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唐欣.梦   更新时间: 2017-10-30 18:28:46   字数:2941字

一副和宫云希很亲密的样子,看向一脸错愕的洛雪芙,笑道“本太子的未来的太子妃,雪芙觉得如何?”

哈!?什么情况,未来的太子妃,她什么时候答应了?她怎么不知道?好家伙居然拿她当挡箭牌。

洛雪芙冷冷的看过宫云希,胭粉未施,也无任何的发式,衣服也是那么朴素,可却依旧不碍她绝色的容颜,看起来那样高贵气质,用倾国倾城都不为过,她,好嫉妒,顿时一阵怒火。

“宫家那个没有的废物傻子?”她拽着东云祥吾的衣袖一副撒娇的语气“祥吾哥哥,听说她发疯连自己的父母的杀了,你怎么能娶这样的女人呢?她是个怪物。”

“哈?你说我是怪物?”

宫云希一把扯开东云祥吾,她的语气明明想是在询问,眼神却像一把寒刃,直直的朝她划来,看着宫云希步步紧逼。

她觉得有些慌,却不流露半分,看向一旁的东云祥吾,好像并不打算做点什么,不行她不能在祥吾哥哥面前出丑,一咬牙,洛雪芙抽出腰间的鞭子,在地上狠狠的一甩,鞭子扬起红尘,鞭子的声响足以听的出她的力度,她是懂那么点三脚猫功夫的,若是以前的宫云希恐怕早就趴着求饶了吧。

洛雪芙拿着鞭子一副嚣张的样子大喝“你就是个怪物,你以前就是个傻子,你连自己的父母都杀,你现在根本就是疯子,怪物,说你又怎么样,哼”

宫云希的小脸冷下来,浓浓的寒意,让人一阵发凉,东云祥吾把这些都收入眼底,他并不打算插手,他到更想进一步看看她的能力到底到什么程度,面对这样身份的人她会怎么做,一切都令他好奇。

宫云希唇角上斜,单手叉腰,像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视的眼神,“你,现在磕头认错,还来得及”

“你找死”被她的态度激怒,她往宫云希身上用力挥鞭。

够狠,但那瘪脚的招式是在搞笑吗,嘲讽的笑意,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一个快速的斜身躲过鞭子的抽打,伸手,抓住鞭子的尾部,在手里卷了两圈,紧紧的往后一拉,像拉开弓箭的姿势。

拉橡皮筋似的两个人一人扯着一头,任洛雪芙怎么拽都拽不回来,一脸怒气“宫云希,你放手,敢动我皇后娘娘是不会放过你的”

宫云希冷冷一笑,慢慢后拉,手腕一个用力,鞭子落如她的手中,洛雪芙一个不稳,仓促的向前滑了几步。

“你这个怪物,贱人,把鞭子还给本小姐”洛雪芙从小就被众人捧在手心里,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委屈。

不甘心。

这个女人是没有听说过她的事迹吗?她都闹那么大动静了,还有这些笨蛋往她这冲,长没长脑子?“你说我是什么?我没听清”

“你这个怪物,贱……”

宫云希狂舞起手中的长鞭,劈头盖脸的朝洛雪付挥过去。“啊!”洛雪芙尖叫一声,捂着手臂在地上打滚,毫无形象可言,她忽然想起来,面前的这个人早就不是以前的宫云希了,她,可是杀了老虎的!惊恐的看着她

“唉~,你的话,我没听清楚,可以请你,在说一遍吗”说完直接朝她脸上挥过去。

东云祥吾见此,身形一晃,挡在宫云希面前,用内力一把甩开那原本要落在,洛雪芙脸上的鞭子。

宫云希冷眼看着他,像是在说,滚开,两个字,她要做的从来都不会中途停止,更何始作俑者是他这个太子殿下,

东云祥吾没想到她会这么不计后果“已经够了,在打下去对你没有好处”

“那是我的事,滚开”向前,在一次被阻止,冷冷抬眼,丢掉手里的鞭子。

没有说话,手一挥,风吹动她的裙摆,花瓣绕过东云祥吾,对着洛雪芙,划破她的衣服,脸,在这古代,女子最注重名节和容貌,那么她就都要毁掉。

东云祥吾没办法阻止,只听得到洛雪芙鬼哭狼嚎的惨叫,“啊!我的脸,不要,不要啊”此刻声音早已引来了一群宫女太监纷纷看热闹。

花瓣停下,衣服被划的七凌八碎,完全遮不住,脸上一片血肉模糊还写着两个字“贱人”宫女太监们看着这一幕一阵脸红,他们听见叫声过来,没想到会看到这副场面。

气愤一刹那静止,看着宫云希的杰作,这女子够狠,宫云希看着他一手叉腰好像在说“怎么样,你咬我啊”的样子。

一旁的宫女太监目瞪口呆纷纷议论着“天呐,这可是洛小姐啊!”

