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星夜☆蓝天灬   更新时间: 2017-11-06 17:24:07   字数:2007字

“若绎,我希望这件事你不要参与进来。”

清莲之言,直接令得本是淡若无事的若绎皱紧了眉头,不经意间一抹寒光在眼眸里掠过。

“此话何意?”他冷声反问道。

此番远行,他不如若恒那般心态,只是来看看热闹。

反之,他断然觉得能从中得到好处,而且绝对不凡!

不然,时间紧迫的他怎会来得这潇风城一趟?

五年,他有一个誓言等着他履行赴约。

十年,他有一场生死较量去比拼,他不得不让其胜者为王!

他需要力量,从前,现在,未来,皆是如此。

生在这个世界,本是如此,无数人追求的道法——实力为尊,弱肉强食!

如此好的机缘,现在清莲长老却想着让自己放弃,问他如何甘心?

又一次的天大机缘就如那时若天为夺走的苍天令一般失之交臂?

“太危险了!”

直视着若绎那炯炯有神的双眸,低沉之声从其润喉发出,她可以看出这孩子的心事比任何人都重!

在这双眼睛下,她见不到一丝少年应有的朝气,反而尽是如饿狼一般的阴冷锋利。

这是在什么环境下才能生成的眼神?

不仅是清莲,烛溟意识到时也是心生哀叹。

若炎或许料事如神,虽考虑了许多事情,但他最终忘了自己的孩子在一个四处为敌,人人可欺的环境下会成为什么样子。

从这孩子的目光中他敢断定,他的双手早已沾染了鲜血,而且绝不止一个人的血!

眼前这位看似和气,硬朗的少年,杀过人!而理由很简单——怨恨!

这正是若绎与若炎的不同。

在他漆黑的双瞳之下,没有如若炎的那份浩然正气,而是隐埋在暗中那份如死神一般的杀气!

事实也是如此,他以最弱的实力战胜了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悄无声息的将其击杀。

没有人会怀疑到他的身上,因为那时他是最弱的废物,没人会看得起,更不会相信这家伙会杀人!

在他的经历之中,可不仅仅有软弱无能,任人宰割的可怜故事……

十年来被人欺辱的日子,足以将一个人逼疯。

现在的他,还知道尊严,还拥有人性,能坚持到这一步已是不易,若绎挺过那段痛楚,但不可抹灭的后遗症还在。

那份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阴冷还在!

闻言清莲的告知,若绎一笑。这抹笑容中,掺杂着几分凄凉,其余的尽是猖狂!

“清莲长老,若是没有更好的理由,恐怕说服不了我。”若绎端起茶几一饮而尽之后吐词清晰道。

闻得这话,众人也是一脸为难之色。

一旁的伏天也侧过身子,在若绎耳根前说道:“若绎兄弟,清莲长老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可是玄神教必收之人,独自一人进入那正殿,有恐那些人不会放过你。”

此话不假,被各大门派带来的后辈定然都是百里挑一的天才。在那里伏天都得小心谨慎应对,根本顾不了若绎。

以现在若绎的实力,在那里恐怕是最弱之人。

无论是谁都可将其轻易击杀,又何况还有一个玄神教的妖孽之辈为敌。

没有苍天院的庇护,若族在玄神教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就算是这样,我也非去不可。”

这些事,若绎怎会没有想过?但是这次他真的不能再放弃了,一度的退让最终只会走向灭亡。

机会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得!

任何一个至宝的出现都会伴随着危险,若是遇难而退,只求安稳,那这苍天下岂会有机缘给予你?

“能给我一个理由吗?”清莲深吸一口气,缓缓道。

这倔强劲倒是和若炎一个模样,不听人劝。

倘若真出了什么事,若炎这唯一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所以,清莲是极为不愿的让若绎去冒这种险。

“强者,是从磨难中走出来的,不是在安宁中养成的。”

若绎之言,无不令得三人的身躯都为之一振,仅有伏天不知所以地见之三人脸色异样,而这三者尽是惊奇看着若绎。

“强者,是从磨难中走出来的!”这句铿锵有力之言,便是一条真理。

他们绝不会忘记那个人的口头禅,他的身姿,动作,笑容历历在目,振奋人心。

也正如若炎所说,强者,是从磨难中走出来的,他甚至这一点,所以这件事没得谈!

也正因若炎的这句话,若绎并没有怪罪父亲,为何这般对待自己,让自己承受着十年苦屈,直至今日。

因为父亲坚信着,自己能成为一名强者,绝不弱于自己的强者!

见到若绎坚定的目光,清莲只得叹了一口气。

“你小子你父亲好了一面没学到,坏的一面倒是遗传到了。”

闻言,引得众人一笑。

说笑归说笑,若恒还是提醒若绎道:“这事我也不拦你,但你一定要小心谨慎一点。玄神教派出来的弟子非同小可,莫要大意。”

若绎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小心使得万年船的道理,何况这次敌手可不简单。

“伏天,到时候帮若绎一把,莫要出了岔子。”清莲瞅一眼胖子,不瘟不火地说道。

不管怎么说这胖子也算是苍天院之人,在核心弟子之中的排行榜上也有名次。他在苍天院的后辈之中称得上佼佼者。

有他的庇护和苍天院的威名,至少其他势力不会打若绎的注意。

那胖子大大咧咧地边说着边一把将若绎双肩拍住,“放心,若绎怎么说也算我一个师弟,我自然会帮他一把。”

“那我便先谢过师兄了。”若绎抱拳笑道。

若绎倒也识趣,不做推让,立刻便答应下来。虽说无人道明这胖子的实力如何,但他心里打约有些低,这胖子肯定不简单。

苍天院也知此事重要性,既然让他前来必然有过人之处。

再者,师公是何许人也?能教出父亲那般的强者,可见一斑。只怕这伏天只学得点皮毛,也可在这年轻楚辈立于不败之地了。

由此可见,若绎算了多了一个实力强横的大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