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唐欣.梦   更新时间: 2017-11-05 18:55:52   字数:2031字

宫云希丝毫不理会他们的反应,转头撇向红眼睛,用黑社会老大的语气“我给你脸了,第一,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兴趣帮你解毒你的死活与我无关,第二,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我讨厌麻烦,如果你们变成我的麻烦我就直接在这里了结了你们,”

冰冷的语气,这个女人身上的杀气,除了他们主子,还从未在谁身上见过“最后,姑奶奶,不是这里逆来顺受的妹子,你们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娘啊!都得惯着你,我想,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在特么敢碍着老娘,你们,就别想活着出去了。”

“……”

众侍卫愣在哪里瞬间被雷到了,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这女人?看向他们的主子!嘴角挂着笑容,直盯着那女人的背影,主子这是怎么了居然不气,一般像这样的人,主子早就咔嚓掉了,那个可恶的女人…

楚玄硕抬手抚着嘴唇,浅笑,不是这里逆来顺受的女人么?呵呵,有意思,女人上次在巷口的帐,这回一起算算。

说完潇洒拂袖,宫云希心里那个爽啊,像这古代的人,就得这么治,不然就一个劲的得寸进尺拿女人当软柿子捏,切,遇到她算他们倒霉,先回去找东云卿他们吧,本来还挺不错的心情,脸刷的就白了看着面前这大一堆缓缓移动的东西,她不竟,吞了吞口水。

“额,主子要不属下去把她抓回来?”

楚玄硕嘴唇勾起邪笑,低沉的声音回答“不用。”直直的盯宫云希离开的地方,几个侍卫不知道主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女人还会回来吗,怎么可……能。

“呜哇啊!啊啊。”响起杀猪般的叫声不断,这是遇到了啥才会叫这么大声?树林冒出一个身影,不是宫云希是谁,猎震蒙,还真的回来了?

看着宫云希的身影楚玄硕的笑容更烈了,树林的鸟儿被宫云希的尖叫纷纷吓跑,她疯了似的往他们的位置跑,好像后面有什么在恐怖的东西在追着她一样,为什么,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为什么,这破地方有蛇她理解,不管怎么样是树林,但怎么会有那么多?shit。“哇啊啊!上帝我恨你。”

“……”几个侍卫看着这样的宫云希,刚刚觉得她跟王爷的气息很像?有吗?错觉……对,一定是错觉。

楚玄硕单指捂着唇,邪魅的笑容,他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啊---”

宫云希跑过来直往红眼睛身上扑过去,一个大大熊抱,挂在红眼睛的身上。

“……”楚玄硕,看到她一脸惊慌的扑过来,居然条件反射的直接抱住了她,少女的气息在鼻间蔓延散开,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好特别。

她急跑的喘息撒在他的耳边,他竟觉得有顾电流穿过的感觉,多久他都从未对一个女人有这样的感觉,看着她扑过来,他竟觉得有种满足感不想放开她……

“……”几个侍卫更是被雷到了,主子不是最讨厌女人靠近他的吗?主子居然没推开她!

“哈啊!呼?”半响宫云希才反应过来连忙挣开从他身上跳下来,鼓足勇气,往后看“呼……”长长的松了口气,还好没过来,我的天,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那密密麻麻的蛇群是怎样,都遍布整个树林了,真奇怪,一般来说,蛇不是群居动物啊,除了自己的伴侣,就连自己的孩子都是不可以和它们住在一起的,除非……难道!

她转头,看向身后的红眼睛……他这副笑容是怎样?好像早有预料一样等等,身后的那群蛇……她是不是被耍了,好像是,呵呵,好像,“我靠!你特么玩儿老娘?”瞬间爆粗,怒吼。

没想到他居然是能力者!她第一次被耍的跟什么似的,这人还好像没看到她的怒气一样。

“嗯?本王就在这,本王对你做什么了么?”妈蛋,这人一副与他无关的嘴脸,她好想痛扁他一顿啊。

看到这里,几个人也明白,定是他们主子使的仙法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怕蛇,遇到他们主子这姑娘完了。“就是啊我们主子在这里都没动过,你可不要乱污蔑人啊。”

“……”宫云希看着他们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别提多怒了,深呼吸,笑脸相迎“呵呵,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妈蛋等老娘出去有你们好看的。

他们只笑不语,宫云希已经没有耐心了冷着脸“条件。”看她这样子他们也不在调触她了,楚玄硕恢复平常的冰块脸“留在我身边,做我的人,替我做事。”

宫云希早猜到一二了,单手叉腰“哈?那就是和你身边傻不拉几的这几个人一样了?那我有什么好处?”

“……”他们几个是敢怒不敢言呐,躺着也中枪说的就是他们了吧。

“你想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缺,也永远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人,更不会替任何人做事,我不喜欢的我绝不会做,谁,特么都不好使”宫云希很认真的说出这番话,她,这辈子都不会成为任何人的棋子,永远不会为任何人卖命,绝不,如果有那样的人出现她会杀了他。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猎愤怒的声音被止住,红眼睛抬手示意他闭嘴,猎也只好乖乖的闭嘴站到一边。

“你确定?”凝视她。

“我肯定”回敬他。

他邪魅一笑“往后看~”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回头一看,果然,那群蛇往她的位置缓缓爬来,别说宫云希一度惊到了,就是他们几个大老爷们看到这密密麻麻的蛇,都不由得发凉呢,宫云希不惊退后。

红眼睛在她身后“什么时候想好了,就告诉我,身为我的属下,我自然会救你”宫云希紧紧的握拳,好,很好,威胁是吧,就是被蛇咬死也绝不可能,挑眉寒冷的气息犹如千年不化的冰川一般,随时都能冻死人。“既然我能缓解你的毒,你信不信,我也有办法让你的毒现在就发作。”

唐欣.梦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