“这……”

“那不是郡主吗!”

洛雪芙早就晕了过去,她的奴婢站在一旁不敢出声。

“你玩过火了”东云祥吾话间一片冰凉。

“太子殿下,不是也没阻止么”宫云希轻笑,满眼讥讽,众人看鬼似的看着宫云希,他们没想到这样漂亮的人居然出手如此狠辣。

东云祥吾瞪着她,这个女人实在是,宫云希一点都不怕,东云需要她,皇帝答应过她的条件,就算有事,她也会全部推到他身上。

“快传太医,改日本太子定会却洛府登门谢罪”

夜晚。

宫云希丝毫不担心早早就睡着了“不要!不要。”一个女人跪下坐在地上,男子抬起她的下巴,低沉的声音,

“把衣服脱了”

女子惊恐的看着他害怕的发抖,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我,不要…”

男子邪魅的笑容。“希儿,要乖知道吗”

“不要…你放开我……放开我”男子拉着她脖子上的锁链,吻上她的唇,撕扯她的衣服,仿佛有股恨意,拉着她脖子上的锁链,用里,迫使她与他对视,看着女子因为害怕而恐惧的样子,他,视乎异常欣赏

“呼。”宫云希被惊醒!啊,已经早上了?扶着有些晕乎乎的头,几天了,她连续做着奇怪的梦,可怕的男人,还有,恐惧害怕颤抖的女人,那是原主的样子,只是…不管重复多少次,她都看不清那男人的脸,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什么啊,梦里那个变态的家伙。

她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她又没有被虐倾向,那是原主的记忆吗?算了,只不过是个梦而已。

门开动的声音,玉玲端着水盆进来“郡主,你醒了,快起来吧奴婢帮你好好打扮一番,今天就要出发啊,等一会太子殿下就会在外面接你了”

“玉玲跟你说多少次了别老奴婢奴婢的,说,我,听到没啊”

“哎哟郡主,奴,额我还不习惯嘛,好了好了快起来吧,要用的上的东西,我都帮郡主准备好了,我没办法跟郡主一起去,郡主一定要注意安全,可别在迷路了,还有啊,别动不动就动手,在它国能忍责忍,不然很容易引起两国的关系的,还有上次御花园的事,皇上说了回来在治你,郡主啊你可千万要收潋一点啊,还有还有啊…”

“……”

宫云希只觉得被念紧箍咒,玉玲跟个老妈子送女儿出远门似的叨叨叨叨就没停过,叫她注意这个小心那个,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塞给她

她觉得,暖暖的,玉玲就跟她妹妹一样呢,今日的宫云希,玫瑰色的长裙,秀发用一根细细地丝带轻轻的挽起一缕,头上稍稍带着一些花瓣的装饰,像现代的围夹在中分的刘海线,真的跟她很配,没办法玉玲愣是压着她打扮了一上午。

东云祥吾跟东云卿,东云封等人都愣在原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她,像一朵不知名的花,她高傲,冷酷,妖娆,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摘取,却又像带刺有毒一般,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好像在说,“她不属于任何人,不屈与任何人,她是她自己的,如果你越过线,就会要了你的命”

她,是那样的高贵,众人看到这样的宫云希一瞬震惊,不少青涩的公子哥,都一阵脸红。

在近宫门口的十里停等待出发,微微有点红脸的东云卿,到她面前“哇!想不到,你这个女人还是有点姿色的嘛,要是在温柔一点就更加像个女人了,说话也要甜一点,这样才会,哇啊!”

一阵狂叫,因为宫云希又一脚踩在他脚上,抱脚,痛的他哇哇叫,她靠近一手暧昧的搭在他肩上,“好的,最贵的王爷,你放心,本小姐一定会对你很温柔的”一边说着用力掐了一把,翻个白眼,哼,的走开。

“哇,嘶,你你你给本王等着”气的在原地直跳脚。

人已经到齐随时可以出发,与皇帝告别,宫云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皇帝真的好宠她,像,父亲,怎么可能呢,不过这么多天的相处,这皇帝真的好宠爱她像亲生女儿一样的那种,从小她就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感情,她很享受,忍不住像对父亲一样的撒娇。

唐欣.梦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