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星夜☆蓝天灬   更新时间: 2017-11-05 22:19:37   字数:2003字

“这是我们亲眼目睹之事,所以夏渊才会如此肯定。”清莲继续说道,“那缕残魂所带来的能量波动,可远飞玄尊可比!那种沉重的压迫感,至今还记忆尤新!”

听闻清莲之言,若绎心脏都不由得猛烈颤抖起来。能突破空间隔层进入其中便已经很好证明了清莲本人的实力至少是玄圣了。

能让一个玄圣有如此震魄的感觉,本就需要玄尊实力才可。

可是,那仅仅只是一道残魂啊!

残魂所施展出来了实力觉不足生前的三层!

可想,当年那人的境界实力是何等恐怖!

若是当时自己在场,恐怕直接被这能量波动压成碎片吧……

“那他可是交代何事?”若绎想了想问道。

“嗯。”清莲长老螓首点头道,“那缕天帝,交代了一件事情……足以令整个大陆为之疯狂的事!”

……

入夜,昔日的城镇依旧万家灯火,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下经久不衰。

潇风城,城主府。

府上厢房,装饰华丽,富丽堂皇,紫砂壶,千青瓷,九香花……一件一件即便是一流势力也难以搞到手的珍宝在此处尽可视见。

这里,仅有一位独自饮茶的男子,眉目如画,眸如冰刃,几分儒雅几分阴狠。

金丝缠边的长服在灯光下尽显华贵,至尊傲气蓬勃而出,唯有气宇非凡四字极为符合!

他提手端茶,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上流社会独有的贵族气息,这便是一个高贵的皇族才能驾驭住的!

“来了这么久了,可否坐下来喝口茶?”夏渊一抹邪魅之笑,头不曾抬过一下,嘴里却突然缓缓而道此话。

说话间,这门窗紧闭的房间里却传来阵阵阴风令人感到极为不适,甚至可以引起内心深处的恶念。

“呵呵,你交代一个事情我便离开,喝茶便不必了。”

随着沙哑之声从四周响起,一道黑色魅影凭空出现,在他周围散发着某种黑色迷雾将他的身段尽数遮去,只留下一面修罗面具供人视之。

“何事?”夏渊眼眸横视,也说不出其面庞神色,只是可以看出他格外冷静。

“关于钥匙的。”修罗面人嘶哑之音犹如地狱哀鸣,听起来令人极为不适,冷汗直出。

不过,夏渊却是毫无波澜,只是听闻钥匙二字脸色凝重了些。

夏渊冷笑道:“交代?之前不都说好了吗?还有什么好交代的?”

“可是出现了变数,有一点你必须记住。”

夏渊斜眼而视,不瘟不火道:“关于若绎的?”

“那家伙是教主指名点姓要的的人。”

“这么说你们愿意当成若炎的狗?”

夏渊此话一出,话音刚落一场暴风扑面而来,滔天巨怒伴随着强横玄力犹如天神一把大剑劈下刮开空间,肆无忌惮直冲而来。

夏渊仅是摆手一挥,便将这可毁山岳的庞然玄力尽数化去,只留的徐徐微风,略耳飘过。

“难道不是吗?”见修罗发怒,夏渊并未退让,冷声道。

修罗两眼红光闪烁,悄然间围绕在他身旁的莹莹黑气化作六道黑珠,恰是一手之大。

他道:“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能就这样丢掉一个月阶玄脉的试验品。虽不知若炎是如何敢断定他的杂种嗑下十转丹能达到这等地步,但事已至此只能说他运气好,赌对了!

即便是借我等之手保护他,那也是教主的注意!”

闻言,夏渊只是一抹讥笑,并未回应。

他也不知若炎是如何肯定若绎服下十转丹会有这般变化,这种几率微乎其微!

没想到,他便赌对了!依靠玄神教之手牵制自己,而又有苍天院牵制玄神教,身在监狱,掌控局势,那若炎终归是安全的!

“只要不死,修为不废便可,对吧?”夏渊突然说道。

修罗沉默了会,转身冷笑道:“对!”

说罢,化作一缕黑烟散去。

听闻这个回答,夏渊凝重的脸庞上才浮现出阴冷之笑,“若炎啊若炎,你最终还是人,不是天。此行定让你和儿子见面!”

修罗刚走,房门便被推开。来者是一位少年,一身公子气,眉清目秀,颇为耐看。

那人见之夏渊,立马便鞠躬弯腰道:“四皇兄,贵安。”

“哈哈哈,六皇弟,快快快,进来坐。”

见到此人,夏渊一改方才阴冷模样,眉开眼笑。

闻言,这位六皇弟也未娇做,跨门而入,三两步便来之其旁正经坐下。

“不知皇兄找我有何事?”他开口问道。

夏渊一边为他沏壶茶,一边笑道:“六皇弟对这次古迹之事有多大信心?”

闻言,六皇子哈哈笑了笑,不免客气道:“皇兄还不信我?那些人在我眼里都不过是跳蚤罢了,是生是死还不在我一念之间?”

如此大话从他嘴里说出到让闻者脸色喜悦一些,只是这笑容里都出一丝诡异的冷漠,不由多说拍了后者右肩,“本皇也是为贤弟的安全着想,此次非同小可不可马虎,毕竟来着不善,都是各个门派的顶尖弟子,其实力有恐不必你差。”

夏渊将天帝宫殿的消息公之于众,怕是没有那个势力会有所保留,将其最好的弟子拿出来争夺天帝之物!

“皇兄放心,我虽不如公主那般妖艳天赋,但也不会丢皇族的脸!”六皇子断然道。

“那便好!”夏渊笑了笑,“只是怕那些人不守本分,暗中作梗。天帝之物太过重要,为了万无一失,我有个计谋希望六皇弟莫要推辞,此事至关重要几乎威胁到皇族的生死存亡。”

“什么!”听闻这话,六皇子直接起身,满是惊恐道,“此话当真?还请皇兄速速道来,我一定尽心尽力。”

“皇弟莫要着急,你只需做一件事我这个计谋便可顺利完成。”夏渊安抚他坐下。

“所谓何事?”六皇子心神不宁,紧张问道。

夏渊故作玄虚四处张望一番,然后贴近身子,在后者耳旁笑道:“其实也并非什么难事,只需要六皇弟去死便可……”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