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唐欣.梦   更新时间: 2017-11-03 13:09:18   字数:2233字

面前这,头发有些散乱,身上,脸上都沾着些灰尘,笑的那样,不是宫云希是谁…

看着宫云希没心没肺的朝他们笑东云祥吾过去紧紧的抱着她,然后又,一把用力的推开。

“……”宫云希

东云祥吾劈头盖脸就对着她一阵怒吼“宫云希你故意的,在敢有下一次,我杀了你”不是本王,而是我,在不知不觉中在她面前好像已经习惯了说我字,这样他会觉得比较舒服。

“……”这什么情况?东云祥吾干嘛这么着急她?还不等她多想,东云卿有些痛苦的闷哼,一副快倒下的样子,她赶紧过去扶住他“不是叫你不要动了吗?现在感觉怎么样”

他没有回答宫云希的话反问。“你怎么样,受伤了吗,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额…没啊?”宫云希一头雾水,她人缘什么时候这么好?

“你这个死女人,你玩儿我,我……咳咳,你给本王等着,唔!”还不等说完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众人跑过来围着东云卿,着急的询问。

“不好!这弓有毒。”东云封面露难色“这荒郊野岭的地方根本没有大夫,我们也没有带太医出来,要,要走出这座山起码……要一天,但是他的伤,恐怕。”越说越没声。

宫云希看着他的伤口,他要是在不治疗,会死,没办法了“你们帮我把他抬进马车,我有办法…”

“真的?快,来人快把他抬进去”马车里,只有东云卿跟宫云希两个人“东云卿,你放心,会没事的,我现在要帮你把这弓拔出来,你要忍着点。”

他满头大汗,嘴唇毫无血色,轻笑点头,宫云希也不废话,握紧他手臂上的弓,深呼吸,用力一拔。

“啊!唔呃…”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叫了出来,宫云希赶紧把布塞进他嘴里,以免他要到舌头,生拉他的手让血往外流,他咬着布额头的青经特别明显,发出呜呜的声音,可见他在极力忍耐着,平时吊儿郎当的像个富二代的小少爷,在关键时候居然会以身救她,这是她没有想过的,看着平时那个懒散的东云卿,现在却躺在这有生命危险,还是为了救她,说不感动是假的。

马车外的人也只能干着急什么都做不了,她现在要把他身上的毒用她的能力全部抽出来,但,那样他必定会失血过多,有了!“东云封,东云祥吾你们两个进来”

宫云希的声音响起,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情况,拉开,进入马车,一地的血,不等他们开口“我需要借你们一点血”

“……”借血?

“没问题,我们要做些什么?”虽然不知道她这是想做什么。

“等一会,听我的就好”东云卿的手臂血从伤口不断抽出,像医院的管子清楚地看到流动的样子,足足接了差不多半盆子的血,直到放出的血成鲜红为只。

这个女人,还有多少本事是他不知道的。

“现在把你们的手腕割开”

“这是要做什么?好。”看着她不容拒绝的眼神,她就像在说,她没空跟解释赶紧给她照着做就好了,那么多话,不耐烦的哄。

东云祥吾跟东云封,也忍着想知道的好奇心不在询问,拿出匕首在手腕干净利落的一划,血的味道早已经在蔓延了整个马车,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这么做了,这就是她的魅力。

他们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血,像被控制了一样!没有滴下去,而是像输液的样子,两个人手上的血被慢慢传到东云卿的伤口,进入他的体内,空气中的血丝没有任何东西支持就这样一点点的像输液一样一点一点的进入东云卿的体内,他早就晕了过去,微弱的呼吸,鲜明的划出他现在的危险。

东云祥吾两人感觉得到血被抽出身体的感觉,看着宫云希手掌捂着离他伤口一尺的地方,血色的花瓣,在东云祥吾,东云卿,东云封,手腕上旋转,像一条漂亮的会动的手链一样,那么漂亮,细看,不难看出花瓣还微微散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他们知道是宫云希在屈动它们,花瓣围着血液的传输,像媒介一样,成为输入东云卿体内,这,神奇了,任皇宫诸多太医他也从未见过这样的整治方法。

大概过来一炷香的时间,宫云希脸色开始刷白,额头的汗珠分明的滑过她美丽的脸颊,她已经摇摇晃晃的了。

“宫云希!还要多久?你还好吗?”担心的看着她这副样子,输血还在继续,东云祥吾两个人到是没什么事,因为血不会浪费,只需要他们一人半碗的血,对一个男人来说不会有什么大碍。

时间像是故意的一样,过非常缓慢,这下可不妙啊,像这样的治疗,会大量的耗费她的“灵”,更何况她的能力本就不是用来救人的,这样的做法太过激了,但是现在也没有其它办法了什么药,什么工具通通都没有,她在现代的医术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没有她在厉害也无能为力,只能用这个办法了谁让这货救了我呢。“我没事,在一下就好在。”还有半个小时,等这二货醒来非得要他个个把黄金万两不可。

他们只能干等着,看着宫云希这么虚弱的样子,他总觉得有点不是滋味,输血的过程很简单,但是需要的时间很长,就像在医院输液一样,只能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输进他的身体。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结束了,快速缝合他的伤口,宫云希虚弱的走出马车“你们,记得要熬一些清血的药给他喝,要赶紧离开这里,不要多呆,要快”

“宫云希,你!”

她说完直直的到在地下,她的声音好轻,轻的都快要听不到了,东云祥吾急忙抱着她“宫云希!宫云希。”她虚弱的呼吸令他,手足无措。

“你大…爷,不要动我啊,我快被你晃死了,我需要休息,让我睡两天。”

“……”众人听了个大概,东云祥吾赶紧把她抱进马车躺下,众人,在经历过生与死的刺激后,听宫云希的话赶紧出发马车里东云祥吾紧紧握着宫云希的手就这样一直陪在她身边,他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看到他这样,他不喜欢。

宫云希,你居然不死。你,你怎么不去死,去死,去死啊,身旁的花草被洛雪芙踩的粉碎,狠毒的目光看着面前的马车,你这个贱人,居然勾引我的祥吾哥哥之前那笔账还没有找你算,哼,等到了楚阳我要你这辈子都回不了东云,到要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唐欣.梦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