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星夜☆蓝天灬   更新时间: 2017-11-03 19:00:26   字数:2061字

在场被震惊者唯有若若欣欣和当事人若绎。

其余人的目光并不怪异,反而很是自然的流出一丝欣慰。

一旁冷面无情的烛溟眸子里也透露出笑意。

那胖子见了也是抚脸摇头暗笑道:“清莲长老,最基本的矜持去哪里了?”

清莲的幽香令得若绎愣了好一会才渐渐回过神来。

他才强笑僵硬道:“那个……清莲长老?”

听闻若绎之声,清莲长老松开娇嫩的双臂,如玉般清亮的美眸含着喜悦紧盯若绎脸庞,令得后者不由脸红起来。

如此近距离接触一个美人,若绎还是头一次,品闻着她的芬芳,小腹处隐隐开始躁动。

若欣欣看得直咬牙,心里痛骂着不害臊,荡妇,若颖连忙捂住小嘴,让她小声点别被听见了。

“咯咯,十多年不见已经十六岁了,越来越像他了呀!”清莲盈盈笑道,“还叫我清莲长老?小时候没教你怎么叫吗?改叫姨娘。”

“姨……娘?小、小时候?”若绎和若欣欣两人目瞪口呆,大脑里尽是白色。

若绎嘴角不停抽蓄着,看着这眼前的美妇顿时感觉莫名其妙。

他什么时候多出一个姨娘了,小时候有见过?

这十多年来根本就没听说过,而且还是苍天院的长老,能坐在这个位子的人实力,身世必然不俗。

难不成是自己父亲年轻时候欠下的风流债?这怎么对得起母亲?

在安定内心的涛浪之后,若绎看了一眼若恒寻求一点帮助,而后者很果断地重重点了点头,凝聚的双目已经回答的很明显了。

这使若绎眉头一皱,看若恒那般模样也不像是玩笑,转而向清莲讪讪笑问道:“您真是我姨娘?可我怎么不记得您?”

此时若绎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他有很多疑问想问,突然来的姨娘让这个一直沉着冷静的小伙子慌乱了。

他毕竟只有十六岁,头脑还行,但世面见少,资历不足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认亲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清莲退后两步,很是溺爱的揉了揉若绎的脑袋,这番模样正是一个母亲该拥有的。

清莲长老嫣然笑道:“是!只不过是名义上的关系。”

见状,若绎心底有些异动,他虽不知前面这位美妇是否真是姨娘,但这种感觉真实的令自己浑身颤抖,内心里好像又不知什么东西喷涌而出,令得自己眼角有些湿润。

这是家的感觉……可盼了十几年……家的感觉……

“名义上的关系?”

在整理好脑内的情绪之后,若绎嘴里喃喃自语道。

显然,她便是在说有名无分,只是给外人看的。

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再次将疑问的目光投向清莲。

清莲则是莞尔一笑并未为他解惑,转身便对若恒道:“若族长,失态了,抱歉。”

“可以理解。”若恒挥手笑了笑。

“这次来是与各位打一声招呼,还有看一下若绎。”

说着,清莲温情的目光又瞟一眼若绎,“在聚会结束后,若族长便不要离开了,之后我会安排一下,好好谈谈。还有若绎,等会也一同前往。”

“我知道了。”若恒点了点头。

此番前来便是为了此时,虽说是在玄神教眼皮子底下,但是即便不在这里已玄神教的手段也能打探到若恒动向。

所以根本不必麻烦,这样反而会让玄神教心生疑惑自乱阵脚。

“嗯!”清莲回应一声便带人离去。

离开时,那胖子还跑来若绎跟前一把搭上若绎肩膀,笑嘻嘻地道:“我叫伏天,苍天院内院子弟,我听说过你若绎,说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师兄,嘿嘿。”

听闻此言,若绎紧皱眉头,想了想,恍然大悟,惊奇道:“师公的徒孙?”

本想在问问,可以离去也就此作罢。

“没想到,他居然是我师兄……”若绎喃喃道,“能教出父亲一般的人物这师公本是可见一斑,看来还得去苍天院看看,是否能见到这位师公……”

待那些人离开后,若欣欣挣脱若颖的束缚,迫不及待向若恒问道:“族长,若绎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姨娘,我怎么不知道啊?”

方才还痛骂不绝的若欣欣心惊胆战,虽听清莲说是名义上的姨娘,可名分还在那里!

想想骂自己未来丈母娘,她便惊悚不已……她很庆幸若颖当时拦住自己没和清莲吵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若恒叹气摇了摇头,“十几年了,她还是没放下这个身份……这事还得从若绎母亲说起。”

闻言,若绎心头一紧,每每听闻关于母亲的事他总是不由紧张。他知道的事情太少了,对于这个给予自己生命的女人,他很想了解。

若恒回忆说道:“若绎母亲名为七彩泠汐,具体身份我不知道。不过在她背后有一个庞然势力,无人敢惹,即便是苍天院也得敬畏三分。”

听闻此处,若绎双目凝重至极,早些天便听若恒谈起过自己母亲的事。虽说知道母亲背后有一个帝国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势力,但实在没想到居然连大陆上首屈一指的苍天院也是如此!

可想,母亲背后的势力究竟是何等可怕!

“而他们对血脉极为看中。”若恒瞟了一眼若绎之后又沉重道,“若绎是七彩泠汐的儿子,要是被他们知道了定会下杀心,就算若族为此灭族也无力反抗。所以,若炎便要找一个女子顶替你母亲想要瞒天过海。最终骗过他们,这些年来那些人也不再寻探,所以她也没有再伪装的必要。”

语毕,若绎沉思。

他想,事情应该没有族长说的那么简单,如此可怕的一个势力看重血脉,必有方法探测。这其中可定有自己母亲的暗中相助才让父亲瞒天过海。

令若绎有些感动的是清莲长老,她必然知道顶替自己亲生母亲的危险,事情一旦败露,便可能香消玉碎,谁也救不了她。

可她还是答应下来,知道现在都承认自己是若绎的姨娘……

“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若绎脑袋甩了甩,若是没有她的帮助未必会有今日的自己,即便称她为再生父母也不为过,一声姨娘也应当叫。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