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唐欣.梦   更新时间: 2017-11-09 20:17:54   字数:2422字

“你……”几个侍卫怒视着她,就在她甩头就要走的时候。

“慢着。”

宫云希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你们有完没完,我说了我…”

宫云希愣住,看着楚玄硕手上那个箱子,不会错的,这分明就是……灵域执行任务的箱子,那个表记……心爱?,伸手就要拿,却被楚玄幻硕躲开。

不爽……

“郡主,我们兄弟有一样的能力,没错的话那东西应该跟你妹妹有关。”

宫云希只是震震的盯着那个箱子“这箱子从哪里来的?在哪里找到的,人呢?”

楚玄硕邪魅开口,身上的血还在流动一般划过衣领“女人,只要你帮我解毒,就把这东西给你,也会告诉你我知道的。”

“呵?威胁我?”

比起宫云希的冷笑像寒冷的刀子,他到是非常冷静。“不是威胁,是交易~”

楚玄硕把箱子递给猎,做正姿势,已没了刚才的虚弱,面无表情,身上的血渍依旧清晰,宫云希不得不说,这货真的很好看。

挑眉,宫云希走过去“好,成交,脱衣服。”

“噗……”众人呛了口口水,这个女人刚刚说什么了!“喂,是要你救主子,你这是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们主子可是……”

“闭嘴,有本事你救啊,我一个女人都不怕坏了名声,你一个大男人在那磨磨唧唧的,还怕我强了你家王爷啊,是不是男人啊你?”宫云希翻个白眼,一脸嫌弃。

“唉你……”猎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满意的看了看猎那张表情丰富的脸,过去一把扯开红眼睛的衣衫,露出大片胸膛,这架势真有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样子。

“……”他们英明一世的王爷,居然被一个女人扒了衣服,两次,还是同一个人……

楚玄硕一副绕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好大的胆子,第二次了,虽然她看起来还没认出来,但是敢这么扯开他的衣服,这女人还是第一个~

“笑什么笑,你还有你过来。”宫云希指着猎与他旁边的侍卫示意他们过了

他们一脸懵逼的样子到跟前“抓住你们王爷,别让他乱动。”

“啊?”

猪!还要她浪费口水解释,说了你们也听不懂好吧。“啊什么啊,等下我帮他解咒他会很痛,你们要帮我压着他,不然很容易功亏一篑,到时候神仙都难救!”

他们看向楚玄硕,好像在征求他的同意,楚玄硕,微微点头,他们才过去抓住他的肩膀,准备好,宫云希往后退一步,伸手离他胸膛一尺的位置,手掌撑开,闭眼,默念。“地狱的亡灵啊,吾是红的契约者,请听从我的命令。”

气氛变得异常凝重,没有花瓣,而是红丝,像风一样流动,围绕着宫云希像为为她保驾护航般,一丝丝的红光在她伸出的手掌,画成一个圈,像今日在上台的符文般,印在楚玄硕的胸膛

“……”让人莫名的紧张。

“额!咳啊……”楚玄硕忽然爆动起来,额头的汗珠的滴滴洛下,发出极力忍耐痛苦的声音。

楚玄硕觉得,胸口的位置好像被火烧一样,又好像被人抓住了些什么,用里拉扯着他的内脏,五脏六腑的有一样的感觉,被人狠狠的拉扯,被火烧的感觉,别提是什么感受了

“王爷!”猎跟允两国侍卫奋力按住他的肩膀,奈何楚玄硕的力气实在太大,他们快要撑不住了,“郡主…还……还要多久啊?”

“我们快撑不住了……”忠,令,见状立刻帮忙按住,四人合理,总算是,暂时阻止了,楚玄硕的暴动。

楚玄硕极力忍耐的脸,扭曲着,看得出来他现在有多痛,众人脸上的担心与着急,显而易见。

光圈消失,宫云希收手,非常严肃的看着楚玄硕,他身上出现几处黑色的像烟雾一样的东西在他的肩膀,手上,腿上,多处,散发!

“这……这是什么东西?郡主?我们主子?”他们慌慌张张的询问,楚玄硕像个溺水的人,大口喘息着,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身上这些不知名的东西,看向宫云希。

宫云希一挥手,这些东西消失不见,皱眉。“你惹的是什么人,这么想至你于死地?”

“郡主,那我们王爷?现在?”

“你们王爷现在情况很不乐观,呵,看不出来你还挺有能奈的嘛,中了这么多毒咒,居然还能撑。”

“所以?”楚玄硕看到她的反应到是没什么太过多余的表情。

宫云希悠闲坐下“所以,你的身上的毒咒我没办法解,在这个世界上无人能解。”一句话给他宣布了死刑。

“你说什么!不可能……你肯定有办法的。”

“郡主……”

宫云希无语叫她有什么用?那她能怎么办?她也很无奈啊。“这么说吧,你身上的毒咒本来我是能很轻视解开的,但是呢,你身上的问题可不简单啊,简单来说就像是一根打结的线,这一根线我还能解开,但是你身上的不是一根两根线打结那么简单,就像是一团线绕在一起,没有结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打结,胡乱凑在一起,乱七八糟的,让人怎么解?你人品是是有多差,这人不仅仅是想让你死,还给你一丝活下去的希望,让你生不如死,你会很痛哦。”她的手绕着圈圈,让人理解缠绕的难解的意思。

她淡淡的起身走到楚玄硕的面前,一根手指,点在他心脏的位置。“你的心脏会像要被人捏碎的感觉,五脏六腑都是一样,还会火烧,你会痛的生不如死,却不会至命,若你能忍下去,大概也还是活个十来年吧,不过带着这种痛苦活下去,对人来说还不如死了呢。”反头回去,说的风轻云淡

“主子……”

楚玄硕捂住心口的位置,“就是说,没有办法解了?”

宫云希直直的盯着他的脸,这人,一般听到自己快要死的人,会这么平静,这种苦处可不是所有人都承受的了的,有的人会因为受不了自己自杀,他居然如此淡定?

宫云希勾唇“你的反应看起来不怎么害怕啊,你不怕死吗?”

楚玄硕邪魅的笑容让人为之颠倒“本王觉得,你有办法,我不会死。”

宫云希一愣,到茶的动做停下,偏头看向面前这个活色生香满身是血的红眼睛“呵?呦,挺聪明啊?的确还有一个办法,你需要找到一种花,叫血肉花,它跟名字一样,是一朵全身血红的花朵,这是一种嗜血嗜肉的花,只要你找到它当场吃下去,我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解你身上的咒,但是这花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这?王爷属下从没有听说过这种花……怎么找?”几人面露难色。

“老身知道在哪里,在楚阳城外的,迷林山就有,老身有预见过,不会错的”

宫云希一脸蒙蔽,这东西不是已经灭绝了吗?额,好吧这是古代很多东西应该还存在。

猎一喜“太好了,属下马上叫人寻来。”

被宫云希叫住“喂,这种东西,除非是身有毒咒的人亲自摘下来,不然普通人以任何方法都是摘不来的,只要你摘下来那花就会瞬间枯萎,化为灰烬,恐怕就非要你们王爷亲自去寻了。”

唐欣.梦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