界的妖兽在里面逃窜。

在这种地方战斗,顾盼曾经在蛮原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自然知道怎么做。

首先是找个地方躲起来,找到落单的人,和他们大战一场。

“诶,你不够气魄啊,要是我,绝对站出来,大喊一声我在这里,然后等着他们来挑战我。”

“所以,你现在是这个状态。”

灵魂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我那是被暗算,暗算你知道么,我的待遇比战圣那小子好多了,不知道多少人暗算老子,能有这个状态就不错了。”

“你你你,目无尊长,真是白收了你这个小弟了。”

“好好好,是我不对。”

到现在,顾盼应该明白了一些事情,为什么自己参加这次五宗大比。

北寒宗和晏家,都需要一些将晏家老祖妖化的时间,所以肯定以错手杀了某宗弟子为缘由,想要在这段时间里面,进行一些唇枪舌战。

而这样的唇枪舌战,自然不是三宗想要的,他们要到,就是利用这个机会,找到两宗的证据,然后打个措手不及。

所以联合的三宗,肯定是故意给他们这样的机会的,自己同境界实力不错,正好和另外两宗都有仇,成为他们攻伐的借口,让两宗认为有机可乘,正好趁这个机会实行他们的计划。

自己只想安安静静的修炼,没想到牵扯进来这样的事情,真是无妄之灾。

如果自己设想的不错的话,晏春泥和纪处肯定是先想着杀了自己,不管仲子平,至于那个叛徒黎闳,会应该做一个表面文章吧!

正想着,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打一架,然后你去死吧!”

声音阴冷,带有不屑之意,光是靠猜声音,就知道来的是谁了。

站了出来,看着那边的那个人,“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死人的问题,我一般是不回答的,你废了我的那个哥哥,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我还是得顾着家族面子的!”

说完,泥尘飞扬,顾盼周围的能见度,大幅度降低。

梨花雨说:

求收藏,求推荐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