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独守一座空城   更新时间: 2018-04-09 09:57:21   字数:2291字

“老婆,你没事吧?”王坏看着林若雪的脸色好像不太好。

“我没事,我说过你不许这么叫我。”林若雪冰冷的说道。

“我这不是关心你么,怕你被刘江城那个傻叉欺负,伤心难过么。”王坏自讨没趣道。

“这点事还不至于让我伤心难过。”林若雪掏出手机按了个号码拨了出去。

“紫苏,事情正如我们之前所想,苏格美已经和刘氏集团达成合作协议了,不过我猜测,刘江城能让丁艳萍不惜得罪我们也要跟他合作,出的钱至少是我们的一点五倍甚至更多,你帮我时刻关注刘氏集团的动向,银行那边保持联系,一旦刘氏集团的资金出库,立刻通知我,对了,把苏格美集团和刘氏集团合作的事情散布给公司的人,就说我恼羞成怒了,另外之前谈的我们要跟苏格美集团买的那块地,我们主动加注五千万。”

听完林若雪的话,王坏一阵错愕。

“你一早就知道苏格美会倒戈跟刘氏集团合作?”王坏好奇的问道。

“刘江城为了让我屈服,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不过他为了撬走丁艳萍,至少比我要多花好几亿,这一下子刘氏集团的可流动资金要去掉大半,接下来还有得玩呢。”林若雪的脸上没有悲伤,也没有愤怒,只有让人不寒而栗的肃杀。

商场如战场,除了自己谁都靠不住,林若雪从来都不会把胜负压在别人的身上。

“你继续留在这里,别给我惹麻烦,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林茹雪说完转身朝着大厅中间走去。

看着林若雪的背影,王坏有些感慨,看来自己的这个协议老婆,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不简单。

林若雪不让自己跟着,索性王坏就去继续蹭吃蹭喝。

突然,一个身影朝着他走了过来,正是刚才刘江城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

远处刘江城朝着王坏看了一眼,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冷笑,之前王坏多次跟他作对,还动手打了他,这个仇自然是要报的。

今天这个场合不适合下太狠的手,但给他一点教训还是可以的。

“朋友,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如果识趣的话,自己跪下来磕个头,掌两个嘴,我可以放过你,要不然今天你会躺着出去。”男人看着王坏说道。

王坏看了一眼对方,淡淡一笑道“听你这语气好像是想要打我,不过这里人太多了,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听到王坏说要换地方,这大块头心中一喜,刘江城让他过来教训王坏,他正愁人多不好动手呢,没想到王坏居然主动提出要换地方,正和他的心意,他当然不会拒绝。

于是,两人便离开大厅来到了相对没有什么人的一条廊道上面。

“来吧,别浪费时间。”王坏看着对方道。

听到王坏的话,看着王坏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方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

身为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高手,他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姿态,被王坏这么看不起,他不能忍。

“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的。”对方说着,右腿往前迈出一步,砰的一声,脚掌落地,气势如虹,紧跟着右手抬起一招斜辟直接斩向了王坏的脖子。

这是一招非常简单的军用格斗招式,如果对手不注意,这一掌下去就可以直接将对手打晕。

当然,这大块头也没想过一招就能把王坏击败,因为他相信王坏一定会挡。

不过他最擅长的就是力量,就算王坏挡住了,也不会轻松,甚至可能手骨都会被震裂。

而一旦王坏躲闪,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做好了勾拳的准备,按照这样的招式下去,对方势必往右下方躲闪,届时自己左手一记勾拳上去,直接可以打掉王坏一排牙。

“呼”

掌风呼啸,速度奇快,眼看着就要击中王坏的肩头,突然王坏左手一抬,看似缓慢不经意,实则快如闪电的伸出两个手指。

“啪”对方的手掌在距离王坏的肩头还有不到十公分的位置戛然而止,再难前进半分。

不是他自己良心发现停下的,而是被挡住了,准确的说是被两个手指捏住了。

王坏左手伸在半空,食指和大拇指捏着对方的手掌,看上去轻而易举,就像是捏着一只虫子一般。

而他的另外一只手,竟然从口袋中掏出一盒大前门,晃了两下弹出了一根烟,然后塞进了嘴里。

大块头看着王坏,只觉得又愤怒又羞愧,自己的强项是力量,自己蓄势一掌,连毛竹都能斩断。

可是现在,自己的手掌正被这个青年用两根手指捏着,前进不得,后退不了。

“喂,你带打火机了吗,借个火?”王坏嘴里叼着香烟,看着对方问道。

“你太狂妄了。”大块头感觉受到了对方的羞辱,整个身体一矮,右腿一招横扫千军直接踢向了王坏的小腿。

这一招看似普通的扫荡腿,事实上却蕴含着极其精妙的攻击,这一腿不过是佯攻,一旦对方躲闪或者格挡,攻击者就会毫不犹豫的踹出另外一腿,击中对方的膝盖,甚至下阴,可以说相当之狠辣,而如果对方不闪不避,那么这一招便会用老,直接击中对方膝盖,并且另外一腿同样可以攻击,而且只要击中了对方,紧跟着还会有后续的攻击紧随其上。

这样的招式可谓是又精妙又狠辣,是当初这大块头还在队里的时候他们的总教官交给他们的。

总教官,在他们的眼中那是神一样的存在,随便指点他们两招都够受用终身,只是可惜没有能够跟总教官多多学习。

王坏直接无视对方扫向自己的右腿,嘴里叼着烟,空出一只手来伸向了旁边窗台上放着的一个烟灰缸。

“砰”只见王坏好像没有躲闪,他顿时心中一喜脚上力量再增强了几分,不偏不倚的踢在了王坏的膝盖上,照理说,他觉得这个时候王坏肯定多少会腿软踉跄一下,然后就用自己的另一腿再出击,直取下阴,就算是再厉害的高手,恐怕也够喝一壶。

只是在踢中了王坏的膝盖后,他却发现王坏仍旧站在那纹丝未动,反而自己的脚背上传来阵阵剧痛,就好像踢在钢板上一样。

“你能踢中我,不是因为你厉害,而是因为,我懒得避开。”王坏的声音响起,紧跟着一个烟灰缸从天而降。

“啪”

“啊!”大块头只感觉腿上传来一阵剧痛,烟灰缸不偏不倚拍在他膝盖上,疼得他直接喊了出来。

这还不算,就在大块头准备反击的时候,王坏又顺势往前迈出一步,直接捏着他的脖子将他按到了地上,然后烟灰缸朝着他的腮帮子拍了下去,连续拍了四五下,打得他差点怀疑人生。

好在王坏下手也不重,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罪不至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