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星夜☆蓝天灬   更新时间: 2017-11-05 22:19:26   字数:2033字

在夏渊道出两个消息之后,也未多做口舌,三言两语客套几句之后,便带着身旁的绝世倩影潇洒退场。

有着其他超级势力的肯定,众人对于夏渊之话自然是深信不疑。

众人见之夏渊离开后,也纷纷按耐不住,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此地。他们想让这个两个消息得尽快传回门派,让其决断!

如今玄尊宫殿变成天帝之宫,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其意义非凡,引世人瞩目。

甚至这次极有可能引起全赤岚大陆的一场剧烈动荡,而在这次古迹中如是得到天帝真传这场动荡便会是那人引起。

这此事件几乎就是决定着整个大陆势力走向,非同小可!

这玄尊宫殿还未能让诸多势力费劲脑汁拼尽全力,可这天帝就足以让整个大陆为之疯狂!

即便万劫不复,也得堵上一把!

这根本就是一次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百年不遇的机会!

谁能成为最大的赢家,这个大陆怕就是谁说的算了!

看了一眼陆陆续续离开的人群,若绎转而对众人说道:“我们也是时候动身了。”

若恒点了点头,才从震惊里反应过来的他白眉紧皱,略带颤抖道:“若绎与我与苍天院会面,其余人先回酒楼吧!”

方才的夏渊所公布的信息冲击着他们的大脑,如今还有些晕眩之感。

听得若恒之话,众人也都没有反对的点了点头,由二长老带队离开。

若欣欣本不打算随他们离开,耐不过父母双重施压下,这才嘟着小嘴刮了若绎一眼,随后跟在他们身后。

若绎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见他们走后,若恒对若绎说道:“我们走吧!”

“嗯!”

随着众多势力鱼贯而出秦月楼马上恢复往日的平静。若恒两人在清莲长老的带领下进入一间高等贵宾房。

这期间,若绎也与她相谈两句,都是关于自己父亲的。

虽说姨娘二字实在难以出口,但清莲长老毫不在意,她也明白突然多出一个姨娘对于这小家伙的冲击有多大,缓些日子或许就习惯了。

步入房间后,烛溟与伏天早已等候多时。

见得若恒等人,伏天率先冲上去一把挽住若绎双肩轻声耳旁道:“师弟,等会与你把酒做欢,怎样?”

听闻,若绎眉间一挑,不可思议看着他,现在大难当头你竟然还有这心思?难不成苍天院已有万全之策?

见之若绎神情,清莲出声警告道:“死胖子,你要是敢带若绎去那种地方,小心老娘要你好看!”

面对清莲长老的警告,伏天哈哈笑道:“长老放心,我怎么可能带若绎去那种地方呢,若绎师弟一身正气,日后定然无可限量,我岂会坏了他们前程?”

伏天那眯成弯月的双眸尽然衬托出一副油嘴滑舌的奸诈模样,若绎旁人见之定会信他半分。唯有清莲这些亲近人士才不会太过怀疑,谁让这家伙天生便长这样呢?

“最好是这样,”清莲狠狠剁了他一眼,然后对若恒道,“若族长,我们先坐下来详谈吧!”

若绎听得两人这简短对话,心里不由一紧,以他的智商自然能听出他们所指的“那种地方”是哪种地方,而且可以听出伏天没少去过。

想到此处,若绎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瞪着眼珠子看向伏天,心里琢磨道:这家伙看上去与我年纪相仿吧?十六岁左右经常出入……在某种方面上说,他很令男人羡慕!

伏天见之若绎瞪着自己,露出一个善意微笑,可在这肥润的脸旁挤出这个应有的弧度时,却令若绎身躯颤栗。

这分明是奸笑……

几人入座,若绎才摆脱了伏天的“魔爪”,若绎松了一口气。他调整一下心态。

经过几番接触,且不知伏天人品如何,至少知晓伏天实力不凡,那种无形之中的压迫感,只要不是可以隐藏若绎都还是可以隐约感觉到。

“伏天至少也得是一名五品莫心境强者!”他小声呢喃道,“不亏是苍天院的底子,随便拿出一个都是碾压若族年轻一辈!”

想罢,若绎又注意到了对面端正而坐的烛溟,见其目光锋利无比又犹如雄鹰一般孤傲盯着自己,若绎到未畏惧,直视而去。

见之,烛溟稍微点头,目光也立刻缓和下来。

了解一个人仅仅需要一个眼神即可,那一瞬间的眼神交错烛溟便可得知,眼前这位只有十六岁的孩子拥有与他父亲一样的眼神,就是这种眼神才领他给予肯定。

“暂且先看看吧,玄神教既然花资三千二阶玄石自然有他们的用意。那群家伙可从来不做赔本买卖!”坐下后清莲一改方才的温和,颇为严肃。

若点了点头,询问道:“你们可有什么应对方法,我等尽量配合。”

“应对方法谈不上,”伏天开口道,“只不过不会让他们得心易手罢了,毕竟我们这边也不是吃素的。”

闻言,若绎低头沉思一会,才抬头问到:“清莲长老,是否能告诉我,玄神教想挣什么东西?”

语毕,那三人面面相窥一阵皆是皱紧眉头。

见其模样,若绎便更是好奇了些,从之前夏渊口中便可得知这宫殿是天帝之物,可想而知这里面的好东西不知有多少,而令其玄神教等超级势力心动的定然也是不少。

想必,他们便是要挣这至宝,才让若族陷了进来!

若绎等人现在还是一无所知,这对自身本就极为不利。若是连玄神教的目的都无法得知便想从中脱身,无疑痴人说梦。

若绎最主要的还是想从中知道点什么,以做好万全之策。

三人相窥一会后,清莲还是决然道:“既然你都这样问了,作为盟友自然不会有所隐瞒了。你们可知,我等是如何得知这宫殿是天帝之物?”

若恒两人眉头一皱,皆是摇头。

刚才,夏渊仅说宫殿并非玄尊之物,而是天帝,却未曾道过是如何得知的。

见两人摇头,清莲压低了嗓音,说道:“因为那天帝的残魂曾出现过!”

“什么!”两人惊呼一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