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星夜☆蓝天灬   更新时间: 2017-11-03 19:00:12   字数:2049字

这一日,使得原本平静许久的潇风城开始有些躁动。

不为别的,便是夏渊公布古迹内情况一事足以让不少心怀鬼胎之人兴奋不已。

窥目数个月,如今终于有了进一步消息,不使他们激动都难。

清早便有不少势力陆续而来,为了在这秦月楼占个好位子。

若溪楼。

若绎也早早起床,简单洗漱之后也顺道耍了耍枪,巩固枪法。

这两日被若逵指点一番后,若绎顿时感觉拨云见雾,他本身悟性不错,稍加指点,这些枪法基本功他还是能牢记在心,并加以练习。

再过不久,或许便可习得《大千归一》上的玄技了。

练习一会枪法之后,若绎便和若恒等人汇聚一堂。

见若欣欣这次没有大吵大闹而是宛如乖乖女一样很是安静地站在若颖身旁,令他极为惊奇。

所谓一物降一物便是这个道理吧!这个谁也管不住的女娃子也能像一个淑女一样,不得不令若绎咂舌。

见若绎的目光停留若欣欣娇躯上,若颖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这些日在在若欣欣唠叨个不停还是有点用处的,不管怎么说多的让自家闺女在未来女婿表现好一些将他的心牢牢抓住!

若欣欣也是听腻了老娘的鬼话,做做样子糊弄过去便可。

只是,这次若绎好奇的目光指向自己,又让她觉得这样其实也不错……

众人寒嘘一番之后,便前往秦月楼。

此时,秦月楼人声鼎沸,把酒言欢不在少数,一副生意兴隆的热闹景象展现出来。

绝大多数人心里都清楚知道,此时的朋友或许在下一秒便成为敌人,面容上嬉皮笑脸,心里却是狠毒诅咒。

若绎等人跨入秦月楼时便引来无数人的目光,那些伪善的目光下尽是冷色,仿佛要将人穿透一般令众人提高警惕。

南宫沁月很识趣的安排他们一个尚好坐席房,三言两语之后也便去忙碌了。

若绎等人坐于二层楼,比较显眼,可将下层各众俯视殆尽。

瞧得下面就如交友舞会一般,其乐融融,若绎脸庞上浮现一丝讥笑,“都是为了不撕破脸皮,面子是个好东西。”

处于底层人士都是势力相对较弱的势力,有些势力即便是若族也可轻易招惹。

而能被南宫沁月请上二楼乃至三楼的坐席房,那势力不容小视。

至少环顾二楼坐席房,各个都是一流势力之人,唯有若族这个二流势力。

当若族被请来此处时,他们都不约而同挑了下眉尖,显然是在嫌弃为何自己会与二流势力同层?

若恒等人坐于此处,还是有不少人前来恭维问好,特别是对若绎格外关照,甚至有不少势力当面送礼。

这实在让其受宠若惊,顿时间哑语起来。

若族虽树敌多,但也不至于到处都是对敌,这些年还是交好不少势力。

再者,若族人脉并不差,自然是不如那些超级势力,不过与一流势力平起平坐却是格外简单。

毕竟,当年有一个若炎差点让若族成为帝国除皇族外第一势力!其威名远播,无人不知。

虽然若族如今已配不上那名号,但发病的老虎不是猫,还是不少势力愿与之交好。指不定,若族又蹦出一个如若炎的天才。

如今又传出若炎之子,若绎废物便天才的消息,他们自然会前来恭喜一番,与若族的友谊更进一步。

说不准,这个儿子也会达到他父亲的地步,到那时他们也有一些好处。

有其父必有其子,还是有不少人愿意相信这些话的。

三三两两陆续来人拜访使得若绎皱了皱眉头,论天赋实力,他身旁一直冲着自己嬉笑的妮子也当仁不让,却如此不受待见,有一个如此出名的父亲的确让其苦恼。

最后来者,是两男一女,两者中年男俊女貌,器宇不凡。

不过两者一见便知并非夫妻,这些可从两者细微的举动看出,这点阅历丰富的若恒和二长老定能瞧出。

还有一男却显得很是占眼,身段略胖,面容丰满,一身华丽衣裳,左右摇摆趾高气昂而行,看不出什么气质,倒是觉得傻乎乎的。

当三人来到时,那两位年长者尽是将目光聚在若绎身上,皆露出惊喜之色,心里翻起惊涛骇浪,直愣愣的望了还长一段时间。

若恒见得两人,心里咯噔一下,立刻起身双手抱拳道:“恭迎清莲长老,烛溟长老,两位能来助我若族一臂之力,实在感激不尽。”

从若恒口语中,若绎便可断定这些人是苍天院的长老和弟子。这让若绎心里很是憋屈,不好判定这些人的真实实力。

虽然自己相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不过他们见面就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很难让自己有好感啊!

若恒之言,这两位长老仿佛根本就未听闻一般,不曾回语,反是那个碍眼的胖子打破了尴尬,“若族长快别这么说,这是我们应该的。”

说话余间,女人不顾礼节和他人的目光直接莲步来到若绎跟前。

这令若绎连忙起身,双目满是不解地看向这位艳丽的美妇,迫于情况,若绎便要恭敬抱拳问好,“清莲长老……”

可谁知,话未完,女人一把蒋若绎抱住令得后者身躯一震,便是愣住了。

见到这情况的若欣欣怎会忍得住,直接从椅上跳下,怒气冲冲便是要奔去给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一耳光!

管她什么人,敢抢老娘的人!

可是,在身体腾出之际却被若颖一把拉住怀里,轻声道:“别冲动,对方什么人你不清楚,找死不成?再说了她不是……”

“我不管!”若欣欣面色极差,脸颊通红起来,双目尽是恨意。

见其状,若颖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这妮子,还说没懂心思……”

若颖抚摸闺女香头,笑道:“放心好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先看看吧!”

被若颖锁住的若欣欣怎么也挣不开束缚,只好嘟着粉唇将螓首扭到一旁,气哄哄地说道:“这还是娘吗?女婿都要跟人跑了!”

听闻此言,若颖差点笑出生来。一旁的若逵听了也硬是忍住没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